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物工厂化:人类的得与失--科技--人民网
人民网

食物工厂化:人类的得与失

高博

2011年08月14日09:48    来源:《科技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我们得到了很多。我们丢失的更多。

  作为猎人和农民,我们的祖先熟悉蔬菜、种子和肉的新鲜气味。后来,人们开始从邻居的店铺采购加工品,但很清楚豆腐店老板用的黄豆、面包店老板买的小麦、腌肉铺老板采购的鲜肉和盐,和普通人买到的没有两样。

  这种记忆正在消逝。随着大工厂参与或完全控制食物链,食物的源头越发隐匿。在富裕的城市里,人们得到了更多的味觉体验,却失去了对食物的把握。拉面店的骨汤鲜美,但并不像想象中那样在后厨熬制而成;快餐店里的豆浆,也和自家用泡软的黄豆磨出的那种搭不上边。

  你倒了一勺醋调味,全然尝不出它是醋精稀释而成;你在快餐店里吃的鸡,屠宰前只活了49天;你以为牛肉来自于草,实际上早就是纯玉米饲料喂出来的。每一样蔬菜、水果和粮食,你之所以能买得起,都要感谢化肥、除草剂、杀虫剂或催熟剂。超市里的一切食品,都添加了你完全不了解的化学品,其中大多数源自石油。

  这一切显得奇怪,但完全是合法的,甚至更干净。生产商刻意不提及食品的源头,食物被置于朦胧的云雾后面。

  食物的源头隐藏起来,这个过程开始于17世纪的加勒比海,世界上最早的现代工厂——热气腾腾的制糖车间里。那时候,依靠大量掺糖的红茶提神的英国工人,从未想到甜味来自西印度群岛巨大的甘蔗田、压榨室、蒸煮室和糖蜜仓。加工车间里的20个工人,按照时间规程,分工协作,将甘蔗变糖蜜的效率提到最高。蔗糖的价格随之下降到人人都消费得起,从高级香料变成了食品添加剂。

  这预示了小作坊、厨师和手艺人的末日。食物被工厂批量生产出来——小作坊被流水线取代,手艺人被跨国公司取代。人们获得了更便宜和丰富的食物,却失去了对食物的把握。

  醋曾经是谷物和麸皮长时间发酵出来的,但现在工厂用便宜得多的马铃薯生产醋精,在反应器里充入氧气加快进程;酒也可以用马铃薯酒精和不同的酯类和酸类香料调配出来;人们大面积种植高糖浆玉米,赋予所有东西以甜味:糖、饮料、糕饼、果酱……食品工业普及了美味。

  当石油代替植物时,这个过程加快了。19世纪末,人们从煤焦油中提取出糖精,它比糖甜300倍,却廉价得多。很快,人们用煤和石油变出种种香精、色素和防腐剂。而混合各种化学品的廉价食品,成为大有前景的生意。一根雪糕里可以没有任何奶、油、糖,而代以20种来自石油的化学制剂——这个事实让人怪异,并非因为它对人体有损害,而是因为人们对食物的既有印象被颠覆。

  我们现在已经知道,蓬松、酥脆、嫩滑都可以添加出来,各种香喷喷的味道都可以调配出来。石油,比一切大师傅都得力。

  “如果禁止添加剂,食品业就不可能存在。”添加剂的辩护者这样说。他们说得没错。岂止如此,我们不能失去石油支撑起来的现代农业体系的任何一个链条。它们不是为了人们的理智或品味设计出来的,而是为了无止境的口腹之欲。

  所有廉价的代用品上市时,总是有意与真货混淆。当人们在真货的幻觉中习惯时,就无法离开它。最终那些价昂的传统食物被定义为高级货,代用品被无奈地接受为普通货。

  人们无力约束自己,尽管时不时地,随着真相揭露出一角,他们意识到祖先的食物正在丢失,却做不了什么——因为,习惯了消费廉价食物的人们,已经被工业化的链条拴死。想脱身只有一个办法:用高得多的价格支付有机食品和本地食品,鼓励生产商远离工厂和石油。但人们会这样做吗?

  到底哪一个更让人生畏:化学的食物,还是昂贵的食物?(高博)(科技日报)
(责任编辑:曹华)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 精彩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