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們是疫情中的“微光” 閃爍著真摯的愛

2020年03月10日11:59  來源:中國網
 

  “縱觀歷史,在抵御人類任何災難時,女性其實從未缺席過。”2020年伊始,新冠肺炎席卷了整個中國,在這個沒有硝煙的疫情戰場上,有這樣一群人,她們是女兒、是妻子、是母親,更是一群硬核的女勇士。特殊時刻,她們用女性特有的情懷和溫度在戰“疫”的各個戰場上沖鋒陷陣。而在各個戰場的大后方,還有一螢螢微不足道的“光”。她們縱然微弱,也值得被記錄,因為這微光亮著,便是向黑暗在挑戰。

  “媽媽,長大后我也要當醫生打病毒”

  “媽媽上班是去打病毒,長大后我也要當醫生打病毒!”這是島城一名3歲小女孩的奶萌語錄。她的媽媽名叫袁花萍,是青島同安婦嬰醫院兒保科的一名普通護士。自從疫情暴發以來,袁花萍就被從兒保科緊急調至預檢分診處,開啟了“疫情守門員”工作模式。

  她每天的工作十分艱巨,而又相當瑣碎且熬人。她每天都重復著同樣的話,成千上萬遍。

  她每天都在重復著同樣的動作,一遍遍測量著到訪者的體溫,這與病毒或許隻有一臂那麼近。曾問她怕不怕,她說從未覺得怕,只是一項正常工作而已。轉而又問她,告訴過父母嗎?她卻笑著講,沒敢說。你看,她明明知道,這項工作根本沒有絕對的安全。

  為了減少防護服的浪費,她每天都不斷提醒自己盡量少喝水,盡量少跑幾趟廁所。你我可能隻知道防護服安全,但你何曾知道其實它就是一個爆汗減肥倉。難以想象在袁護士滿面笑容下,她裡面的衣服是不是已經被汗水濕透了?

  我還不能走

  時針已經指向0點了,距離同安婦嬰醫院產后康復中心主任劉耀菲下班已經過去了整整7個小時。不知那時,她的家人為她留的飯菜冷了又熱了多少遍。可是,她說自己還不能走!因為當天下午,本院月子中心入住了一位因乳腺問題發燒、痛到崩潰的新媽媽。

  為了盡快減輕這名產婦的痛苦,在專業處理后,劉耀菲每隔半個小時要為其進行冷敷,每兩個小時檢測一次體溫,同時還要不停對其進行心理安慰。下午2點到凌晨2點,十多個小時過去了,產婦的燒終於退了,乳腺也恢復到正常,看著沉沉睡去的產婦,劉耀菲欣慰的笑了起來。漫漫長夜,對於因痛苦解除而安然沉睡的產婦來講,或許會終生難忘,但對於劉耀菲自己,這實在太過於平常。

  從事產后康復工作多年,上夜班對劉耀菲來說已經是家常便飯,每當月子中心入住的產婦出現乳腺問題,她都會主動留下來或半夜從家趕到醫院,陪護寶媽一整夜。劉耀菲總是“自嘲”自己是“事業型”的女人:“既然選擇了這個工作,就要負責好每一位產后的媽媽。”

  疫情期間誕生的130個寶寶

  上課能停、工廠能停,但生孩子怎麼能停呢?你能讓到了預產期的寶寶不出來嗎?說這句話時候,劉春護士長已經連續工作了45天,從春節之前開始,她就一直沒有放過假。

  疫情初期,同安婦嬰醫院就制定了嚴格的陪護和探視制度,產房隻能留一位陪護家屬,月子中心全部由月嫂陪護,家屬每天最多探望一次。隨之而來的,就是護士工作量大大增加,除了日常護理,還要負責教寶媽喂奶,扶她下地走路,科普育兒知識,以及每日兩次的體溫監測。我們的護士都很辛苦,劉春隨手指著旁邊一位漂亮的護士小姐姐說,她父母是運管部門的,大年初四就開始上班了,也一天沒休,她們家這就算全家都在一線了。

  為了春節期間更好地為月子中心的寶媽服務,年前劉春就留了幾位月嫂住在宿舍裡。碰巧趕上疫情,外地的月嫂也不敢回家,當入住的寶媽聽說月嫂們都是從12月底就沒離開過醫院,也就很放心了。有位健談的月嫂段姐跟我們說,她是外地人,不能回家,疫情期間也不敢當駐家的月嫂,留在同安讓她非常安心,寶媽也一直稱贊她服務的非常好。 

  春節至今,同安醫院已經誕生了130多個寶寶,服務了十幾位坐月子的孕媽,劉春和她團隊的護士、月嫂一起,在疫情中為他們保駕護航。

  微信步數“霸主”

  這些天,相信不少人的微信運動步數,都是呈斷崖式下跌吧?但是,同安婦嬰醫院醫護人員的微信步數卻好似“比賽”一樣在不斷刷新著。而且令人驚奇的是,“霸主”永遠都是醫務部主任宗麗紅。她每天20000起步,直逼30000+的步數記錄,實在令人望而卻步。

  時間回溯到春節前夕(2020年1月22日),那時武漢還未封城,大家也都還沉浸在忙年的喜悅中。那天下午,宗麗紅突然收到了一封省衛健委下發的紅頭文件,出於職業習慣她下意識感到此次疫情非同小可。從那天開始,同安母嬰醫院馬上進入“戰斗狀態”,迅速成立了以紀向虹院長為首的防疫領導小組。

  宗麗紅曾在青島市立醫院的重症醫學科工作,並擔任醫院心臟中心的護士長,早在2003年非典時期是青島外援醫療梯隊的成員,這次被院長指派為新冠肺炎防治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院感防護督查小組和疫情防控重要物資管控調配領導小組的組長。

  因為對防疫工作極度認真,有人稱她為“院感防控指揮官”的名號,不脛而走。為確保全院每個職工都能及時、准確掌握疫情防控的最新知識,這位“首席執行官”不辭勞苦,對全院共進行了20余次培訓、2次大考、不計其數的小考,從醫療到后勤,從醫生護士到保潔員,所有人都被“安排的明明白白”。

  島城孕媽心中都有一個“紀媽媽”

  1.2.3.4.5.6.7.8.9……短短一上午,同安婦嬰醫院院長紀向虹已經接診了30余位孕媽了。疫情期間,就診人數忽然比往常增長了30%左右,這讓紀院長變得比往日更加忙碌。

  為什麼?因為很多曾去過青島市立醫院產科的人都知道,有紀向虹名字的地方,就寫滿了信心與希望。

  因為她們知道,同安是一家婦嬰專科醫院,沒有發熱門診,或許更心安一些。縱然紀向虹院長曾是原青島市市立醫院產科中心主任,又是青島市重點學科學術帶頭人,還是碩士研究生導師,青島市著名好醫生……但頭銜再多,她卻永遠低調忙碌的令人心疼。

  所以你看,不管是在市立還是同安,她在別人心裡永遠都是那個值得托付的紀主任,那個忙碌的紀媽媽。疫情期間紀院長主持的剖腹產手術裡,有寶寶臍帶繞頸的,有羊水太低臨時手術的,有臍帶真結的,還有大齡產婦......往常這些有風險手術之后,紀院長常常收到鮮花或者產婦全家的感謝,但這次因為疫情的原因,感謝的方式變回了手寫的信箋。

  這次採訪中,每一個醫護人員都不約而同地提到了她們跟一線比起來不算什麼。但我看來,雖不能身赴戰場,但像這樣每天超負荷的工作,保一方孕產平安的人間大愛,我想,這也算是一種奉獻!同安婦嬰醫院在疫情中為孕產婦和寶寶建起了一個小小的港灣,安全、舒心、溫暖。也許她們並不是最耀眼的,但正是這些星星的螢火,陪伴我們在疫情的黑暗中前行。

  她們從未渴望“英雄主義”的宏大敘事,卻正在孕育著“水滴石穿”的龐大力量。在全國,還有許許多多不知姓名的"她們",在看不見的角落裡,用盡全力守護著我們。她們把溫柔予以我們,現在,也請把我們的溫柔留給她們。今天是第110個國際婦女節,請讓我們一起對所有的白衣天使道一聲:你們辛苦了。

(責編:喬雪峰、呂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