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自办刊物20余种 登论文收钱过千万元--科技--人民网
人民网

夫妻自办刊物20余种 登论文收钱过千万元

2011年04月01日08:16    来源:人民网-《京华时报》     手机看新闻

  
办案人员展示犯罪嫌疑人为投稿者颁发的假论文证书。新华社发


  近日,海南省查处一起特大非法期刊案,一对夫妻7年间非法创办20余种刊物,只上过中学的员工组成编委会“审核”论文来稿,约2万名投稿者交纳版面费超过1000万元。

  3月22日,自办刊物有偿发表论文的符莉夫妇,被海口市检察院批捕。

  >>夫妻落网

  办假报刊收钱登论文

  “非法报刊密密麻麻堆成小山,93枚假公章摆了一地,公司规章、员工手册、报刊邮寄单和发票摊了一大摞。”海口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副支队长陈淼说,在符莉等人的办公室,干警们惊呆了:在这些假报刊中,仅带有“中国”字头的就有《中国教育科研杂志》《中国医学论坛报》等多种。

  据介绍,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去年向海南有关方面下发举报线索,反映《中国教育科研杂志》涉嫌利用非法期刊进行网络诈骗。由此牵出一个隐藏多年、受害人覆盖众多省市的学术论文诈骗团伙。

  符莉夫妇承认,从2004年始,他们成立公司招聘员工进行专门培训,设立数十个网站发布征稿信息,假称其学术报刊是国家批准公开发行的正规刊物,诱骗需要晋升职称的人向其投稿,并以2000字以内340元、每增加1000字加价100元的标准索要版面费。收钱后,他们便开机印刷非法刊物邮寄给投稿人。

  据了解,这20余种非法报刊大多集中在卫生和教育领域。符莉坦陈:“因为这两个行业有发表论文评定职称的强烈要求。”

  该团伙账目表显示,仅2010年7月,他们就收到来稿2201篇,入账版面费40多万元。据警方统计,受害人预计达2万人,涉案金额至少1000万元。

  审稿者只有中学文化

  荒唐的是,符莉夫妇设立的审稿编辑部,竟由招聘的3名中学文化程度的员工组成,而投稿者大都受过高等教育。该编辑部成员徐云辉说,她主要负责“审核”来稿的格式、字数和错别字,“有时也淘汰少量不符合要求的论文。”符莉直言:“我们不管论文的专业性,就是为大家提供一个学术交流平台。”

  为掩盖造假行为,符莉要求员工只接受电子邮件投稿,期刊编辑部地址全为虚构,编辑部固定电话通过某种手段转移到40部手机上。

  符莉还编制了“常见问题回答手册”对员工进行系统培训。问:“如何查询杂志属于国家二级期刊?”答:“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并没有对任何一本杂志评定级别,由该杂志的读者和作者针对杂志满意度评比出来。”问:“是非法刊物吗?”答:“本刊1995年创办,每个月底出版一期,如果是非法刊物能创办到现在吗?”就是这样可笑的答复,蒙蔽了众多投稿的教师和医生。

  >>宣传手段

  中央级大报上登广告

  符莉等人自办学术刊物诈骗长达7年,为何无人查处?陈淼等办案人员说,其中既有一系列貌似合法的外衣“掩护”,也有投稿者为晋升职称不愿举报、有关部门难以发现的因素。

  这个造假编辑部的徐某说,“我们实行公司化运作,几年下来,连自己都觉得自己已经合法了。”员工每天上午9点上班,下午5点下班,每周开例会总结表彰,还有休假制度。“老板甚至给我们签合同、买保险,我慢慢觉得在这里工作挺光荣的。”

  据了解,为给自己“贴金”,这个“论文”公司在一些中央级大报上刊登广告,公开宣称“期刊具有国际国内刊号,在国内外公开发行,属于国家级核心期刊,主要职能是方便作者晋升”等。

  网站参与百度竞价排名

  除了登广告,他们还与一些权威网站建立不正当合作关系。据调查,符莉夫妇的网站参与了百度竞价排名。投稿者提出在学术论文数据库上能够查询全文的要求后,符莉联系重庆维普咨询有限公司及中国知网开展合作,两家网站相继给她“创办”的部分杂志颁发了网络出版证书和收录证书。此外,她还伪造“中国教育学术委员会”等公章为投稿者颁发获奖证书、论文证书和教师继续教育学分。

  这个造假团伙得以壮大,还因为单个投稿者涉案资金少,很多人通过论文晋升了职称不愿举报。符莉说:“很多教育卫生行业的作者反馈,论文在他们评职称时起到作用,还介绍同事给我们投稿,甚至要求寄发票报销。”

  办案人员说,即使在被查处后,仍不断有投稿者打电话到编辑部,咨询发表论文和汇款事宜。虽然目前20余种假报刊已被查封,但暴露的问题远远超出案件本身。大部分人否认投过稿件、汇过钱,对办案人员闭门不见甚至是恶语相加,取证比较困难。

  >>专家说法

  职称评审 亟待完善

  有关专家说,此案引发的一系列问题令人深思,“靠假论文证书获得职称或职务,这些人有没有教书育人、救死扶伤的资格?谁是真正的受害者?”

  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许章润说,这暴露出一些行业单纯以论文评职称的“制度弊病”。现行评价机制存在重论文发表轻工作实绩、重论文数量轻研究质量的不良导向,已脱离实际违背人心。另一方面,一些人通过假期刊论文评上职称,说明一些单位评定职称的程序有漏洞,也反映出部分参与评价的人缺乏学术操守和职业道德。

  海南大学社会科学研究中心主任曹锡仁认为,此案存在时间之久、影响面之广令人震惊。现在很多合法刊物也收取论文版面费,应该管一管。同时,许多单位对发表论文的数量、级别提出不切实际的“刚性要求”,导致合法刊物无法满足巨大需求,“为学术造假提供了制度运行空间”。

  治乱需用重典。“要从根本上减少学术造假,必须从制度改革层面考量,铲除造假土壤。”有关专家认为,当务之急是加强学术期刊监管,改革职称评定机制和专家评审制度,同时建构多元化的学术评价体系。

  “提升学者的学术伦理和学术道德也刻不容缓。”许章润等专家说,“只有让学术造假者身败名裂,才能开创清明的社会创新风气。”据新华社电
(责任编辑:赵竹青)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 精彩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