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人民網>>科技

用一生追夢圓夢 追憶導彈專家陳定昌院士

趙竹青
2020年09月14日09:23 | 來源:人民網-科技頻道
小字號

9月7日,曾研制了中國首部激光雷達的中國科學院院士陳定昌走了。

他過世的消息一出,人們都悲痛不已。陳定昌是我國雷達技術專家,我國精確制導領域的主要奠基人和開拓者,取得了多項重大科研成果。回顧幾十年的航天生涯,他曾自謙,自己並不是思維超前,而是在考慮問題時喜歡從全局出發,從國家整體利益考慮。“我一生的最大追求,就是在實現中國夢上多做一些工作。”

總是站在時代前沿具有超前思維的陳定昌,用一生追夢圓夢,推動了我國空天防御體系能力建設,他矢志報國和無私奉獻的精神情懷值得后輩緬懷和學習。

1966年冬,28歲的陳定昌。

讓國人不再受欺負

今天的成績,並不偶然。從少年時代起,遭受國破家亡之痛的陳定昌就立志報國,“一定要讓中國人不再受欺負”。

1955年夏季,陳定昌即將完成高中學業。同學都在熱烈討論著畢業后的去向問題,談論該報考什麼樣的大學。在選擇專業這件事上,陳定昌的內心曾有過斗爭。老師看到他的寫作之長,建議他報考中文專業,將來可以從事寫作,當作家、當記者……

可真到了眼前,陳定昌猶豫了。自己的祖國貧窮、落后,科技生產力低下。他深愛的這片土地,曾經被外夷欺辱、掠奪。寒窗數年知回報,“科技強國”成為陳定昌的心願和夙求,他放棄了自己的文學夢想,毅然選擇了理科。

1957年,陳定昌以優異的成績被保送北京留蘇預備部,隨后,因蘇聯單方面取消了留蘇名額,500余名學員直接進入國內大學,其中300余人進入清華大學,200余人進入北京大學。按照報考志願,陳定昌進入清華大學無線電電子學系,開始了嶄新的大學生活。

從清華大學無線電電子學系畢業后,陳定昌被分配至國防部五院二分院工作。從此陳定昌與航天結緣,開始了他逐夢航天的傳奇人生。

1992年陳定昌院士(左一)在試驗基地與黃緯祿院士(左三)、型號總指揮徐乃明(左二)、王尚虎(右一)討論問題。

搞科學就是要創新

20世紀60年代初,激光技術開始出現。錢學森提出:激光能不能做一個信號源,像無線電一樣,也能做各種各樣的探測和制導應用?這個“激光之問”最終交到了陳定昌手上。

經過數月資料研究與調研,陳定昌出了兩份報告,肯定了激光確實是一個方向。錢學森聽完報告后當場決定,“在航天裡面,要把激光與無線電放在同等位置來發展。”於是,先期調研任務變成了預研項目。

因為激光雷達在國際上剛剛起步,事關重大,錢學森親自主持這項工作,於是七機部、中國科學院等3家單位聯合攻關,二十多歲的陳定昌被任命為項目組長。為了項目早日能夠實驗,陳定昌一天跑五六家單位,就好像有使不完的勁。這項工作使陳定昌深深感到:科學就是要創新,要不畏艱難,才能有所作為。

“創新”在陳定昌這裡,就如同手中的一把利刃,他用它披荊斬棘,他用它點石成金,劍鋒所指,形成的是戰斗力和生產力。為此,他付出了無數的辛勞,每一項技術的突破,每一個關鍵技術的攻關,每走一步都要爬坡。這其間,他收獲了無數的喜悅,也吞下了無盡的孤獨與寂寞。

在當時條件下,盡管研制工作困難重重,項目仍然取得了可喜成績,建成了世界上第一部激光雷達樣機,用詳實准確的實驗數據,突破了技術理論的限制,發展了中國第一部全反射式激光雷達。

激光雷達項目,只是陳定昌前瞻性眼光和創新膽識的初步顯露。1996年陳定昌擔任首席科學家后,他牽頭深化了領域發展戰略研究,提出新的目標。他一方面深入一線,帶領團隊運用航天系統工程的辦法,理出目標,梳理清楚關鍵技術,通過試驗,不斷縮短與目標的差距﹔一方面竭力爭取各方的支持,甚至簽下“軍令狀”。有關領導對於他的科學的設想以及他和他的團隊卓有成效的研究和攻關給予了充分的肯定,認為“技術上是可行的,很重要”,給予了他們極大的鼓舞和肯定。

陳定昌認為創新集中在關鍵技術、途徑、方法的創新上,要瞄准十年二十年,必須站在時代的前沿,要有前瞻性,要抓關鍵技術的攻關,關鍵技術的集成才會形成更加精良的設備。而他這種指導思想直接地維持了技術的優勢,推動了專業的發展,也讓他所從事的事業步入了發展快車道。

陳定昌(右二)獲得五一勞動獎章。

擅長戰略的科學家

所謂戰略,是指對全局性、高層次的重大問題的籌劃和指導。陳定昌就是一個致力於前瞻性地策劃、布局、引領方向的戰略科學家。

熟悉陳定昌的人,對他的印象集中在幾點上:其一是緊密跟蹤國內外新知識、新技術發展,捕捉新信息速度之快,對趨勢之敏感,令人敬服。其二是擅長對信息進行真偽和優劣的鑒別,對事物判斷准確,善於抓住重點。其三是擅長超前思維,物理概念強,善於做頂層策劃。

這些特長在工作中被他發揮得淋漓盡致。陳定昌有一句話震撼人心:“二十年前走得不對,二十年后就沒有結果。”這是何等的氣魄,何等的襟懷,又是何等的膽識。

陳定昌的前瞻性思想是出了名的,了解他的人幾乎異口同聲地這樣評價他。1984年,陳定昌出任二院二部主任,他全面規劃和未雨綢繆的意識更強了。他總是在前一代系統研制的同時,就前瞻性地提出下一代系統的設想。對於他來說,小步慢跑是不夠的,要大踏步地上台階。他經常與同事談論航天器發展,當年他提出的發展規劃設想,已被現實驗証是富有先見之明的。

在航天科工集團公司剛剛成立的幾年裡,擔任集團公司科技委副主任的陳定昌和科技委的專家們一起,帶領相關人員,完成了多項發展戰略規劃制定等多項重大任務,為我國航天技術發展出謀獻策,推動和促進相關技術的大跨度發展。

這些年裡,從陳定昌任組長的精確制導專業組,一共走出了六名院士,而作為組長,陳定昌肩負重任、不辱使命,他與組內其他專家,成為我國精確制導技術領域當之無愧的開拓者。

陳定昌在辦公室。

心懷祖國無私無我的掌舵人

何為掌舵人?掌舵人就是要能夠把握方向,站在全局,權衡利弊,有大家風范和大將風度。不僅站在本單位、本系統考慮自身的發展,更要站在國家的層面,謀劃大戰略、大規劃。

有人不解:陳定昌為什麼能做到眼光超前、思維超前?這些都源於他站的層次高,做到了置個人榮辱於度外,做到了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科學家要有膽量,而無畏源於無私。陳定昌總能站在國家的層面,站在戰略的層面,始終保持著一種大視角,腳踏實地地在為國家的安全謀劃,所以他才能用一種超前的眼光、透視的眼光,產生出一種和別人不一樣的認知。

航天部老部長李緒鄂曾送給陳定昌一個綽號“陳鐵嘴”。其實,陳定昌並不是一個爭強好勝、呈一時口舌之快、說話總想佔上風的人。和他接觸過的人都了解,他待人謙和,溫文爾雅,說話慢條斯理,很少激動和慷慨激昂,隻有講到自己熱愛的專業或者論証到技術方案了,他才有板有眼、滔滔不絕,才會對上、對外宣講,直到說服對方。淡定從容,篤志不移。責任,在航天事業發展中是一個神聖的詞匯,為了這個詞匯,多少航天人無怨無悔地奮斗了一輩子。

晚年的陳定昌院士,每日依然有很多工作要做,仍然堅持工作在科研一線。老友勸他歇歇,過過清閑的養老生活,可他未曾接受,也沒有放慢腳步,他還有太多事情要做,他在繼續追尋自己的強國夢想。他積極倡導並組織開展集團公司有關科技創新項目研究工作,工作卓有成效。

時光給陳定昌烙下了深深的印記。他在航天領域干了一輩子,無畏困難、風雨與挫折,他一生不變的追求就是這個夢想——“航天夢”,這裡面有他對航天事業的一份摯愛、一份執著,他要用航天夢托舉偉大的中國夢。

在陳定昌彌留之際,他還叮囑家屬:生病期間他的黨費要按時交齊,所有喪葬事宜一切從簡,費用自理,對組織沒有任何要求。他一生心懷祖國、無私無我,令人折服。

陳定昌,一個鮮為人知的名字,卻永遠是中國科技銀河中一顆熠熠生輝的星辰,更激勵著一代代航天青年忘我奮斗,在實現航天夢、中國夢的路上不斷前行。

(責編:趙竹青、呂騫)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