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成電路產業迎重磅新政,新在哪兒?

崔 爽 操秀英

2020年08月06日07:59  來源:科技日報
 
原標題:集成電路產業迎重磅新政,新在哪兒?

  “該文件涉及財稅、投融資、研究開發、進出口、人才、知識產權、市場應用、國際合作等多個方面,對集成電路生態鏈各環節都做了部署,毫無疑問,它的出台對集成電路產業發展有重要意義。”談到“8號文”,中國半導體行業協會集成電路設計分會理事長、清華大學教授魏少軍如此評價。

  8月4日,國務院印發《新時期促進集成電路產業和軟件產業高質量發展的若干政策》(以下簡稱《若干政策》),這份最新的政策大禮包被業內稱為“8號文”。

  從2000年印發的“18號文”(《鼓勵軟件產業和集成電路產業發展的若干政策》),到2011年印發的“4號文”(《進一步鼓勵軟件產業和集成電路產業發展的若干政策》),再到如今的“8號文”,在魏少軍看來,這體現了政策的延續性,體現了國家大力發展集成電路產業的決心和力度,也給企業吃了“定心丸”。

  財稅和投融資扶持 令從業者期待

  “對於集成電路生產企業或項目10年免稅的這個政策,是一個重大的政策利好,這種支持力度史無前例,將會對半導體產業未來10年的發展具有重大的影響。”中科創星創始合伙人米磊開門見山地談到“財稅政策”。

  身處一個公認投資規模大、風險高且回報周期長的“燒錢”行業,錢顯然是集成電路從業者最關心的問題之一。

  “集成電路產業最大的特點是初期投入高,回報周期長。投入初期的風險最大環節,往往是社會化資本最不願意介入的。”中科融合感知智能研究院CEO王旭光表示,“因此,目前很多科學家通過個人信用擔保、抵押擔保貸款,或者是天使投資人的投入來撐過這一階段,但這種小筆小筆‘添薪式’的投資並不利於集成電路的快速成長。”

  《若干政策》提出一系列支持集成電路企業的投融資政策,令年輕的集成電路企業看到希望。如支持集成電路企業、軟件企業通過知識產權質押融資、股權質押融資、應收賬款質押融資、供應鏈金融、科技及知識產權保險等手段獲得商業貸款,王旭光直言“這是一個特別好的創新,非常關注后續如何落實”。

  “免稅政策可以使整個集成電路產業的利潤率大幅度上升,但最重要的是增強了從業人員的信心。無論是對A股或是科創板上市的芯片企業,未上市的創業期企業,還是已經投資了大量芯片企業的投資機構都會有不同程度的利好。”米磊說。在他看來,免稅政策是新型舉國體制的重要嘗試和突破,集中精力去攻克集成電路產業中材料、芯片、設備等關鍵環節。通過這種方式將全國最精英的人才導向最關鍵的產業,把可利用的資金通過政策的方式,惠及集成電路產業和軟件產業,形成科技、人才、資金全國一盤棋。

  緊跟技術發展和政策措施 期待實施細則

  在魏少軍看來,《若干政策》中提到國家鼓勵的集成電路線寬小於28納米(含),且經營期在15年以上的集成電路生產企業或項目,第一年至第十年免征企業所得稅,在財稅政策方面鼓勵符合條件的企業在科創板、創業板上市融資等,都“緊跟技術發展和政策措施”。而強調國際合作等內容,表明中國作為世界半導體重要組成部門,將繼續深化全球合作、與全球產業鏈共同成長的態度,是“8號文”相比於前幾年文件的擴展之處。

  北京半導體行業協會副秘書長朱晶在相關解讀中同樣談到,《若干政策》的很多提法是緊跟時代的,比如新型舉國體制、一級學科設置、支持三部委創新平台、加強知識產權保護和國際合作。

  其中,知識產權保護是王旭光印象最深的內容。“知識產權的創新是集成電路產業的核心,《若干政策》也重點提到這一項,但是如何將知識產權的保護落實到法律法規以及地方具體政策當中,期待看到清晰的量化與落實。”他說。

  “相比於出台,如何落實是大家更關心的。”魏少軍坦言,文件對技術創新這一塊提得還不夠具體,“集成電路產業發展到今天有個重要特征,即資本和技術的雙輪平衡驅動,此次新政更多是從財稅方面入手,在研究開發政策方面沒有提到像財稅方面那樣具體的措施。我們期待相關部門能進一步細化這方面的部署”。

  他分析道,相較於以往的普惠性政策,《若干政策》有針對性提出了重點支持的對象。“文件中多次提到‘國家鼓勵的’這個定語,那麼國家不鼓勵的指的是哪些?客觀來講,近幾年集成電路產業確實有一哄而上的傾向,最新政策表明,我們要堅持有所為有所為不為,不是所有和集成電路沾邊的企業都會得到扶持。”

  因此,在魏少軍看來,包括研發該如何推進在內,業內人士期待能盡快出台該文件的實施細則。

(責編:趙竹青、呂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