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預報在這裡“生產” 探秘中央氣象台會商室

高敬

2020年07月23日08:51  來源:新華社
 
原標題:你關心的天氣預報,在這裡“生產”——“探秘”中央氣象台會商室

  7月22日,大暑節氣。清晨6點,中央氣象台會商室裡,一派火熱的忙碌景象,預報員早已開始了一天的工作。

  每天你手機收到的天氣預報信息,很有可能就是中央氣象台“生產”的產品。當前,全國防汛進入“七下八上”階段,從中央氣象台會商室發出的每一份預報、預警,都影響著防汛抗洪工作的部署,影響著千千萬萬人的生活。

  新的一天從會商開始

  首席預報員馬學款6點就已經到崗,忙著調閱各種資料、簽發預報、預警信息,為8點的會商做准備。

  眼下,強降雨仍在“發威”。當天的會商,他要連線山東、河南、安徽和江蘇等地氣象台,與各地溝通降雨實況、預報信息等情況。

  8點整,會商准時開始,幾十雙眼睛緊盯著牆上的大屏幕。

  “山東已發布暴雨黃色預警信號”“22日黃淮之間有中到大雨”“江蘇今明兩天自北向南有一次強降水過程”……聽著各地通報的情況,馬學款眉頭緊鎖。

  結合各地的情況和同事們的預測結果,他對未來幾天的天氣做出預報——

  22日至23日,山東東部、江蘇中北部、安徽北部、河南東南部、四川盆地西北部、陝西西南部等地部分地區有大到暴雨。

  24日至26日,西北地區東部、四川盆地、江漢、江淮、江南北部等地還將有一輪較強降雨過程。

  馬學款表情嚴肅,不時在電腦屏幕上對重點區域進行標注。他知道,這個預報結果意味著,未來幾天,早已承壓多日的長江流域、淮河流域防汛壓力仍然不容放鬆。

  對預報員來說,每天早上8點的會商是一天繁忙工作的小高潮。除此之外,下午4點中央氣象台還有內部會商。進入汛期后,要視情況連線地方進行加密會商,跟水利、應急等部門進行跨部門會商。6月以來,氣象部門已經與應急、水利等部門會商20多次,為防汛抗洪各項決策提供氣象預報信息。

  連線王家壩

  “王家壩氣象監測預警中心,可以聽到嗎?”

  上午10點整,首席預報員陳濤連線安徽省氣象台和王家壩氣象監測預警中心,進行一次加密的專題會商。

  陳濤是當天值班的“應急首席”。為了應對汛情期間更加繁重的工作,中央氣象台實行雙首席在崗。

  當前,長江中下游和太湖、鄱陽湖、洞庭湖等持續處於高水位,長江已發生2次編號洪水,淮河已發生今年第1號洪水。淮河流域形勢尤其嚴峻。20日8時32分,“千裡淮河第一閘”王家壩閘開閘泄洪,滾滾淮河水流向蒙窪蓄洪區。

  幾十個小時過去了,淮河流域雨情水情如何?王家壩情況怎樣?后期有哪些情況需要注意?

  在視頻連線的另一頭,王家壩氣象監測預警中心的工作人員把當地最新的情況向中央氣象台進行通報——

  “開閘有危險,關閘同樣也有危險,需要及時把巡堤人員等轉移。”

  “預報顯示,上游還有明顯降水。我們要關注河道洪水的情況,也要為蓄洪區裡抗洪救災工作提供精細化服務。”

  16分鐘的會商,信息量十分密集。陳濤提示當地,未來天氣形勢比較復雜,要關注可能發生的強對流天氣的影響,及時跟進天氣變化。

  陳濤說:“現在很多人在抗洪一線戰斗。我們盡量提供更准確的信息,降低他們面臨的氣象風險,成為他們堅強的后盾。”

  “盡全力預報得更准”

  “作為預報員,每次聽說氣象引發的次生災害、人員傷亡等信息,心裡都非常難過。”陳濤的話說出了氣象預報員共同的感受。他說,我國是一個氣象災害比較嚴重的國家,預報工作要盡可能提升准確性,減少氣象災害的影響。

  很多人會將今年洪水情況與1998年進行比較。“跟1998年相比,我們的觀測手段、數值預報等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從1998年開始從事氣象預報工作的馬學款感慨地說,現在的預報准確率明顯提高,預報的精細化水平也在不斷提升。

  據了解,現在我國天氣預報的晴雨預報准確率達到88%。致災性比較強的暴雨預報准確率也提高很多,已與世界強國處於同一水平。

  “現在技術條件進步了,但預報壓力一樣很重。”馬學款說,目前中央氣象台對3天以內的預報准確度比較高,但中長期降水預報要考慮上下游天氣、不同尺度天氣系統甚至地形等多種因素的影響。時效越長,預報的不確定性也會越高。

  馬學款表示,現在氣象預報有海量的參考信息,預報員要參考各種模式預報的結果,並結合預報員的經驗判斷對結果進行訂正,力求抓住抓准每一次天氣過程預報。

  “盡全力預報得更准”,是他和所有預報員共同的心願。

(責編:趙竹青、呂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