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人民網>>科技

啟動5G商用不到一年 全國建成了69萬多個5G基站

2020年11月03日08:28 | 來源:中國青年報
小字號
原標題:啟動5G商用不到一年 全國建成了69萬多個5G基站

邁進5G時代:網速快了,資費降了,機會來了

“發視頻”“網上見”如今已是江西70后農民江林榮的口頭禪。國慶假期,他在朋友的喜宴上客串轎夫,肩上抬著花轎,手上也沒閑著,他自拍了好幾段短視頻,發到微信朋友圈和抖音上。

“現在流量跟家裡的寬帶都很便宜,手機上可以隨便看電視和視頻了。”江林榮說。而兩年前,他們村安裝寬帶網絡的人家寥寥無幾。

網速快了,信號好了,話費便宜了……“十三五”期間,由政府推動的“提速降費”行動給百姓帶來了切實好處。5年來,我國建成了全球規模最大的信息通信網絡,固定寬帶和手機流量的平均資費下降超過95%。

工信部新聞發言人、信息通信發展司司長聞庫近日在國務院新聞發布會上表示,網絡提速降費不僅是給老百姓“送紅包”,更對拉動消費、促進創業就業、促進國民經濟轉型升級有重大意義。

網絡資費下降超95%,“不用到處找WiFi了”

對於提速降費,95后大學生小劉的感受最為直觀。2012年,他還在上高中,家裡的網絡寬帶隻有4M,一年要960元,手機流量更是金貴得很,“每天都得算著用”。

對於“流量焦慮”,聞庫也感同身受。“以前大家拿著手機,走到一個地方先看周圍有沒有免費的無線局域網。”

用戶的期盼就是通信業的動力。“十三五”以來,我國加速建設通信網絡,4G基站佔全球總數的一半以上,5年來光纖用戶佔比從34%提升至93%。4G用戶佔比從7.6%提升至81%,遠高於全球平均水平。

“現在網絡資費便宜了,不用到處找WiFi了,這是廣大用戶最直觀的感受。”聞庫說,資費降低促進了網絡的普及和應用的推廣。數據顯示,用戶每月消費流量平均達10.86G,比2015年提升了38倍。

上大學后,小劉手機用的是49元套餐,包含40G不限速無限流量、1000分鐘通話,家裡用的千兆寬帶年費也不過千元。“以前5元30M的時代一去不復返了。”

“用得上、用得起、用得好”是這5年網絡通信的真實寫照。隨著技術的升級和網絡基礎設施的超前部署,網絡速率也在翻倍提升。根據寬帶發展聯盟監測的數據,我國固定寬帶和4G用戶的端到端平均下載速率比2015年增長了7倍多,固網端到端速率是43M,移動網(4G)端到端速率是29M,網速的用戶體驗有明顯改善。

電信運營商也順勢推出各種優惠資費方案,取消手機國內長途漫游費、流量漫游費,推出“流量當月不清零”“網速提速不提價”等舉措,並針對低收入和老年群體需求,推出“地板價”資費方案。5年來,我國固定寬帶和手機流量的平均資費下降超95%,各項舉措每年惠及的手機或通信用戶達10億人次以上。

網絡提速降費,也給農村地區帶去了實實在在的利好。5年來,全國行政村、“三區三州”地區貧困村通光纖和4G比例達98%以上,已經通光纖的試點行政村達到70M以上速率,農村及邊遠地區信息基礎設施的水平顯著提升,達到農村城市“同網同速”,城鄉之間的“數字鴻溝”漸漸縮小。

對年輕一代而言,提速降費不僅帶來了網絡消費的便利,也創造了創業的風口機遇。看到許多人拍短視頻走紅,小劉在課余時間也學習了短視頻制作,拍了幾支Vlog。“技多不壓身,說不定以后找工作就用得上這門技能呢。”

從跟跑到領跑,一年建成69萬個5G基站

網速的更迭,總是快得超乎想象。“十三五”期間,4G建設還在路上,5G就被提上了議事日程。

2019年10月,我國在全球率先啟動5G商用。之后不到1年,全國建成了69萬多個5G基站,5G的連接數達到1.6億,位居全球之首。每周,全國約新建1萬多個5G基站。

1G時代,中國比國際最早商用晚了6年,2G晚了3年,3G晚了6年,4G晚了3年。知名通信專家、中國工程院院士鄔賀銓總結過,3G時代中國才開始有部分國產品牌,4G時代有很大改進。盡管前幾代通信我們少了試錯的風險,但也僅付出了市場代價,不得不承受因自有專利滯后增加的產品成本,產業鏈也失去了領先的機會。

如今,中國的5G建設與世界同步,部分領域還有領先優勢,實現了從跟跑到並跑甚至領跑的跨越。前所未有的“中國速度”背后,是通信業“共建共享”的成果。

2019年9月,中國電信與中國聯通簽署《5G網絡共建共享框架合作協議書》,宣告雙方將合作共建一張5G接入網絡,合力推進5G網絡部署。兩家運營商共建共享同一張5G網絡,這在全球尚屬首例,技術難度高,極具創新性和挑戰性,但也能有效節約網絡建設和運維成本,增強5G網絡和業務的市場競爭力。此后雙方在不到9個月的時間內,開通了超過14萬個5G基站。

不僅在運營商之間,各界資源都在嘗試破除利益藩籬,為5G網絡建設打開新局面。5G基站建設過程中,有些居民小區、商務樓宇“進場難”,一定程度上導致進度受到影響。最近,工信部會同幾個部委正聯合推動解決商務樓宇“進場難”問題,解決目前“最后一百米”寬帶接入遇到的問題。

5G時代“騰雲駕物”,將催生大量工業App

網絡提速降費的落地以及5G時代的到來,也促進了數字經濟的跨越式發展。在最新公布的《財富》世界500強中,全球有7家互聯網公司上榜,其中4家來自中國。

新冠肺炎疫情期間,眾多行業都遭遇挫折,而5G帶來的產業機會則得到了間接証明。疫情期間,遠程會診、隔空B超、5G超清直播等得到廣泛應用﹔武漢火神山醫院建設觀看在線直播的“雲監工”累計達4000萬人。數據顯示,當前中國的5G手機累計出貨量已達1.2億,5G套餐用戶超1.5億,面向個人用戶的5G創新業務將很快進入高速發展期。

在最近舉行的2020北京國際通信展上,鄔賀銓預測,5G的很多新業態將在幾年后出現,5G在垂直行業的應用將會激發出更多更大規模的新業態。他算過一筆賬,綜合考慮宏站和密集微站的建設、運維等因素,5G的運營收入將超過4G的6倍。

相比以往任何一代通信技術,5G時代的能量都更為巨大,更多行業應用也在逐步起勢。

山西陽煤集團新元公司副總經理王海鋼介紹,礦井開採過程中最擔心的就是各項指標能否及時回傳,地面操作人員能否實時掌握井下作業情況。“過去,煤炭行業由於傳輸鏈路存在有線維護難和無線帶寬窄、時延高等問題,很多系統隻能實現監測,無法進行實時監控。”王海鋼說,近年陽煤集團與運營商合作,嘗試在礦井開採時應用5G技術,實現井下多地點4K高清視頻同時上傳,實現井下作業環境、人員、設備可視化管理﹔礦井的海量數據實時上傳,連通井上井下,實現設備運行、備品備件、勞動用工、倉儲、物流等全方位覆蓋,生產和經營全環節管控。

在鄔賀銓看來,5G最重要的特點就是“騰雲駕物、融智賦能”,是數字經濟的新引擎。以5G作為重要平台的新基建將激發更大的市場,加快應用深入與擴展,也帶來了新的技術挑戰與網絡安全風險,給創新提出了很多新課題。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王林 來源:中國青年報

(責編:趙竹青、呂騫)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