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人民網>>科技

安徽農業大學教授張子軍扎根農村,推廣農業生產技術

科技扶貧實打實(科技視點·科技扶貧 我們在行動①)

趙永新  曹  雷
2020年02月24日05:23 |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小字號

  張子軍(右)在同養殖戶交流。
  安徽農業大學供圖

  編者的話

  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把脫貧攻堅擺到治國理政突出位置,全面打響脫貧攻堅戰,脫貧攻堅取得決定性進展。廣大科技工作者積極投身脫貧攻堅主戰場,將科研成果應用於扶貧事業,走出了科技扶貧、產業脫貧的新路徑,成為“把論文寫在大地上”的生動實踐。

  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收官之年,也是脫貧攻堅決戰決勝之年。打贏脫貧攻堅戰,科技工作者探索出哪些扶貧新舉措,取得了怎樣的成效,涌現出哪些感人事跡?本報今起推出“科技扶貧 我們在行動”系列報道,敬請關注。

  

  “一年之計在於春,今年春天的農業生產格外重要。科技扶貧一定要及早籌劃,發揮好支撐作用!”

  說這話的,是安徽農業大學動物科技學院教授、國家肉羊產業技術體系崗位科學家張子軍。他還有一個身份——安徽農業大學江淮分水嶺試驗站站長。自春節至今,他一直兩面作戰:在試驗站所在地定遠縣當臨時“防控員”,進企業巡查防疫工作,同時協調、安排今年的科技扶貧事宜。

  自扎根定遠縣搞農技推廣以來,這位“70后”教授在第一個聘期結束后繼續留任,被當地干部群眾親切地稱為“科技扶貧的真朋友、好兄弟”。

  “養羊就找張子軍”

  瞄准整個產業發展的“靶點”,開展全鏈條技術服務

  距離安徽農大130公裡的定遠縣,一直有肉羊養殖傳統,但前些年卻陷入困境。

  問題出在哪兒?2016年春夏,張子軍帶領團隊,連續跑了當地多家養殖企業和養羊大戶,終於摸清了症結所在:品種退化嚴重、生產設施落后、飼草利用率不高、疫病風險突出……

  針對這些問題,張子軍開出了獨特的“藥方”——推廣農區草牧業標准化生產體系。這套標准化生產體系是他多年的研究成果,涵蓋了品種選育、飼草種植、疫病防治、環境監測等體系化的關鍵技術,其核心是形成“種養加銷結合”的現代農業模式。

  “養殖就養殖,種草就種草,怎麼還成了草牧業?” 當地一些干部群眾聽了,覺得 “玄乎”。

  張子軍長期在農村搞科技服務,了解農民的擔憂,決定先在定遠皇竹牧業科技有限公司搞個示范點。這家新成立不久的養殖企業按照張子軍提供的技術路線,流轉了500多畝土地,引進2000隻種羊,很快就見到了效益。

  第一炮打響,后面的事情就順了。換品種、搭建標准化羊舍……隨著技術體系的不斷推廣,農區草牧業標准化生產的效果日益顯現:肉羊產羔率由原來的100%增加到210%,羔羊成活率從50%增加到95%,每畝耕地採取種養結合方式,純收入增加2000—3000元。

  定遠縣的羊肉成了遠近聞名的香餑餑,“養羊就找張子軍”也成了當地養殖戶的口頭禪。

  這一成功絕非偶然。此前,張子軍承擔了國家肉羊產業技術體系“十三五”重點任務、農業農村部公益性行業專項等多個科研課題,跑遍了我國五大牧區,先后在安徽的多個縣(市)和貴州貴陽、河南洛陽等地建立示范基地,開展現代草牧業標准化生產關鍵技術研究並進行產業化推廣應用,取得了顯著的經濟、社會效益。

  張子軍認為,單純教養殖戶科學養殖,解決不了根本問題﹔隻有依靠科技改造提升傳統農業,才能激發農業生產活力,實現鄉村振興。

  “產業想上去,不能隻盯著一個環節,頭痛醫頭、腳痛醫腳,解決不了根本問題,必須要瞄准整個產業發展的‘靶點’,開展產業鏈技術服務。”為此,他改變思路,先做總體規劃,構建產業體系,以產業發展帶動農民致富。從推廣肉羊養殖技術到研發推廣移動式新型羊舍,從開發肉羊自動化飼喂系統到羊糞還田修復土壤生態、肉羊冷凍精液優質產品開發……張子軍團隊用科技撐起了高效益的肉羊全產業鏈。

  “這個教授真是來干事的”

  當好橋梁、提供“干貨”,用科技武裝現代農業產業

  “張子軍要去當江淮分水嶺試驗站站長!” 2016年5月,這個消息傳出后,不少同事感到吃驚。

  江淮分水嶺綜合試驗站是安徽農大和定遠縣共建的新型農業推廣服務平台,目標是依托安徽農大涉農學科齊全、人才技術集中的優勢,探索建立政產學研用緊密結合、教學科研推廣多位一體的新型農業服務模式。

  一個把科研搞得風生水起的高校教授,怎麼會想到去鄉下當一個試驗站站長?條件艱苦、影響科研不說,還可能吃力不討好。

  張子軍有自己的想法:作為地方農業高校的科研工作者,必須讓科研成果走出實驗室,在田野上開花結果。在基層工作可以直面農業生產實際,為科研提供最直接的方向——這是蹲在實驗室裡得不來的。

  柏傳永是定遠縣科技局原局長,主要與張子軍對接,做好試驗站各項工作。他原本以為張子軍就是挂個名,合作一段時間后他就發現:這個教授真是來干事的。

  為給當地產業發展“把好脈”,張子軍帶著學校不同學科的專家,跑遍了定遠縣22個鄉鎮,對當地畜牧業、種植業等詳細走訪調研,量身定做了可操作的農業主導產業發展規劃,指導成立了9個產業聯盟,為養殖戶提供全方位的技術指導。

  水稻是定遠縣的主導產業,但一直沒發展起來。張子軍把學校的水稻專家石英堯、水產養殖專家鮑傳和請到定遠。他們調研后決定:搞稻蝦共養。

  “得先做個示范點給農民們看!”張子軍找到了種植大戶王玉浪,和其他專家一起,指導他選蝦苗、選稻種、開展綠色養殖……一季下來,當年就賺了不少錢。嘗到甜頭后,王玉浪把稻蝦共養面積從200畝擴大到1200畝,並發起成立了定遠縣稻蝦綠色種養協會。

  如今,全產業鏈稻蝦共作模式已在全縣推廣,“稻蝦產業”成了定遠的新型支柱產業:小龍蝦養殖面積達22萬畝,年產量3.3萬噸﹔稻蝦米年產量11萬噸,年綜合效益突破18億元。

  “我們自己搞了幾十年沒有啥成果,沒想到專家來了就大變樣!”柏傳永心服口服:張教授不搞花架子,帶來的都是實實在在的“干貨”。

  幾年來,江淮分水嶺試驗站共為當地引進農業新品種376個,應用農業新技術92項,探索新模式15項,示范推廣面積10萬余畝,服務農業企業100多家。一項項的科技成果從實驗室走進田間,轉化為實實在在的生產力。目前定遠縣已形成草、菌、蝦、豬、鵝五大特色產業,成為農民脫貧致富的重要途徑。

  以站為家,再干幾年

  把江淮分水嶺地區建成“風吹草低見牛羊”的現代牧場

  “張站長不像教授,就像咱們的好兄弟、真朋友!”這是張子軍留給當地人的印象。他不僅是一名教授、科研工作者,更成了農民信服的老朋友。當地的農業科技工作者、農業大戶,都把張子軍當作知心人。

  陳守美是當地小有名氣的農業企業家,前幾年流轉了近2000畝土地,一直經營不好。經人介紹,他認識了張子軍。張子軍請來幾位專家,幫他進行科學規劃,陳守美的企業很快成為多元化發展的科技型農業龍頭企業。

  “他沒有大學教授的架子,說話靠譜,干事實在,這樣的朋友我交!”兩人在工作中結下了深厚的友誼。

  像陳守美這樣的“鐵哥們”,張子軍交了很多。“我就是來干實事的,要搭好學校和當地的橋梁,幫助縣裡農業產業發展,幫助老百姓脫貧致富。”從擔任試驗站站長以來,張子軍就把試驗站當成了自己的家,把定遠視作第二故鄉。

  剛擔任試驗站站長的時候,張子軍每兩周回家一次﹔后來時間根本不夠用,他干脆把家搬到了定遠縣。當時,他的兒子正在合肥讀高中,換個縣裡的學校面臨許多挑戰。思來想去,張子軍和愛人還是下了狠心:搬!

  這樣的干勁、這樣的情懷,感染了當地的科技工作者。擔任試驗站副站長的當地專家呼軍也鉚足了勁,熱情地跑前跑后。有這樣一個團隊,張子軍工作起來格外得心應手。

  去年底第一個聘期結束,張子軍本可以打道回府,學校裡許多科研任務還等著他。但是,面對當地政府的熱情挽留、農民朋友們的深情期盼、學校的信任支持,他又改變了主意:再干幾年!

  張子軍有一個夢想:在江淮分水嶺地區出現“風吹草低見牛羊”的壯闊美景。

  “這並不是異想天開。”張子軍解釋說,“無論是氣候特點還是地形地貌,江淮分水嶺地區都十分適宜發展養羊業,完全可以建成現代化的美麗牧場。”

  眼下,他計劃通過實施“退耕還草”“退耕還坡”,探索開展羊產業、瓜果、蔬菜等多產業循環經濟。這樣不僅能有效解決水土流失的問題,還能改善生態環境、帶動區域發展、提升經濟效益,向著“現代田園牧歌”的目標扎實前進。


  《 人民日報 》( 2020年02月24日 19 版)
(責編:楊光宇、呂騫)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