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帶將北移,北方防汛怎麼干?

2020年07月16日08:52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原標題:雨帶將北移,北方防汛怎麼干?

  雨帶將北移,北方防汛怎麼干?(統籌做好疫情防控和防汛救災工作)

  《 人民日報 》( 2020年07月16日 第 14 版)

  核心閱讀

  據氣象預測,今年“七下八上”期間,我國降水將總體呈現“北多南少”空間分布,遼河、海河、淮河、黃河中下游降水量均比常年同期偏多。目前,黃河流域降雨明顯增多,淮河干支流出現明顯漲水過程。這意味著在做好南方防汛工作的同時,北方也面臨著較大的防汛壓力。

  與南方相比,北方地區汛情有哪些特點?應如何應對?

  受季風氣候、地形地貌影響,我國雨帶每年從南向北移動,一般而言,到“七下八上”(七月下旬至八月上旬),雨帶會從長江流域北移到華北、東北,北方進入主汛期。

  據水利部預測,今年北方多雨區位於東北大部、華北大部、黃淮、西北東部。受其影響,黃河中游、海河南系、鬆花江、遼河、淮河等流域都有可能發生區域性較大洪水。

  淮河干支流出現明顯漲水過程,黃河流域降雨增多

  今年入汛以來,淮河流域平均降水量349毫米,較歷史同期偏多36%。6月11日,淮河進入梅雨期,較常年同期偏早8天。入梅以來,淮河流域平均降水量326毫米,較常年梅雨期平均雨量偏多近五成。受降雨影響,淮河干支流出現明顯漲水過程。目前,淮河干流汛情總體平穩,主要控制站水位均在警戒水位以下。

  近期,黃河流域的降雨明顯增多,天氣形勢的復雜性、多變性已經顯現。

  黃河水利委員會有關負責人介紹,據預測,黃河流域中游山陝區間可能出現局地短時強降雨,發生洪水的可能性較大,下游將有多輪強降水過程。

  中央氣象台預計,未來10天,華北仍多陣雨或雷陣雨天氣,局地伴有短時強降水、雷暴大風或冰雹等強對流天氣。預計“七下八上”期間,我國降水總體呈現“北多南少”空間分布。我國東部主雨帶呈現明顯階段性變化特征,7月中旬末,主雨帶位於長江與黃河之間,降水強度強﹔7月下旬至8月上旬,主雨帶將北移至黃淮、華北至東北中南部地區。多雨區主要位於東北大部、華北、黃淮、江漢、西南地區北部、西北地區東部和中北部、東南沿海等地,其中華北東部、黃淮東部、江漢西部、西南地區東北部、西北地區東南部和北部部分地區偏多二至五成。內蒙古東北部、江南中西部偏少二至五成。

  國家氣候中心氣象災害風險管理室研究員王國復介紹說,據預測,“七下八上”期間,黃河流域中下游降雨偏多,其中下游明顯偏多,部分地區可能出現較重汛情,上游接近常年同期﹔海河流域降雨明顯偏多,可能出現較重的汛情和洪澇災害﹔鬆花江流域、遼河流域降雨較常年同期偏多,需關注階段性強降雨過程的影響。黃河中下游、海河、鬆花江等北方流域可能發生區域性較大洪水,相比南方流域,北方流域降雨集中、強度大。

  一些北方河流源短流急,洪水流速快、來勢猛

  與南方相比,北方地區汛情有哪些特點?“北方汛期降雨量可佔其全年降雨大半,降雨年內分配集中,暴雨強度大,來勢洶洶。”水利部水文水資源監測預報中心副主任劉志雨介紹。

  資料顯示,河北省汛期降雨量佔全年降水量的75%—85%,汛期暴雨日雨量常在100毫米左右,個別地區24小時雨量可達到600—900毫米。

  “與南方河流相比,北方河流的水系、水文有其獨特之處。”劉志雨介紹,一些河流源短流急,洪水流速快、來勢猛,傳播時間短,“此外,一些北方河流是季節性河流,甚至是干河,人為因素干擾多,河流下墊面變化大,影響行洪”。

  淮河、黃河、海河等大江大河也有獨特水文水系特征。

  “一旦發生洪水,淮河水系干流洪水持續時間長、水量大,中游水位流量關系和下游洪澤湖河湖關系復雜。”劉志雨說。

  劉志雨分析,淮河流域的南部支流為山丘區河流,匯流快,易與干流洪水遭遇形成洪災﹔北部支流為平原河道,地面坡降緩、匯流慢,受干流洪水頂托,常造成嚴重內澇。沂沭泗水系洪水來勢凶猛、峰高量大、陡漲陡落。

  “海河流域山地與平原的丘陵過渡帶短,一般為10到15公裡,從山區降雨到河道出山口出現洪水,預見期最長不過1—2天,短的僅幾個小時。這給洪水預報帶來很大的難度。”劉志雨介紹,比如在永定河官廳山峽區間青白口至三家店是暴雨洪水易發區,河道長度為55公裡,洪水預見期隻有3—4個小時。

  當前北方防汛仍存在薄弱環節,多地提前准備、積極應對

  國家防辦、應急管理部有關負責人介紹,當前北方防汛工作仍存在一些薄弱環節:一些河流多年不來大水,干部群眾防災意識弱、抗洪經驗少﹔防洪基礎薄弱,蓄滯洪區內人員多、啟用難﹔河勢復雜,起水快、漲勢猛,預測預報難、預警時間短,群眾避險轉移難度大。此外,北方地區中小水庫、中小河流隱患較多,城市排澇標准低等問題也較為突出。下一階段,北方流域各地區要注重逐條逐段排查中小河道佔用淤積問題,果斷採取清理措施,及時疏浚、加固堤防,嚴防小洪導致大災﹔在主汛期來臨前,逐級開展抗洪應急預警演練,做到災害來臨時快速預警、有序應對。

  據水利部門專家介紹,在北方一些地區,新建堤防工程多,未經大洪水考驗,部分涵閘、分洪閘等穿堤建筑物存在安全隱患,部分城市河段防洪標准低,病險水庫、淤地壩除險加固與中小河流治理任務尚未完成。

  為應對黃河流域可能發生的汛情,6月24日至7月10日,黃河水利委員會及河南、山東沿黃15個市、48個縣2萬余人,開展了2020年防御大洪水實戰演練,加大小浪底水庫下泄流量,檢驗了下游濮陽卡口河道過流能力。黃河水利委員會明確監測預報預警、水工程調度、工程安全度汛和基礎保障45項重點備汛任務,安排專人跟蹤督辦,全面壓實防汛責任。此外,強化水庫淤地壩度汛管理,汛期加強流域346座水工程防洪調度汛限水位監管,嚴禁違規超汛限水位運行。

  針對北方河流的預報難題,劉志雨介紹,今年水利部門引入信息融合、視頻監控、大數據等新技術,在華北山前平原區布設應急監測斷面,根據上游監測信息,滾動修正預報,提高下游河道預報精度。“以測補報”技術在漳河、滹沱河的應用結果表明,平均精度提高10%。

  近兩年,我國洪水預報精度平均提高了5%,南方從原來的85%提升到現在的90%,北方預報准確率達70%。

  天津市水務局二級巡視員、市防辦副主任梁寶雙介紹說,近年來,天津防洪工程體系已經較為完善,但由於海河流域多年沒有發生大洪水,防汛預案缺乏實戰檢驗,防汛搶險隊伍大都沒有見過大水、沒有搶過大險、沒有救過大災,承擔“急難險重”任務的經驗不足。天津市從3月初就開始開展超標洪水的防御准備,統籌推動疫情防控和防洪備汛,做好超標洪水搶險准備。

  內蒙古鄂爾多斯市杭錦旗水利局負責人介紹,為應對洪水過境,旗防汛抗旱指揮部對《杭錦旗防汛應急預案》進行了修訂完善。6月15日開始,杭錦旗水利局及各河道管理段開始實行汛期24小時值班制度。內蒙古各地防汛抗旱指揮機構組織應急、氣象、水利、住建等部門加強聯合會商,做好天氣形勢、河流水情等監測預報。內蒙古自治區水利廳將成立督導組赴盟市督導檢查。

  截至7月14日,黑龍江全省江河水勢總體平穩,江河水位均低於警戒水位。與歷年同期相比,黑龍江干流勤得利、撫遠江段偏高,其他江段偏低﹔鬆花江干流肇源、佳木斯江段偏低,其他江段偏高。

  “6月全省降雨比同期偏多28%,多條河流水位超警。7月以來,黑龍江省內降雨逐漸減少、氣溫升高,按照氣象部門的預測,短期內不會出現大范圍汛情,但旱澇急轉風險依然存在,不能掉以輕心。”黑龍江省水文水資源中心高級工程師劉文斌說。

  (綜合本報記者王浩、趙貝佳、丁怡婷、郝迎燦、方圓、靳博、吳勇報道)

(責編:趙竹青、呂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