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期刊應堅守本真

2020年01月17日14:45  來源:經濟日報
 

近日,幾則新聞將關於“核心期刊”的討論推到了風口浪尖。繼核心期刊《冰川凍土》出現吹捧“導師崇高感”和“師娘優美感”的論文之后,又一核心期刊“不務正業”引發爭議。《銀行家》雜志的主編長期在行業專業核心期刊開設“父子集”專欄,刊發自己的書法和兒子的散文、詩歌等文章。有業內人士認為,這些只是期刊界學術腐敗的冰山一角。

核心期刊是期刊中學術水平較高的刊物,是學術評價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各類核心期刊基本都聘請國內外各學科領域的權威專家擔任學術顧問、編審等,很多核心期刊還採用嚴格的多輪匿名審稿制度,就是為了保証選用、刊發文章的科學性、嚴謹性和權威性。在國內外學界,有相當一批教學科研單位的人員在申請職稱、申報課題項目,科研機構或高等院校學科評估,甚至高校學生取得論文答辯資格等時,都會以在核心期刊上發表論文為重要衡量標尺。

然而,隨著以量化為主導的學術評價方式盛行,以及功利主義、實用主義等不良傾向對學術領域的滲透,學術期刊尤其是核心期刊亂象頻出。正如上述事件反映的,一些學術期刊編輯人員“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罔顧刊物宗旨,買賣版面、違規增刊等,利用期刊資源謀私利﹔一些高校科研人員利用自己的“人脈”和資源幫助子女發表文章,甚至毫不避諱親自帶著子女上陣,為其發展提供有競爭力的籌碼。

學術研究因其探索真知的目的,是一項十分嚴肅、認真的工作,有著嚴謹的學術規范和方法,學術期刊更是具有引領科研規范和前沿風向、衡量科研工作者學術水平的標杆作用,必須在公與私、規范與失范之間建立清晰的界限。我國在2000年12月份出台的《關於禁止收費約稿編印圖書和期刊的通知》,2002年2月1日起施行的《出版管理條例》以及2005年12月1日起施行的《期刊出版管理規定》,都作出了明確的禁止性規定,任何單位都不得“約稿收費”或“出賣、出租版面”。

因此,相關部門應加強監管,嚴格學術刊物尤其是核心期刊的批准出版、遴選等工作,對於經營者未能嚴格遵守相關法律法規的,可撤銷其刊號,建立核心期刊退出機制﹔還應遴選部分優秀學術刊物,給予相應獎勵,以此激勵更多學術期刊高質量發展。學術期刊自身應時刻牢記引領科研的本義,嚴格學術標准,堅決抵制亂象,探索經營管理體制改革,更好地創新發展、推動學術進步。科研人員也要及時調整功利主義等浮躁心態,以求真務實、探索真知為目標,自覺抵制學術投機等不良行為。

唯有各方都把科學性、嚴肅性放在第一位,讓學術期刊回歸引領學術的本真,核心期刊才能成為具有公信力的“公共產品”。

(責編:趙春曉、呂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