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條跨海隧道

海底蛟龍 橫亙碧波(新中國的“第一”·交通篇)

本報記者  鐘自煒

2019年10月12日08:42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廈門翔安隧道右線於2009年6月13日15時58分勝利貫通,相向開挖施工人員握手慶賀。
  李鸞漢攝

  2010年4月26日,中國大陸第一條海底隧道——廈門翔安海底隧道建成通車。

  過去,人們是這樣形容廈門翔安區的:“風頭水尾、土地貧瘠、交通閉塞。”島內外隻有廈門大橋和廈門海堤兩條通道,乘坐班車單程就要兩個多小時。廈門翔安海底隧道開通后,單程隻需要8分鐘。

  親歷者說          

  張建斌:廈門路橋工程投資發展有限公司總經理

  翔安隧道不僅是中國大陸第一條自主完成勘探、設計、施工的海底隧道,還是當今世界上最大斷面的鑽爆法海底公路隧道工程。

  諸多“第一”的背后,是建設者面臨的巨大考驗。“工程建設須穿越陸地、淺灘和海域三種地貌,地質條件復雜。”張建斌說。

  “在海底花崗岩層,風化深槽讓工程遭遇了最大的施工挑戰。”張建斌回憶。所謂風化深槽,就是海底岩層因風化作用形成的深坑,就像一隻嵌在岩石中的V形水缸。其豎直嵌入岩層,與海水相通,下半部裝滿了淤泥砂石,一旦施工不慎,就像在幾十米的海水下把隧道撕開了一個口子,整條隧道都有報廢的危險。“我們曾向風化深槽裡鑽了個探測孔,取出岩芯一看,竟是一攤混著海水的黃褐色爛泥。”

  工程技術人員沒有退縮,反復試驗論証后,設計出全斷面帷幕注漿新技術。“簡單來說,就是風化深槽前約5米修出一個平整面,在這個平面上鑽出200多個直達風化槽的小孔,通過這些小孔,注漿機將強力速干水泥注入風化槽,幾個小時后,前方風化槽的爛泥、碎石就板結成與岩石硬度相當的水泥塊,接下來鑽隧道就像是在一個巨大的岩石中鑿一個孔了。”張建斌介紹。

  新技術唯一的缺點就是速度慢。“130米的風化槽,整整花了20個月才完成。有時一天隻能挖掘十幾厘米。”張建斌說,這也成了名副其實“用手摳出來的世界難題”。

  

  參觀貼士          

  為紀念在翔安隧道建設中奮戰在一線的廣大農民工,廈門市在隧道五通端洞口設立了一座巍然聳立的花崗岩圓雕,為三名頭戴安全帽的建筑工人形象﹔並在隧道洞壁中設計了大型浮雕,再現了當時建設者緊張、驚險的奮戰場面。


  《 人民日報 》( 2019年10月12日 05 版)
(責編:喬雪峰、呂騫)

推薦閱讀

“海水稻”春播育秧時值春耕時節,三亞南繁種質資源材料陸續送到青島,正式拉開春播育秧工作的序幕。不同的是,這裡種上了“海水稻”。【詳細】

長征火箭 300次發射的背后 4月20日晚10時41分,長征三號乙運載火箭載著第四十四顆北斗導航衛星順利升空,完成了長三甲系列火箭的第100次發射﹔此前,長征系列運載火箭完成了第300次發射。【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