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研”不分阻碍科技创新--科技--人民网
人民网

“官”“研”不分阻碍科技创新

2011年03月15日09:00    来源:《科技日报》     手机看新闻

  去年年底公布的某计划名单中,现任行政领导占总人数的75%,而剩下的近70人中,有10多人曾经担任行政职务。人大代表忧心——

  “我一直想不清楚,当官之后,怎么有那么多人,有了更多时间搞科研?”江南大学副校长王武代表坦言,“这中间恐怕会有大问题。”

  “两会”之前,有媒体统计,在2010年年底公布的某项计划172个项目中,前两年的预算安排和2009年立项的107个项目后3年预算安排中,现任行政领导近210人,占总人数的75%。在剩下的近70人中,有10多位研究人员曾担任行政职务。

  “当官之后搞科研,恐怕不只炫耀学问这样简单。”王武举例分析,“在2009年增选的院士名单中,中国科学院新增35名院士,八成是高校或研究机构的现任管理者;中国工程院新增48名院士,85%以上是现任官员;工程院60岁以下新当选的院士,都是带‘长’的人物。”我见到听过很多这样的事,一些单位在推选重大课题评审专家时,优先考虑的是主要行政领导。”

  不仅是高校和院所,企业同样存在“官帽子”承担国家科研项目的现象。

  “在该计划的参与名单中,高校院所的领导之外,总裁、副总裁、总经理,也不在少数。”南京三乐公司研发中心设计师汪春耘代表认为,“这么多‘官’,涌入科研项目,是对学术和科研的不尊重。很多‘官’,会因为他们的帽子,让埋头做学问的专家‘黯然失色’。”

  “他们能不累吗?既要带领中国大学冲击世界一流,还要亲自冲锋陷阵,带领中国科技攀登世界高峰。”有从事科研工作的网友这样调侃。

  在现实生活中,政府部门对该计划首席科学家有着严格限定,人数一般为1人,一般需保证70%的时间投入科研项目。对于当官后有没有时间搞科研的问题,汪春耘讲起了自己的故事:“前几年,公司领导提拔我当研发中心负责人。那段时间,我觉得自己脑子不够用,常常在冥思苦想一个课题时,一个电话过来,让我去开会。就像脑筋急转弯一样,你得马上把自己的思维从课题里拔出来,从另一个角度想问题。”

  为了专心搞科研,汪春耘辞掉了行政职务。这段经历让汪春耘更加质疑:“我作为一个小小的研发中心的负责人,都没空搞科研,那些每天要处理各项事务的大学校长、公司老总,他们的科研时间从哪里来?”

  在王武看来,“官帽子”搞科研,表明了行政权力在某种程度上主导着学术资源的分配,“从立项到结题,再到报奖,学术研究都体现出行政力量的运作”,只要是有了一官半职,就可以堂而皇之把自己的大名署在科研者的第一位,而后资金、项目、荣誉随之而来,“这样一来,可能会形成行政权力和利益交换的链条。”

  “‘官’‘研’不分,导致管理做不好,学问做不深。行政化、官本位向教育、科研界蔓延,往往会加深学术浮躁、急功近利。这严重阻碍了中国的科技创新。近年来,国家科研经费不断增加,但有原创价值的科研成果不多。”汪春耘认为,“今后,申报科研项目,一定要严格把关,少点官员,多点坚持创新的科研人员。”按照汪春耘的观点,权力通吃,吃掉一切,只是吃掉之后,所有被吃的领域,就只剩下官帽子了。(韩义雷)
(责任编辑:刘然)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 精彩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