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血當真能驗癌, 還只是“看上去很美”?

張 曄

2019年07月18日09:16  來源:科技日報
 

 

  幾年前,女版“喬布斯”伊麗莎白·霍姆斯憑借一項革命性的血液檢測技術——依靠一滴血就能進行兩百多項專業檢測,被眾人追捧。然而,好景不長,她的謊言很快被戳破,跌落神壇。

  2019年,“滴血驗癌”又進入了公眾視線。據《日本經濟新聞》近日報道,東麗株式會社將於2019年中向日本厚生勞動省遞交申請,請求批准生產和銷售通過一滴血液來早期檢查診斷多類癌症的試劑盒。

  這種檢測方法號稱隻用一滴血就能發現各種癌症。消息一出,再次引發眾人討論。莫非,這一次,忽悠了全美的“滴血驗癌”當真被日本實現了?這種檢測方法與目前體檢中常見的腫瘤標志物檢測又有什麼區別?

  驗血查癌隻能作為診療參考

  據日本亞經評論報道,日本跨國化工集團東麗工業株式會社研發出用一滴血就能檢測各種癌症的方法,如果制造許可獲批,患者預計隻需幾萬日元(1萬日元約合人民幣636元),就能一次檢測多種癌症,其准確率超過95%。

  如果順利獲批,試劑盒最快可於2020年上市。屆時,胰腺癌等多類癌症或可被早期診斷,而獲得及時干預治療。

  據報道,東麗的“一滴血驗癌”是基於基因檢測,利用血清中抽提的microRNA,通過量化microRNA的表達量組合作為檢測手段。microRNA是一類大小隻有18—25個鹼基的核糖核酸,通過外泌體釋放到血液中。

  研究表明,microRNA的表達量與多種因素呈明顯相關,包括對抗癌藥物的敏感性變化,腫瘤轉移、消失等病理變化性。因此,以microRNA作為診斷標志物有極大的優勢,其在腫瘤早期階段就已表現異常,隻需要對病人指尖採血,便可提前知曉是否患癌。

  即便如此,日本東麗研發的“滴血驗癌”技術,依舊逃不過被質疑的命運。首先,日本的滴血驗癌並未在專業雜志上有所披露。其次,“95%的准確率”讓人看了一頭霧水,通常,專業的醫學檢測中會使用“靈敏度”和“特異性”等專業名詞,而非准確率。第三,比其他檢測芯片高100倍的靈敏度也是一大疑點。“一滴血裡面含有的microDNA是極其微量的,我們臨床上用外周血做基因檢測一般都要抽到10毫升血。不斷放大檢測信號意味出錯率會更高。”江蘇省腫瘤醫院臨床腫瘤實驗中心主任、江蘇省抗癌協會秘書長吳建中告訴科技日報記者。

  “採用此類方法做癌症早診,要考慮特異性和靈敏度,而且檢測結果隻能作為輔助診斷的指標,疾病的判斷還需經過一系列相對應的輔助檢查,當然最終確診是依靠病理診斷。目前,在腫瘤的篩查方面血液檢查主要是檢測血液中的腫瘤標志物。”吳建中說。

  液體活檢不能代替組織活檢

  癌細胞在人體潛藏時間可達數年之久,許多人疏忽了身體發出的各種疾病信號,不以為然,等到去醫院做檢查時才發現錯過了最佳的治療時機。

  於是,有人提出設想,能否做個簡單的血檢,就可以查出潛伏的癌細胞?事實証明真的可以,液體活檢就可以做到。近年來,體檢中的腫瘤標志物檢測愈加普及,價格從幾百元到數千元不等。

  專家介紹,當細胞發生癌變但尚未形成病灶之前,就會在體液中出現腫瘤的標志物,包括microRNA(miRNA)、循環腫瘤DNA(ctDNA)、蛋白質、外泌體和循環腫瘤細胞(CTCs)。通過分析這些成分,醫生就可以對患者進行早期篩查、診斷並監測癌症的發展演變。

  我國在2016年批准了首個CTC檢測試劑盒,標志著液體活檢技術在中國正式用於臨床。諸多研究表明,這項技術在非小細胞肺癌、乳腺癌、食道癌、結直腸癌等多種癌症的診斷與輔助治療方面都有用武之地。

  但是,液體活檢並非萬能,它有明確的適用范圍:一般用在病發前和治療后尋找復發跡象,此時血液中腫瘤ctDNA的水平極其低。

  專家表示,外周血中腫瘤ctDNA隻佔外周血總ctDNA量的1%以下。另外,也並不是所有腫瘤細胞都會將突變的DNA釋放到血液中。據液體活檢公司Guardant Health發布的資料顯示,肝癌檢出率最高,約為92%,非小細胞肺癌89%,最低的膠質母細胞瘤檢出率隻有57%。這是血檢的最大的限制性硬傷之一。

  此外,液體活檢還面臨著其他挑戰,如DNA片段太小、半衰期短、來自正常DNA污染的風險,以及隨著治療效果顯現,腫瘤DNA比例會大幅度下降等等。有專家表示,臨床中液體活檢還沒有形成金標准,還不能完全代替組織活檢,甚至還不能完全作為一項診斷檢測手段。

  癌症早期檢測尚未投入商業化應用

  癌症不是突發的,它是一個長期的過程,“早發現、早診斷、早治療”一直被認為是提高癌症生存率,降低死亡率的關鍵所在。

  而常規體檢是面向健康人群開展一般性的檢查項目,不以篩查特定疾病為目的,往往缺乏針對性,因此通過常規體檢篩查出癌症的概率很低。

  因此,近年來世界各國都在投入巨資研發癌症早期檢測技術。

  由名古屋大學院工學研究科、九州大學先導物質化學研究所以及國立癌症研究中心的研究團隊,在2017年12月15日的《科學進展》(Science Advances)上發表建立基於microRNA檢測的通過1毫升尿液來檢測肺癌、前列腺癌等癌變的新技術。2018年1月18日,美國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的研究團隊在《科學》雜志上發表了對8種癌症的臨床診斷方案,通過對16個基因的突變以及對應表達的8種蛋白標記物進行檢測。2002年諾貝爾化學獎獲得者、島津制作所質量分析研究所所長田中耕一所帶團隊與國立長壽醫療研究中心在2018年2月1日《自然》(Nature)發文稱,建立了基於蛋白標記物通過微量血液(500微升)早期診斷老年痴呆症的技術。

  但是,截至目前,這些前沿的科學研究無一投入商業化應用。臨床上對癌症的篩查和檢測,仍然主要依靠傳統手段。

  “我們現在提倡防癌體檢,不同的年齡段、不同的人群要查不同的項目。我們建議50歲以上的人群,2—3年做一次防癌體檢。如腸癌篩查做腸鏡、肺癌篩查要做CT、女性兩癌篩查要做B超、宮頸涂片等。”吳建中說,防癌體檢不是簡單地查一次血,做一次心電圖,那樣解決不了問題。

  通常情況下,以下幾類癌症篩查具有重要意義。食管、胃、腸癌篩查可做胃腸鏡﹔肺癌可做低劑量CT檢查﹔肝癌可做彩超和甲胎蛋白檢測﹔乳腺癌可以靠自我檢查和乳房X光檢查﹔宮頸癌可通過巴氏檢驗﹔卵巢癌可做CA-125檢測﹔前列腺癌可做PSA檢測。

  吳建中算了一筆賬:“做一次防癌體檢的費用和癌症基因檢測的費用差不多,不如做一次真正的防癌體檢。”為此,他呼吁癌症要早診早治,這樣治愈的可能性更大。

(責編:趙竹青、呂騫)

推薦閱讀

“海水稻”春播育秧時值春耕時節,三亞南繁種質資源材料陸續送到青島,正式拉開春播育秧工作的序幕。不同的是,這裡種上了“海水稻”。【詳細】

長征火箭 300次發射的背后 4月20日晚10時41分,長征三號乙運載火箭載著第四十四顆北斗導航衛星順利升空,完成了長三甲系列火箭的第100次發射﹔此前,長征系列運載火箭完成了第300次發射。【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