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自研操作系統路在何方?統信劉聞歡:或迎新機遇

2020年03月16日09:09  來源:人民網-科技頻道
 

人民網北京3月16日電(趙竹青)當前,國內操作系統在性能上已經與主流系統“看齊”,但在市場上依然處於“邊緣”地位,企業普遍“小、散、弱”,配套軟硬件生態分散,無法形成合力。業界呼喚急需打造具有統一技術體系和生態環境的國產自主操作系統。隨著操作系統的逐步發展和升級換代,中國自研操作系統是否能迎來春天?

國產操作系統准備好了嗎?

今年年初,微軟官方正式停止對Windows7操作系統的支持。業界認為,Win7的停服,意味著其壟斷地位將發生變化,或將成為國產操作系統發展的一次新機遇。

用戶操作系統的大規模更新換代,這已經不是第一次。早在2014年,WindowsXP系統停止更新,業界也有大量關於國產操作系統的呼聲,但這次機遇並沒有被抓住。

“當時的條件環境還不具備。”在國產操作系統領域深耕多年的劉聞歡告訴記者,當時無論從自身技術能力、產品性能,還是從產業生態來說,國產操作系統都不夠成熟。

“開機十分鐘,打開文檔1分鐘”——這是當時的現實情況,也是現在我們對國產操作系統依然留存著的刻板印象。劉聞歡表示,經過5年左右的努力,國產芯片、操作系統、辦公軟件等廠商的協同發展,目前國產硬件加上操作系統已經能夠實現30秒以內的開機速度和流暢的辦公體驗,與主流系統差別不大,並能滿足絕大部分人的娛樂、上網、辦公需求。“國產操作系統目前已經做好了基本的准備。雖然還不能做到100%無縫替換,但已經可以滿足使用者的核心需求了。”

但微軟運營了20多年的生態,也不是能隨便撼動的。據統計,目前,90%以上的個人電腦使用Windows操作系統,其中Win7又佔到一半以上。市面上大多數軟件依然隻有Windows版本。國產操作系統雖然已經能夠滿足日常上網辦公的需求,然而對很多專業軟件的支持度還不夠,比如股票軟件、網銀轉賬、出版排版系統等。這成為阻礙其應用的一大瓶頸。

“替代將是一個逐步的過程。”政府、關鍵行業等將應該首先啟動,優先使用國產操作系統進行替代,劉聞歡表示,“我們現在正在致力於讓盡量多的業務軟件,能運行在國產平台,當大部分日常和業務軟件能夠遷移到國產操作系統上,我們自己的操作系統生態就會逐漸形成。”

一個創業者的“自主”情懷

2019年,劉聞歡參與創建了統信軟件技術有限公司,並擔任總經理。統信軟件於今年初推出了統信操作系統UOS,目前已在部分政企場合開始推廣應用。

這不是劉聞歡創立的第一家企業。從1999年起,劉聞歡就職於一家信息安全企業,在安全行業的十年的經驗,讓他認識到,操作系統是所有軟件的架構,也是IT產業最基礎的軟件。如果不從根本上解決操作系統的安全,傳統的信息安全產業就猶如“沙灘上蓋房子”,上層再堅固,地基不穩,一遇到風吹草動就有可能全部垮掉。

於是,當時的劉聞歡,對自主開發一套中國人自己的操作系統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彼時,基於Linux開源的操作系統生態已經形成了,但大多所謂的“自主研發”,其實只是簡單的改頭換面而已。

“有沒有可能研發真正自主的技術,証明中國也能給世界輸出好的操作系統?”抱著這樣的想法,2011年,劉聞歡創立了不以營利為目的深度科技(Deepin),開始了自己的嘗試。經過多年的努力,在全球開源操作系統排行榜上,深度操作系統成為唯一進入國際前十名的中國操作系統產品。

“成立統信軟件,就是希望能夠進一步整合國內操作系統核心研發力量,解決中國基礎軟件的短板。”劉聞歡介紹,目前,統信軟件已完成桌面、服務器、專用領域的操作系統開發。

迎難而上打響“翻身仗”

“國產操作系統生態,總體上來說還非常弱小。”劉聞歡透露,在2019年之前,國產操作系統的總體市場佔有率還不到1%。企業生存不易,高水平人才也很難留住。

“近年來,由於國際大環境的變化等原因,國家和業界都意識到我們必須在基礎軟件領域要有成功的企業和產品,否則必定會被卡脖子。”據他判斷,未來,國產操作系統或將達到20-30%的市場佔有率。

此次Win7停服,升級到Win10自然是不少普通用戶的首選替代方案。劉聞歡認為,相比Win10,國產操作系統也有四大優勢,可以為其贏得市場空間和替換機會。首先是掌握全部源碼和自主研發能力,不會有潛在后門威脅﹔其二,在面向中國的本地應用和服務方面也將更有保証﹔第三是在使用上也不會有流氓軟件、捆綁、彈窗等騷擾﹔第四,對於正版軟件用戶的來說,採購成本也更低。

“以信息安全市場為例,市場規模有幾百億、但未來國產化的市場肯定會超過這樣的規模。”劉聞歡表示,現在我們技術強大了,再加上大量的人員和資金投入,首先從國家急需的領域先進行替代,再延伸到企業、民用市場,盡快構建起中國信息產業硬件+軟件的完整生態。

劉聞歡坦言,自己剛開始創立深度科技的時候,看不到國產操作系統成為主流的可能,“但如今,產業環境、國家支持力度,資金投入的擴大,等等這些變化,一定能讓國產操作系統打一個翻身之仗。”

(責編:趙竹青、呂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