国宝级"壶王"受质疑 杭州"壶王"疑为赝品--科技--人民网
人民网

国宝级"壶王"受质疑 杭州"壶王"疑为赝品

2011年08月22日10:03    来源:《深圳特区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赝品?
“磁州窑白地黑花鼓”。
杭州南宋官窑博物馆“长沙窑人物贴塑大执壶”。


  深圳特区报讯 8月20日,在央视新闻频道专题片《壶王真相调查》中,故宫博物院陶瓷专家杨静荣公开质疑杭州南宋官窑博物馆“镇馆”“壶王”长沙窑大执壶为赝品。21日13∶00,杭州南宋官窑博物馆就质疑报道,召开了情况说明会。杭州市南宋官窑博物馆现任馆长邓禾颖、原馆长张振常、书记韩健明,杭州历史博物馆馆长、原南宋官窑博物馆副馆长吴晓力等出席了会议。

  国宝级“壶王”受质疑

  据央视报道,杭州南宋官窑博物馆里的一些馆藏文物,受到了业内专家的质疑。故宫博物院研究员杨静荣在多次参观南宋官窑博物馆后,对于展品的真假提出了质疑。对于其中的宋白地黑花鼓,杨老先生说,恐怕全世界只有南宋官窑博物馆里的这一件,但是因为他专门做过专题研究,他知道唐代、宋代有多少件花鼓传世,他很肯定的告诉记者,这件花鼓是假的。

  南宋官窑博物馆里引以为豪的“壶王”,杨老先生认为它是一件上世纪90年代后的仿品。理由有二,其一,此窑址里面没有出土过类似的器物,第二从实用功能上来讲,这么大的尺寸壶在古代的时候应当是装酒或者装水用,如果装水或装满酒以后,你抓起来的话,壶把肯定承受不了这个重量。

  参与专家承认有疑点

  据南宋官窑博物馆的现任馆长邓禾颖介绍说,这批文物一共六百余件,均征集自安徽淮北,征集时间为2005年。当时为了完成鉴定工作,他们请了国内顶级的专家一件一件上手鉴定,而且鉴定书都有专家亲笔签名。不过,记者发现鉴定书的签字日期居然是2007年3月,而不是实际发生鉴定时间的2005年。

  经过辗转联系,记者拨通了当年参与鉴定的冯小琦老师的电话。冯老师讲,当时去鉴定就是去看一下东西,并没有签名的事情,而且事后也从来没有人要求她签名。

  记者通过线索寻找另外一位鉴定专家,朱戢老师。他说,当年鉴定时,专家对磁州窑白地黑花鼓确有不同看法。他只能判断是金代磁州窑系,但是具体是哪个窑口生产,或者这个东西是什么没有把握。朱戢老师称,他认为磁州窑白地黑花鼓确实画工粗糙,不够精细。这与馆方所称的专家对每一件藏品的意见高度一致的说法并不吻合。

  捐赠人:“壶王”并非出土

  据介绍,安徽淮北民间收藏爱好者丁仰振捐献给杭州南宋官窑博物馆的藏品一共600余件,2005年杭州市政府对捐献者丁仰振给予了1500万元的奖励。

  记者前往淮北,寻找这批藏品的捐献者丁仰振。在淮北,老丁的名气很大,专门收藏淮北运河出土的瓷器,他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就开始收集运河出土的文物。而且因为不懂文物,当时是来者不拒,所以收了很多假货。“收了有10年,回头一看,60%是假的”,老丁说。

  老丁告诉记者,长沙窑“壶王”也是从老百姓手上收过来的,并非出土。当时收集时,有人告诉他这是从运河里挖出来然后传到了老百姓手中。对此他深信不疑。不过,当年长期从事安徽古运河挖掘工作的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副所长的李广宁研究员却并不相信这样的“文物传奇”,他说,国家在运河挖掘了很多地方,从来没有看过这么大的东西,这么完整的。

  尽管面对专家质疑,但是老丁始终相信“壶王”是真品。在采访中,老丁告诉记者,其实南宋官窑博物馆的长沙窑“壶王”并非唯一一件,在他手上还有一个半同样的“壶王”,而且品相更好。

  他甚至告诉了记者别人根本都不知道的秘密。原来,几年前,他带着自己手上的“壶王”到北京的一家鉴定机构做了现代科学鉴定,但是鉴定结果他很不满意。据老丁自己说,当时给出的结论是一二百年内作品。但是他压根就不相信现代科学鉴定的结论。

  馆方:只是一家之言

  杭州南宋官窑博物馆邓禾颖馆长在情况说明会上称,该馆2005年包括“壶王”在内的这批六百余件文物征集工作,程序是规范的,操作是严谨的;针对目前媒体报道有专家质疑部分文物的真伪,这只是业内专家的一家之言;本着对社会公众和文博事业负责的态度,针对专家提出的质疑,将高度重视,报请上级文物主管部门对这批征集文物再次进行鉴定。

  在情况说明会上,有媒体提问捐赠者丁仰振获得的杭州市政府1500万奖励和文物鉴定证书之间有何关系,杭州南宋官窑博物馆原馆长张振常表示,2005年5月16日-18日,这批文物由南京博物院研究员张浦生、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朱伯谦、故宫博物院研究员冯小琦和扬州市文物管理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朱戢四位国内权威专家花三天时间共同鉴定后,才被收入馆中。当时并未出鉴定书,直到2007年3月,才由张浦生、朱伯谦、朱戢三人签字出具了鉴定书。“当时我们也很着急要鉴定书,但张浦生老师当时说以后再出具,所以一直拖到2007年。政府奖励1500万给丁仰振,是分3次支付的,每次500万。由于迟迟拿不到鉴定证书,我们曾表示如果再不出具鉴定证书,最后一笔500万将扣下来延迟支付。最后一笔500万确实是在张浦生老师他们出具了鉴定证书后才支付的。”

  “‘壶王’将正常展出。我们诚恳地欢迎专家学者展开进一步的学术讨论,共同推进中国陶瓷文化的研究工作。”邓禾颖最后表示。( 宗鑫)
(责任编辑:汪舟(实习))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 精彩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