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景和院士:醫學的本源應是人們彼此表達善意與關愛

劉婧婷

2019年03月04日13:53  來源:人民網-科技頻道
 

“醫學到底是什麼?它會發展到什麼程度,又將走向何處?”

在日前舉行的中國醫師協會第一屆醫學與文學高峰論壇上,郎景和這樣問道。

郎景和在作主題報告。主辦方供圖

郎景和是誰?他是中國工程院院士,也是一名從醫五十余年的婦產科醫生。

論壇上,他從自身經歷出發,作了題為《醫學的夢想與方向》的主題報告,給出了一份自己的答案。

醫學是什麼?

“醫學是不確定的科學”

醫學可以消滅一切疾病麼?郎景和說:“消滅一切疾病,這大概是一個不清醒的夢。每年都會出現一種新的疾病,科學家不知道該如何給它起名,病毒總會以新的方式向人類反扑,這個斗爭將無休止地進行。醫學需要人不斷追求,這個追求的過程幾乎無止境”。

針對臨床上存在的誤診現象,郎景和指出,門診確實會存在誤診,它更多的是一個檢查過程,很多需要住院進一步檢查與確認。千萬不要認為有包治百病的藥方。醫生不是什麼病都能治,什麼都能治大概就是什麼都不能治﹔如果有人說沒有任何副作用,那大概就是沒有什麼用。

面對醫學中的不確定性,郎景和鼓勵在場醫生,“作為醫生,一定要審慎實踐,小心前行,去擁抱不確定性,這才是醫生的責任所在。”

醫學又將走向何處?

“一名醫生要永遠走到病人床邊去”

未來的世界與醫學是什麼樣呢?郎景和認為:基因技術、蛋白質組學、基因組學、人工智能技術等,改變了人和人的關系、人和世界的關系、人和其他物種的關系。很多人患上了一種“錯失恐懼症” ,總在焦慮地擔心失去或錯過什麼,每隔幾分鐘就要看一次手機,這是被技術綁架了。

“如果,有一天人們進入醫院,無人分診台來指引病人,將其送入手術室,兩個機器人來給病人開刀。整個過程沒有醫生與護士,這不是醫院,而是機械加工廠或者機械修配廠。未來,一定是由人來操縱機器人”,郎景和說。

論壇現場,郎景和提出,社會性是醫學的基本性質。他引用林巧稚的話,“我們要永記,要永遠走到病人床邊去,做面對面的工作,單純地或僅僅依賴檢驗報告做醫生是危險的”。他說:“醫學的本源應是人們彼此表達善意與關愛。醫生與病人,應該是面對面交談,而不是沉默的技術。醫生和病人之間應是人與人的故事,而不是人與機器的故事。”

關於醫學人文再教育的重要性,郎景和認為,醫生要將醫學與文學結合起來,他鼓勵在場的醫生學文學、藝術與哲學等,“文學的情感、音樂的夢幻,詩歌的意境、書畫的神韻常常會給醫生疲憊的頭腦和枯燥的生活,帶來清醒和靈性。醫生隻講技術是不可行的,提升自身人文修養,關注患者,並給予他們人文關懷,才是自身職業精神、職業智慧與職業能力的展現。”  

(責編:劉婧婷、熊旭)

推薦閱讀

高福院士:消除疫苗疑慮需要科技“加碼” 25日,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舉行新聞發布會,針對近年來的疫苗事件,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表示,中國疫苗應該是世界上最好的疫苗之一,不要對疫苗失去信心。 【詳細】

個人電腦如何適應智能時代在智能時代扮演好新的生產力工具角色,個人電腦必須順應潮流,轉型升級為智能化設備,匹配5G和移動網絡的要求,才不會那麼快地成為計算機歷史上的過客。【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