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质专家反对怒江建坝 地震水电专家同台回应三大质疑--科技--人民网
人民网

地质专家反对怒江建坝 地震水电专家同台回应三大质疑

赵竹青

2011年03月07日08:24    来源:人民网-科技频道     手机看新闻

  两位已退休10多年的老科学家,近日提出“担心怒江水电大规模开发引发地质灾难”,再次引发“反坝派”和“主坝派”的论战。怒江水电开发项目自2003年国家发改委开始论证,至2004年因环保争议搁置至今。而怒江去年八九月份发生的泥石流灾害,则成为此次“反坝派”的新论据。

  “主坝派”也迅速作出回应。3月6日,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和中国大坝委员会邀请多位地震及水电专家,回答“社会各界所关心”的怒江建水坝的地质、地震安全性问题。

  质疑一:“剪刀口上建大坝”

  回应:大坝不允许建在活动断层上


  对于退休地质专家的怒江水电开发是在“剪刀口上建大坝”的质疑,中国工程院院士、水库地震专家陈厚群解释说:“大坝可以抗震,但是抗断是很困难的。因此,我们的大坝一般是不允许建立在活动断层上面的。也就是说大坝可以抗震,但是一般我们不考虑抗断,对于断层,我们采取的是尽量避让。”

  水电工程地质专家、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地质勘探专委会原主任朱建业进一步说明:“国家标准明确规定在构造稳定性方面,坝址的选择须符合下列规定:一、坝址不宜选在震级为六又四分之三级及以上的震中区或地震基本烈度为IX度以上的强震区;二、大坝等主体工程不宜建在已知的活动断层上。”

  据介绍,水电大坝选址的具体步骤是:第一,收集研究坝址周围不小于150公里范围内的表部和深部的断层、区域性活动断层和地震活动性等资料,分析其稳定性。第二,查明坝址近场区25公里范围内的区域性断层和活动性。第三,临近区域性活动断层时,还要进坝址及5公里范围内的专门性地质测绘,鉴定对坝址有影响的活动断层。如果影响大,工程措施不能处理,就必须另外选坝址。

  “主坝派”认为,不管是怒江还是在其他地方,我国所规划的水电坝址都不可能有活动断层通过。国际大坝委员会主席,中国水利水电科学院副院长贾金生博士强调,在汶川地震发生后,他曾经带领多位国际上最著名的水库地震专家对震区内的很多水坝进行了现场考察。正是因为所有的水坝没有一个跨越活动断层,所以,经历这么大的地震居然都没出现一座垮坝现象。我国水坝建设的科学性和抗震水平,已经得到了国际同行的一致认可。

  质疑二:近百年来西南地震增强 怒江可能大断裂 地震风险程度全球最高

  回应:“怒江断裂带”其实断断续续 大坝可避开断层


  对于怒江深大断裂,中国地震局地质研究所的徐锡为副所长提出:“所谓的怒江断裂带,这条断裂带确实是一条长期活动的古老的活动带。但是根据目前的鉴定结果,北段来看,除了它旁边的一些次生断裂是活动的,它的主体部分不是真正的一条能够发生规模很大的像东昆仑断裂带的整体贯通的断裂带,而是断断续续在旁边发育的断裂带。如果通过地震安评,通过活动带的填图,把这些断层的位置确定出来,不让我们的水坝座落在断层上,我想我们的水坝没问题。”

  中国地震局地震地质研究所的周庆主任,针对退休老地质学家强调的近百年来西南地区地震活动增强的说法指出:“从地震图上大家可能有一个错觉,以为1900年之后,这边三江流域地震多了。实际上并不是,因为我们在1900年之前,我们国家因为在那边属于少数民族地区。更为确切的说前面没有记录。在那边史料记载,少数民族很多地方是没有文字的,所以很多地震是缺的。但是六级地震或者是七级以上地震,大部分应该能记着。从这张图上可以看出,它整个这一地区1400年以来,到2010年之间,地震实际上没有什么周期性,它是断断续续的很平稳的。我的意思是1900年以来,地震并没有比前几年发生得更强烈,所谓的进入活跃期,并不存在这个规律。”

  多年从事地震安全性评价工作的地震专家虢顺民根据自己多年的工作经验,否定了“怒江水坝的地震风险程度全球最高”的说法。他认为,“别说是在全世界,就是在全中国和云南省内,怒江的地震风险也不可能是最高的。”

  他提出,滇西处于三江地区,在这三条江上都布满了水电站。所以,三江都在开发,都在搞研究,都在搞地震安评。“这三条江我也都工作过。我感觉这三条江里风险性更高的是金沙江。”穿过金沙江有很多活动断裂。丽江地震,南北向的断裂穿过了金沙江;小江断裂发生过8级地震的,也穿过金沙江;在陈海断裂,发生过七又四分之三级的地震,也穿过金沙江;西北边在德清这段,也穿过金沙江。所以,金沙江这条江它的风险度应该比怒江和澜沧江更高。“但是现在金沙江也在开发,也在建水坝,应该说我们解决了它的危险性的基础以后,水坝它可以照建不误。”

  长期从事工程地震安全研究的老地震专家蒋溥,也指出,“怒江它不是一个大的边块,不是块体之间的一级的界限。从目前我们所掌握的资料,它不存在和汶川地震,龙门山断裂那么一个环境。这样的话,如果从历史的经验,和我们所看到的认识来看,主要的地震还是在七级以下的中强地震。”。同时他还指出“怒江断裂和怒江不是一回事,怒江断裂实际上是局部的地方,它是沿江走了几十公里或者上百公里,但是真正的几千公里,它是在怒江周边走来走去的。不过因为当年的交通等等条件的限制,难以了解清楚,所以,大家就统称叫它怒江断裂。因此,人们往往容易形成误解。认为一讲到怒江断裂就是整个怒江就是一个断层,实际上不是那么回事。”

  质疑三:水库高坝蓄水会引起滑坡和堰塞湖

  回应:水电工程初期 


  “主坝派”认为,一般情况下,水电资源丰富的地区几乎都是地质灾害的多发区。原因在于山高水急的河水蕴藏着极大的能量,长期冲击河谷,造成河床不断下切,使得周围的岸坡需要不断地坍塌变形。因为,他们提出,只有把水能资源利用起来发电,才能从根本上减少地质灾害产生的成因,从而减少地质灾害。这个观点是在2008年的国家公务员考试中出现“怒江水电利弊”的考题后“主坝派”极力坚持主张的。

  对此,“反坝派”中的退休地质专家孙文鹏认为,水库高坝蓄水后,会引起库区岸坡不稳定,可能导致大面积滑坡。滑坡又可能造成很高的库区涌浪,对大坝构成威胁,或形成堰塞体,对水利工程和沿江下游形成威胁。

  水电专家张博庭在会上提出相反看法,“如果水库的新岸坡不具备产生滑坡的潜在的地质条件,水库水位变化也不可能造成滑坡。反之如果边坡本身具备水库水位变化造成的滑坡的地质条件,说明边坡本身就具备了滑坡(或者说是潜在的滑坡)的地质地貌条件。即使没有建水库,在连续的强降雨,或者某些特殊情况下(如地震)同样也可能会产生滑坡、崩岸和泥石流。例如,2009年台湾省的暴雨泥石流和去年8.8舟曲泥石流,都是一些潜在的地质滑坡体在暴雨(或者水库蓄水)中得到了释放。”

  他认为,水电工程的修建能从三个方面改进原有的自然边坡的地质条件:水电开发会把江水切割岸坡的能量利用起来发电,减少江水对河谷的急速深切,使河流发育趋于缓慢、稳定,最终会大大减少地质灾害的发生。其次,水电建设将采取工程措施对主要的滑坡体进行人工排除,或者护坡处理。再有,水库蓄水的初期,是一个水库新库岸的不稳定期和再造期,是隐性的地质灾害的集中释放期。不过,由于通过建水电站治理地质灾害需要一个过程,具有明显的滞后性。因此,水库建成后的蓄水的初期,地质灾害反倒有所的增加的现象,也是非常正常的。

  其他水电专家也提出,滑坡一般只会出现水库建成后的蓄水初期,因为这个阶段的工程“为原有不稳定的地质滑坡体,提供一个集中释放的机会”,而这些滑坡都是可以监测和控制的。他们提出,“一般来说,水能被利用之后不稳定的地质灾害释放之后,就不会再出现了”。

  据记者了解,近日来国家发改委将舆论因素亦纳入重大项目的立项因素,这对“主坝派”应该是个不小的打击。一边坚持水电开发是实现“节能减排”的重要途径,风险可控;一方从环保及近年频发的地质灾害事件,提出怒江从生态角度不宜水电开发。“主坝派”和“反坝派”的论战年复一年,似乎并无停止的迹象。而这场2011年初关于怒江水电开发的科学家面向媒体和公众的争论,是否会影响国家发改委论证考察的因素,也尚且不得而知。事态如何发展,本网将继续关注。
(责任编辑:马丽)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 精彩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