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新闻强国社区强国论坛强国博客人民播客掘客|科学发展观中国人大中国政府中国政协中国工会中国妇联
新建网页 1

  编者按:

 

    日前,2009年中国中国科技论文统计结果在京发布,根据统计结果显示,按EI数据库统计2008年共收录中国内地工程论文8.5万篇,继去年之后再次位居世界第一位。

  统计结果一经公布,果然“毫无悬念”的再次在科学界引发了大讨论,科技论文发表总数能否代表我国科技论文的整体质量?科技论文水平又能否反应一个国家的整体科技实力呢?

 

    主持参与此项科技论文统计的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总工程师武夷山将于近期做客人民网科技访谈,欢迎广大网友提问!【 》》我有话要说《《 】

 

 

策划/制作 人民网科技频道编辑 魏艳

 

贵为科技论文数世界第一大国 其中不少恐是“垃圾

 

“好比选美大赛要求选手身高和体型”,曾几何时,中国科研论文的SCI和EI统计,从最初的量化衡量方法发展到僵化甚至异化的地步,不少高校核科研单位开始把SCI直接与科研人员的工资等级、奖金以及职称评定挂钩。比如,上海交通大学就曾明文规定,申请工科和理科博导者,5篇论文中至少需有两篇为SCI或EI所检索。正是这一被异化的论文发表“唯数量论”,使得国内科学界一度被看起来美好的“表面现象”冲昏头脑。

 

正是在SCI与EI的“功力”引导下,催生了中国科学界一到特有的风景——“垃圾论文”。这些论文只是为了发表而发表,只是为了从所任职的机构赚取奖金而发表,只是为了达到单位职称评定的标准而发表。明眼人都可以看出来,这些论文除增加了中国SCI论文的总数外,对科学发展绝对没有贡献甚至其贡献是负的,但即便如此,还是有不少人在这条大路上“前赴后继、死而后已”。 【详细】

靠版面费赚得“盆满钵满” 业界潜规则堪忧

 

北京一重点大学副教授曾告诉媒体,《商业研究》、《商业时代》等核心期刊上发表论文版面费大约一篇1200元到1500元左右,《管理世界》的版面费一篇大约1万元,除此外,估计还会有3000~5000元的审稿费。(《北京科技报》12月5日)

 

在如此新闻背景下再看“工程论文数居世界第一”,真不知是喜还是忧;在如此语境下再读“工程论文数居世界第一”,真不知是光荣还是耻辱。【详细】

“两张皮”局面未见改善 科研成果被锁在文件柜里

 

中国科技论文发表总数“十年大跳跃”是否值得赞扬?多多少少应该是肯定的。但是,在为我国科技论文产出量位居第一感到自豪时,我们更应该思考如何能把这些科技成果尽快地转化为生产力,造福于民。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科研系统和生产系统都在大力推动科技进步,取得了很大进展。但两方面的科技进步又都是在各自独立和封闭的系统内部进行,没有形成交会点,形成了“两张皮”的局面。在这种“两张皮”的格局下,在以科研院所、高等院校为主体的科研系统内,论文发表数量成了科研人员评价体系中的一项硬指标。这让许多科研人员缺少市场眼光,研究的目的就是为了出论文、评职称,一旦论文发表了,职称上去了,科研也就完成了。 【详细】



  正是由于上述几点原因,“唯数量论”的考核评奖硬指标近年来屡受抨击,越来越多的科技工作者甚至普通老百姓开始把目光投向论文质量本身,其中被引用次数就成了大家判断论文质量的重要标准,“被引用次数低就说明垃圾论文多”的说法也得到了越来越多人的认同。

 

    早在2008年5月份,中国科学院国家科学图书馆研究员金碧辉就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呼吁:“现在是提高中国论文质量的关键时刻了。”她认为经过数十年的发展,中国科学已经实现了数量上的突破,该是实现大跨度式发展的时刻了。

 

    而亲身参与这项统计工作16年之久的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总工程师武夷山也指出,虽然截止2009年我国平均每篇论文被引用次数已提高至5.2次,从2004年的世界第18位升至第9位,但是与世界平均值10.06次还相差甚远,其差距不容小视。 但武夷山同时表示,不要将“被引用次数”简单化地进行对比,要针对情况仔细分析,“论文平均被引用数”也并不能代表一个国家的整体科研水平。【详细
 



  就像右图所显示,一篇科研论文的背后包含了更多的“深层内容”。

 

    比如,1987年,南京大学率先鼓励研究人员在SCI收录的期刊上发表论文。据说,奖金数额大概是每篇1000元。当时的校长曲钦岳这样解释实施这项举措的原因:一是处于转型期,国内学术界存在各种不正之风,缺少一个客观的评价标准;二是某些专业国内专家很少,国际上通行的同行评议并不现实。

 

    就在同一年年底,《科技日报》头版刊登了基于SCI的中国大学排行榜。参与此事的科学计量学家蒋国华回忆,当时排名第一的是北京大学,另一所名校清华大学相当靠后,“当时不是很有名”的南京大学却榜上有名。为此,教育部科技司还把参与者批评了一顿。“说我们胡搞”,蒋国华坦言道:“其实是我们的排名和他们心中的排名不符。”【详细】


 

    【编后语】多少年来,“科研论文”淋漓尽致的扮演了“双刃剑”的角色,它既像是助推一名普通科研人员平步青云、一马当先的“魔毯”,又像是所有科研人员都不得不绞尽脑汁、费心破解的“魔咒”。很多人曾经将“科研论文”作为科研工作的重中之重甚至毕生追求,殊不知它仅仅是个开始。

 

    在建设创新型国家的道路上,科研论文的数量多少和质量高低绝对不是评价中国国家科学前途的唯一标准,也不是提高中国综合科技实力的唯一途径。在产学研相结合、促进科技成果向现实生产力转化的过程中,“科研论文”还只不过是一个开始。不止是科技工作者,媒体和全社会也应该停止在“科研论文”问题上的无谓纠结,把关心和注意力更多的投向国家科技实力发展的更长远、更重要的环节中。

 

    正如中国科学院院士马大猷说的,比论文更重要的是国家的科学前途! 

 

    》》点击进入专题报道——中国科技论文变味了吗?

来源:人民网-科技频道 (责任编辑:赵竹青)
 
 
您的留言
内容:
请您注意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人民日报网络中心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