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2019年上海最美科技工作者——

化學家丁奎嶺:從分子合成到人才“催化”

2019年07月19日14:40  來源:人民網
 

人民網上海7月19日電 “想做的事情還太多,但時間好像不夠多。所以,我特別期望青年一代能夠擔起責任,在科研路上走下去,為國家和社會創造價值。”摸著自己頭上的白發,丁奎嶺很是感慨。

15歲考上大學,29歲成為河南省最年輕的正教授,47歲當選中國科學院院士,52歲從中國科學院上海有機化學研究所所長任上轉型,成為上海交通大學主管本科生教學的常務副校長。從分子合成到人才培養,丁奎嶺覺得,這條路他雖是偶然走上來,卻是必然走下去。

陰差陽錯,97.5分的巧合

“我從事合成化學的研究,純屬偶然。”丁奎嶺說,“無非是高考數理化裡面化學最高,報化學專業最有優勢,所以就去了化學系。”

60年代出生於河南商丘永城的丁奎嶺,自小在農田裡摸爬滾打,對未來的最大期許不過是能吃上商品糧。他清楚地記得,廣播裡天天播報“原子彈研制成功、人造地球衛星上天、人工合成結晶牛胰島素”等讓當時的國人引以為自豪的科技成果,那應當是他與合成化學第一次“相逢不相識”的會面。

在鄭州大學化學系,丁奎嶺第一次系統性地接觸到了有機化學。整本《有機化學》教科書中充滿各式各樣的化學方程式,讓他印象深刻的,是其中唯一一個包含了中國人名字命名的“烏爾夫(Wolff)-凱惜納(Kishner)-黃鳴龍反應”。而黃鳴龍先生正是中科院院士(學部委員)、上海有機化學所的研究員。

如果說化學領域讓他心生向往,大學第一學期末的無機化學考試則像一座“裡程碑”,給了他從事化學事業的信心。在這次全年級120多人參加的考試中,丁奎嶺以97.5分位列第一。這個15歲的聰明少年從誤打誤撞到認定化學研究,從此在這條路上一走就是幾十年。

實驗室裡的丁奎嶺

初心不改,熱愛之下的堅持

也許丁奎嶺當初選擇化學系是懵懂、隨機的,但從大學時代起,他對化學的熱愛,卻是確定無疑、與日俱增的。為此,他頂著家裡人希望他能早點就業賺錢、緩解經濟負擔的壓力,堅持繼續求學,走上科研道路。

也是因為熱愛,1998年,已是大學正教授的丁奎嶺放棄已有的待遇條件,接受了中科院上海有機化學研究所提供的副研究員職位,並自此開始集中於手性催化反應和綠色化學研究。此后,他帶領的研究團隊在國際上首次提出了手性催化劑的“自負載”概念,對手性催化、超分子化學和材料領域的發展具有積極影響﹔他發明的一類獨特結構的手性催化劑為重要抗膽固醇藥物依折麥布的高效合成提供了一個全新工藝,相關專利轉讓給企業進一步轉移轉化﹔他基於雙金屬協同催化理念發展的手性催化劑技術,幫助企業大幅提高生產效率和產品純度、更加綠色和環保,目前已完成了千噸級技術的應用。此外,他還密切關注二氧化碳溫室氣體排放這一全球關注的問題,利用多年來在手性催化氫化方面積累的研究基礎,通過發展新型金屬有機催化劑,在溫和條件下實現了將二氧化碳轉化為精細化學品,為二氧化碳的資源化利用提供了全新的解決方案。

歷數履歷,盡是輝煌。但丁奎嶺坦言,每一個成果出來之前,都經歷過不計其數的失敗。手性催化研究一度熱門、后來轉冷,許多同行都改變了研究方向。作為堅持下來的一分子,丁奎嶺覺得,盡管自己的成就不算多,也並不一定能成為留在教科書上的經典,但是盡全力做了之后,它能帶來什麼已不太重要。

“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哪怕隻有一點點進展,你也會覺得很滿足。那種感受是任何金錢、物質都不可比擬的。”丁奎嶺笑道,“在我眼中,看著自己創造的分子就像情人眼裡出西施一樣,比如像中國結一樣的SKP分子,我就覺得它特別美。”

丁奎嶺教授發明的SKP手性配體分子結構

未來可期:“中國是青年科研工作者最好的舞台”

2018年,丁奎嶺從上海有機所所長調任上海交通大學分管本科教育的常務副校長,對這位已過知天命之年的科技工作者來說,意味著從催化分子合成邁向催化青年一代人才培養。這既是一次光榮的使命,也是一項艱巨的任務——“一切都還得從頭學起。”

在丁奎嶺眼中,中國未來的發展不可能再依靠大量廉價勞動力優勢,也不可能永無止境地過度開發資源,要成為世界強國,必須依托科技發展作為支撐。科技發展的核心在人才,人才培養是重中之重。在中科院上海有機所期間,丁奎嶺即使再忙,也從未離開過面向碩士生開設的物理有機化學課堂的三尺講台。加入上海交通大學不到一年,他已對學校本科生教育的情況做了多次調研,並提出了課程改革“擠水鑄金”的目標——擠掉“課程體系中的水分”,鑄造有價值的“金課”,讓人才培養中少一點“花拳繡腿”,多一點“真功夫”。他很希望,大學裡最具創新活力的優秀青年科學家能多為學生上課,“教學和科研並不是矛盾的,相反,二者可以相互促進。特別是為本科生上課,對於青年科學家進一步打牢知識基礎、開闊創新視野具有重要意義!”

“現在是中國科學技術發展最好的時期,現在的中國是做科學研究最好的地方,現在的中國更是對科技創新需求最為迫切的國家!”這是丁奎嶺常常挂在嘴邊的三句話。從科學研究轉型到人才培養,對於丁奎嶺來講,又是一個新的起點。歷史在發展,時代在變化,不變的是他對科學的熱愛和對人才的鐘愛,不變的是創新為民和教書育人的初心。丁奎嶺希望,年輕一代的科技工作者能充分把握時代機遇,認識到中國是當下科技發展最具潛力之地,是青年科研人才大有可為的最好舞台。(姜泓冰 林珺瑤)

(責編:袁勃)

推薦閱讀

“海水稻”春播育秧時值春耕時節,三亞南繁種質資源材料陸續送到青島,正式拉開春播育秧工作的序幕。不同的是,這裡種上了“海水稻”。【詳細】

長征火箭 300次發射的背后 4月20日晚10時41分,長征三號乙運載火箭載著第四十四顆北斗導航衛星順利升空,完成了長三甲系列火箭的第100次發射﹔此前,長征系列運載火箭完成了第300次發射。【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