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戰“疫” 企業攻堅系列報道之五:

“我有熔噴布,誰有口罩機?”央企吹響轉產增產沖鋒號

趙竹青 趙春曉

2020年02月23日09:55  來源:人民網-科技頻道
 

沒有人是局外人,新冠肺炎疫情牽動著億萬中國人民的心。

在這場14億人的戰“疫”中,在奮力奪取疫情防控和完成年度經濟社會發展目標任務“雙勝利”的關鍵時刻,央企作為國民經濟的重要骨干和中堅力量,以自身強大的科技實力和創新能力,奔走在戰“疫”一線,為保護國家和人民利益負重前行。

轉產增產 跨界馳援

“我有熔噴布,誰有口罩機?”疫情發生之后,中國石化的這封“英雄帖”,吹響了央企轉產增產的沖鋒號。

如果說戰“疫”是一場人類面對病毒的“戰爭”,試劑藥品及防護裝備等就是打贏戰役必須的“彈藥”。國藥集團所屬中國生物率先研制出核酸分子檢測試劑盒,目前已累計生產100萬人份。疫苗研發也在武漢、北京等地緊鑼密鼓地推進。當磷酸氯喹療效被確認后,通用技術集團所屬中國醫藥立刻加大馬力生產,保障市場供應。

為了保障“彈藥”供應,不少中央企業從零起步,緊急轉產醫用防服、醫用口罩等緊缺醫療物資。在接到防護服生產任務后,原本負責日常軍服生產的際華股份臨危受命、迅速行動。旗下3502公司立刻進行研發,利用兩天半的時間嘗試各種材料和工藝,同步購進調試設備、召集人員,迅速制作出樣品,並於當天下午投入生產。

“我是一名受黨和人民培養30多年的老黨員,在防控疫情的緊要時刻,我申請去最緊急的防護服生產一線參加戰斗!”再有半年就要退休的新興際華3534公司老黨員賈紅英,向組織鄭重遞交了一份請戰書。隨后,白海文、郭書爭、王笑珺三名黨員也主動請戰。

在他們的帶動下,際華3534公司17個黨支部、近200名黨員紛紛請戰,強烈要求加入防護服生產一線。在戰“疫”使命的號召下,截至2月17日,新興際華集團所屬企業累計投入5000余人生產醫用防護服。

產能上來了,上游的面料就相應地成為了重要物資。

“當知道我們的任務就是生產醫用一次防護服面料時,我就想起了2003年公司在抗擊‘非典’時的生產場面,心裡就想一定要盡快保証覆膜機的正常運轉,盡快達到產能,生產出更多更好的防護服面料。”通用技術集團中紡院第一批復工的技術工人尹建生,為了摸索到生產中最佳的溫度、張力、上膠量等工藝參數,經常跑前跑后,觀察產品狀態,在寒冷的天氣,竟然跑出了滿頭汗。他說,因為多一米產量就能對醫護人員多一分保護,所以要一刻不停地連續生產。

在上游的原料中,聚丙烯纖維是醫用口罩和防護服的“心臟”。2月1日,中國石油所屬蘭州石化聚丙烯裝置停產其他產品,迅速轉產無紡布聚丙烯纖維用料,全力保障下游企業生產醫用口罩和防護服。產業鏈下游也同步聯動,中核集團旗下金輝輻射,利用其輻照滅菌技術代替傳統環氧乙烷滅菌法,將一次性口罩和防護服生產出來后滅菌所需的時間,從兩周縮短至一天。

對於“一罩難求”引發的“一機難求”。國機集團、通用技術集團、航空工業集團、中船集團、兵器工業集團火速組織攻關,從源頭想辦法,生產口罩機、壓條機。

更多的央企也在行動,“百年軍工老店”兵器裝備集團湖南雲箭利用自身3D打印技術儲備,緊急研制生產醫用護目鏡﹔中國兵器工業集團夜視研究院、“高鐵大腦”制造者中國通號旗下研究設計院等單位,自主研制出非接觸式紅外測溫儀,每分鐘即可為數百人測溫﹔中國建材所屬南京玻纖院膜材料公司提供數十噸高效玻纖空氣過濾紙,可阻隔新冠病毒氣溶膠顆粒,用於武漢醫院環境的淨化……

就這樣,從原料生產到裝備研發,從產品生產到出廠滅菌,在防疫物資供應上,央企力量迅速擰成了一股繩,從零編織起一條條全新的產業鏈。

截至2月22日,新興際華集團每天生產醫用防護服達7萬套,國機集團、中國石化、兵器工業每天合計生產醫用口罩達130萬隻。

在這場戰“疫”中,中央企業作為一支不可忽視的中堅力量,聞令而動、周密組織,紛紛轉產增產“跨界”,迅速投入疫情防控工作,全力提供醫療和防護物資資源,為疫情防控提供有力支撐保障。

先進生產 高效戰“疫”

此次疫情防控情況復雜,面對如此“狡猾”的敵人,中央企業充分發揮科技創新優勢,大數據、人工智能、雲計算、機器人、無人機等種種“黑科技”齊上陣,為疫情防控貢獻了諸多“先進武器”。

信息化,是此次疫情防控中的最大亮點。與2003年抗擊“非典”相比,此次疫情防控成為了數字時代的戰場。記者了解到,為了更好地應對疫情,中國電科成立了百余人的大數據團隊,2月8日就上線了“密切接觸者測量儀系統”,在國家層面鋪開了一張密實的“數字防控網”,通過大數據比對分析,為公眾判斷自身是否為“密切接觸者”提供了便捷高效的查詢工具。僅3天,該系統全國查詢次數就超過1億,自我發現密切接觸者7萬余人次,成為疫情防控的重要工具。

數字化為城市防控的網格化管理提供了便利。在地方,中國電科與地方政府緊密聯合,將數字防控網織得更加精准。比如在上海,利用這張網迅速生成高風險人員清單,聯合人臉識別和物聯網技術,方便管理和追查﹔在海南,疫情防控平台實現近60日武漢到瓊累計人口數量、武漢進島人口網格分布等主題的可視化展示﹔在四川,推出了“公共場所應急醫療尋人系統”,可以對目標人員進行快速檢索、比對和關聯……

“雲監工”,是本次疫情防控中誕生的新詞。網絡時代,得益於中國電科海康子集團提供前方信源感知接入服務支持,網友們可以通過直播鏡頭去“監督”火神山、雷神山醫院的建設進度,看到最前線的戰“疫”實況。

無人化,是此次戰“疫”的重要突破口。從火神山、雷神山兩個醫院建設伊始,中國航天科工二院23所下屬航天新氣象公司的兩部自動氣象站也隨之在此扎根,24小時不間斷地實時提供氣象數據服務。

2月12日上午,首架“疫情區應急作業”無人機降落到武漢金銀潭醫院,將急需的醫療和防疫物資送到醫護人員手中。當日,無人機共運輸緊急醫療物資近20架次,總載重70kg。中國電科聯合順豐速運順利完成首次無人化應急運輸投送任務。該無人機接入了中國電科研發的智能無人運投管控系統,實現了無人化運力的統一調度指揮。

兵器工業集團參建的千尋位置發起“飛翼行動”,搭建無人機戰“疫”平台馳援一線。結合北斗高精度定位技術,無人機能夠執行厘米級精度的飛行,實現精准噴洒消毒、防疫巡檢喊話等功能。

移動化,也是此次戰“疫”的一大特色。各種移動的“黑科技”裝備,在方艙醫院的建設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2月3日晚,中國航天科工航天江南蘇州江南公司迅速調集9台套“移動醫院”裝備,馳援武漢15處會展場館的“方艙醫院”。據介紹,“移動醫院”裝備共涉及手術車、醫技車、通訊指揮車、水電油保障車、生活車、宿營車等近10種特種車輛,展開后就相當於一所二級甲等綜合醫院。

方艙醫院內部則採用了中國建材所屬北新建材自主研發的“魯班萬能板”全屋裝配系統,實現了環保耐污、即裝即住。2月12日,中國船舶集團所屬中船綠洲最新研制的移動式醫療垃圾焚燒方艙發往武漢,為徹底焚燒新型冠狀病毒醫療垃圾提供利器,每日可焚燒、無害化處理醫療垃圾5噸。

有“移動的N95口罩”之稱的負壓監護型救護車,能最大限度減少醫護人員與病人交叉感染。在接到國家的需求后,兵器裝備集團長安汽車旗下江鈴汽車股份迅速組織力量研發生產。1月29日第一輛負壓救護車下線。不談利潤,不計回報,目前百余輛負壓救護車已交付各地。

復工復產 穩住主業

眾所周知,2020年是中國航天極為關鍵的一年。載人空間站首飛、火星探測、“嫦娥五號”月面採樣返回等重大航天任務都將於年內實施。

航天戰線如何應對疫情帶來的沖擊?年度目標能否按時完成?此時,由中國航天科技集團有限公司抓總研制的長征五號B、長征七號甲、空間站核心艙、新一代載人飛船、新技術驗証六號衛星等裝備在春節前已經進場,負責發射、合練任務的試驗隊也在中國文昌航天發射場會師。同樣,在我國西南深山的西昌衛星發射中心,北斗三號衛星、長征三號甲等試驗隊也為緊張的任務而奮戰。

“即使沒有疫情的暴發,要完成2020年繁重的任務,形勢就相當嚴峻。疫情的出現,對我們來說,就更是難上加難。”航天科技集團801所發動機事業部部長劉昌國感嘆道。突如其來的疫情,給原本就高難度的航天發射任務,又增添了一道意料之外的考驗。

於是,航天人充分發揮嚴慎細實的一貫作風,迅速部署實施了一系列防疫措施,全力保障科研生產有序進行。文昌試驗隊1月22日就召開了首次安全專題會,部署了一系列防控措施:每天早晚測量體溫,建立隊員健康檔案﹔統籌安排集中進場,減少人員流動﹔組織包機、專車安排出行,並規律消毒﹔會議改為露天,參會人員佩戴口罩、間隔一米﹔取消食堂集體用餐,戴口罩打飯回宿舍吃……

受疫情影響,許多重要崗位隊員由於航班取消、隔離未滿等原因不能如期歸隊,多個管理、協調、技術等崗位出現空白。怎麼辦?許多隊員看在眼裡、急在心裡,一些隊員主動請纓,保証在完成好自己任務的同時,將這些額外的擔子一肩挑起。他們有人臨危受命,有人老驥伏櫪,有人獨自負責四個分系統,一個頂四卻毫無怨言……

“任何一個戰役輸了,都會抱憾終生。”正如航天科技集團六院7103廠5車間裝配二班班長程喜文所言,一定要同時打好疫情防控阻擊戰和科研生產攻堅戰,無論面對什麼困難或者考驗,都沒有理由后退,也不會后退,因為那顆想要努力工作的心,不允許他們輸掉這“兩個戰役”的任何一個。

2月20日,長征二號丁運載火箭在西昌一飛沖天,成功以一箭四星的方式將四顆新技術試驗衛星送入預定軌道,再一次展示了航天人的硬實力。短暫的歡慶過后,發射隊員們轉身又將奔赴下一個“戰場”……

作為大型科研生產型中央企業,航天科技集團“穩”字當頭,科學復工、高效備戰,成為中國核心創新力量戰“疫”的一個縮影。

在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疫”中,央企成為與疫情“短兵相接”的逆行者,以自己獨特專長的智慧和力量,貢獻了大國戰“疫”的科技擔當。

(責編:趙竹青、呂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