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天科工青年創新團隊:青春路上的“礪劍無悔”

2020年04月30日16:27  來源:人民網-科技頻道
 

人民網北京4月30日電(趙竹青)4月28日,中國航天科工集團新一代精打體系武器系統青年創新團隊榮獲共青團中央、全國青聯頒發的第24屆“中國青年五四獎章集體”。

團隊合影(受訪者供圖)

該團隊成立於2005年,承擔我國多型重點武器裝備研制任務和國家重大預研項目,歷經多年艱苦攻關,圓滿完成新一代精打體系武器的研制,4項核心指標國際領先,5個領域填補國內空白,9項關鍵技術國內頂尖。

這支“精打”團隊,作為中國國防高技術領域的青年集體代表,他們“膽量過人”,他們心細如發,他們籍籍無名,他們是名副其實的“礪劍人”。

“精打”團隊的“膽量過人”

驚濤澎湃,掀起萬丈狂瀾。在如此惡劣的天氣做試驗,如果飛行器技術狀態稍有偏差,很可能就會直接落在船上,關乎產品能否如期完成試驗任務,更關系到船上百號人的生命。

“這種天氣下,你們的飛行器能行嗎?”在用戶單位陪試人員的一片質疑聲中,此次試驗的技術負責人王旭低頭沉思了一陣子,回答“能!”

試驗船迎風出征,艙室內的每個人隻能死死攥住船上的固定物才能勉強保持站立。“五、四、三、兩、幺——發射”一聲令下,飛行器在怒吼碧波上利劍出鞘,劃出一道完美弧線。

類似的例子還有很多。談到這種“膽量過人”的創新精神,團隊成員一致認為是受了前人的影響。

該型號的技術創新率極高,非以往型號所能及,預研立項的時候,仍有很多人質疑:“你們比國外同類型號‘迷你、輕便’,指標還要比人家翻倍,憑什麼?”“憑我們中國人聰明,憑我們敢想敢干。”時任該型號的老總師以近乎條件反射的速度回答。

當時,老總師提出的想法“各項指標成倍翻番,非常吸引人”。但他的領導堅決反對,認為不可能實現這個想法,甚至拍著桌子和他大吵。他一邊講述自己的理由,一邊把具體的實施方案拿給領導看。最終,領導被說服了。老總師把這稱為“吵出來的創新”。

中國航天科工集團有很多這樣的老專家。比如劉永才院士,因為敢想敢干,人稱“劉大膽”“拼命三郎”,還有姚紹福院士都是有想法、能充分聽取大家意見、鼓勵年輕人放手去干的人。

今天,現任型號總師鄒暉也像當年自己的領導一樣,他和大家約定:“可以不墨守成規,不迷信權威,我說了,你也可以說,也可以吵,但核心是要提想法,必須講明白為什麼這麼做,是怎麼推出來的。”

毫厘之間的“心細如發”

天下難事必作於易,天下大事必作於細。精確打擊武器要想成功命中靶標,要有足夠的動力,也必須有精准的設計。一個復雜的系統,對每一個環節都要摳得細。

某次重要任務在海上悄然展開,發射流程卻異常終止。

王旭作為發射現場技術負責人,從突發狀況中快速冷靜了下來,憑借豐富的現場經驗和深厚的技術功底,在上百兆的大數據中找出了2幀異常信號跳點,成功將故障定位到平台數據跳變觸發偶發現象,挽救了任務進度。

“要在上百兆的大數據中找出2幀異常信號跳點,好比在浩瀚的銀河系定位一顆小行星,然而他真的做到了。”王旭的“戰友”李娜說。

一條條電纜的敷設都精確到毫米級,一眼望去就像女生頭上的麻花辮,紋絲不亂,凝結著團隊電氣設計師小邵的智慧和心血﹔為了一次完美的匹配,團隊的結構設計師小李可以坐在電腦的設計圖前,目不轉睛,不舍晝夜﹔在汪洋大海中執行殘骸打撈任務,團隊探測小組五個人或蹲或坐在兩三米見方的駕駛艙內,漂泊二十一天……

一個個看似平常的技術決策,背后是多少次徹夜不眠,多少次失敗的磨礪,要在關鍵時刻大膽決策,更要在毫厘之間心細如發。

“心有猛虎,細嗅薔薇”,當今中國的青年一代飛航人理當如此。

“黑色89小時”之后的“紅色黎明”

一項重大任務實施在即,關鍵時刻卻半路殺出個“程咬金”,團隊遇到了一個在飛航領域前所未有的技術風險。

在召開12次國內高級別專家咨詢會,收集200余條專家意見后,團隊梳理出100余項需要逐一分析排查的因素。此刻翻開任務進度表,飛行試驗必須在5天后如期進行。

凌晨零點,三部仿真實驗室的大廳依舊燈火通明。燈光下10余名技術人員的身影來回穿梭,他們已經在仿真實驗室連續工作了89個小時,機器不停人不停。

要在300余條仿真試驗中反復採集問題線索,在細微之處捕捉蛛絲馬跡,團隊中2名剛參加工作不久的“新兵”很快就感覺到吃不消。

“眼睛一直盯著屏幕,腦子一直在高速運轉,時間一久整個人都是懵的,像發高燒一樣,聽得到隊友在喊我,但身體已經回應不了。”團隊成員魏昊楠對當時的情景記憶猶新。

現場技術負責人王宇飛敏銳觀察到了隊員的身體變化,二話不說立即接過採集數據的工作,並督促他回家休息。其實他也已經三天三夜沒有合過眼。

在試驗室簡易的行軍床上瞇了一會,魏昊楠不顧眾人反對,立即回到了工作崗位,“我是一名科研工作者,更是一名戰士,戰士就決不能在關鍵時刻‘掉鏈子’”他異常堅定地說道。

飛行試驗當天,團隊每個人心中都有著這樣一種信念:以必成之心,創未有之業。試驗取得圓滿成功,現場一片沸騰,大家相互擁抱著,又是哭,又是笑,多年沉積的深沉情感在這一刻,恣意奔放。

他們任由淚水在一張張滿是笑意的臉上肆虐,本是青蔥少年卻滿臉的絡腮胡,僅僅三十來歲的青年骨干兩鬢卻早已爬滿了風霜,還有團隊總師消瘦且疲憊不堪的臉龐都在告訴人們,他們一路走來是多麼艱辛。

然而他們無悔,因為值了!

“青春就是奮斗的代名詞,百煉成鋼。”鄒暉這樣說。

青春路上的“詩人”不悔

這支團隊都是清一色的理工男和理工女,卻個個是“詩人”。

“利劍倚天起,驚雷徹漢宵。功成縱馬去,落日染蘆蒿。”

“曾經滄海,又來沙漠,兩千裡外關河。風起粼波,星耀綠洲,五年匆匆已過。”

“天際流星,劃破蒼穹。心魔去,喜淚朦朧……”

每當型號出征前或成功后,團隊成員的朋友圈裡總是會吟出幾句自己寫的詩句,抒發一下豪情壯志和喜悅之情。

團隊青年不但個個有詩情畫意,更有如詩人一般對精神世界的純粹追求。

成長在繁華的都市和互聯網時代,大多畢業於名校的團隊青年,要經住誘惑潛心研究,克服浮躁心態,要在無人喝彩時默默堅守,在悲痛煩躁寂寞時刻跟失敗對著干,在別人飛黃騰達時守住初心,這是一場說來容易做來難的修煉。

“我的同學都笑話我,圖個啥?”團隊成員李娜表示,有些同學的收入是自己的好幾倍,雖然自己也算吃穿不愁,對比起來,還是落差很大。

說起這一點,團隊成員均表示,誘惑不是沒有,但是比起外面的誘惑,這裡有更吸引他們的東西——他們畢生的理想信念,他們深愛如斯的航天事業。

“得其大者可以兼其小”,這種可以把個人的理想融入進國家和民族的事業中,與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歷史進程同生共長、命脈相連的機會和樂趣,並不能單單用金錢來衡量。

正是基於這樣純粹的追求,團隊自建立以來,先后有5人成長為型號總設計師、18人成長為副總設計師,為我國后續武器裝備技術發展奠定了重要人才基礎。

多位青年已經成長為行業領域的領軍人物,擔任首席專家、專家組組長、核心期刊編委等重要學術職務。

回首往昔,當年那個義無反顧投身航天事業的倔強少年,仿佛就在眼前。“這些年,無怨無悔!”每個團隊成員在心裡對自己說。     

(責編:趙竹青、呂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