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裡長江第一橋

一橋跨南北 天塹變通途(新中國的“第一”·交通篇)

本報記者  范昊天

2019年10月12日08:42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武漢長江大橋鋼梁架設情景。
  資料圖片

  武漢鸚鵡洲長江大橋。
  影像中國

  1949年以前,武漢江面上沒有大橋可通行,京漢鐵路和粵漢鐵路之間運輸全部由往來於武昌和漢口的駁船和輪渡接轉。新中國成立前夕,李文驥、茅以升等橋梁專家聯名提議建設武漢長江大橋。新中國成立后,修建武漢長江大橋被列入第一個五年計劃重點工程項目。

  1955年7月,武漢長江大橋正式動工建設,兩年后勝利竣工通車。武漢長江大橋是新中國成立后在長江“天塹”上修建的第一座公鐵兩用橋梁,結束了我國不能修建深水基礎和大跨度橋梁的歷史,培育了一支技術過硬的“建橋大軍”。

  親歷者說              

  劉長元:87歲,原鐵道部大橋工程局副總工程師,武漢長江大橋的施工建設者之一

  “新中國成立前,武漢三鎮三足鼎立,相互之間來往很不方便。新中國一成立,當時的中央人民政府就指示鐵道部籌建武漢長江大橋。”劉長元是土生土長的武漢人,他對當時的情形記得很清楚。

  長江水深浪急,橋墩建設是要解決的首要技術難題。劉長元介紹,原本初步設計的施工方案是採用傳統的“氣壓沉箱法”:先將一個大沉箱沉入江底,充入高壓空氣排出江水,供工人下到江底直接施工。但由於橋址處流量大,流速急,地質情況復雜,這種方法隻能在枯水期進行,不僅對施工人員存在安全風險,而且會延誤工期。

  中國技術人員和蘇聯專家共同研究,開創“大型管柱鑽孔法”修建“管柱基礎”:先將空心管柱打入江底岩面上,再在岩面上鑽孔,在孔內澆筑混凝土建橋墩。“就像用鑽機將礦山鑽開一樣,過去都是在旱地施工,水上施工在國際上還沒有先例。”劉長元說。

  1956年,毛澤東同志在武漢視察時,游泳橫渡長江,見大橋初顯輪廓,揮筆寫下“一橋飛架南北,天塹變通途”的名句。一年后的10月15日,武漢長江大橋建成通車,整個武漢沸騰了。

  過了沒多久,漢陽建橋新村派出所時任所長王衛民卻煩惱起來。不少家庭新生孩子,都想取名叫“建橋”“漢橋”。盡管工作人員反復勸說,同年、同月、同名字太多,會給戶口管理造成很多麻煩。但那兩年,在建橋新村派出所登記的嬰兒中,仍有25個叫“建橋”,15個叫“漢橋”,8個叫“建成”。

  

  參觀貼士           

  武漢長江大橋是武漢的地標性建筑之一,公眾可從武昌岸黃鶴樓附近或漢陽岸龜山公園南門附近,通過引橋步行至公路橋面參觀﹔也可在兩岸橋頭堡乘坐電梯到達橋面后一覽江面美景。

  正在建設中的橋梁博物館,是中鐵大橋局投資建設的國內首家綜合性橋梁博物館,位於武漢市漢陽區四新大道上的中鐵大橋局橋梁科技大廈,由橋梁博物館室內館展陳及室外橋梁主題公園藝術項目組成。室內館由序廳、中國古代橋梁、中國近現代橋梁、世界橋梁博覽、橋梁科技發展、橋梁文化展示、建橋國家隊的光輝歷程、橋梁互動體驗等部分組成。

  版式設計:張丹峰


  《 人民日報 》( 2019年10月12日 05 版)
(責編:喬雪峰、呂騫)

推薦閱讀

“海水稻”春播育秧時值春耕時節,三亞南繁種質資源材料陸續送到青島,正式拉開春播育秧工作的序幕。不同的是,這裡種上了“海水稻”。【詳細】

長征火箭 300次發射的背后 4月20日晚10時41分,長征三號乙運載火箭載著第四十四顆北斗導航衛星順利升空,完成了長三甲系列火箭的第100次發射﹔此前,長征系列運載火箭完成了第300次發射。【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