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供熱要避免“高能低用”

2018年09月04日08:55  來源:科技日報
 

“除了特殊需要,燒煤也好,燒氣也好,都不是解決建筑供熱問題的正確方式,都是高能低用。”在8月底舉行的2018國際清潔取暖峰會暨工程應用展上,中國工程院院士、清華大學建筑節能研究中心主任江億認為,不能簡單地將電和熱等同。按照能質系數方法,一份電相當於四份熱。因此用一份電生成一份熱,實際是極大浪費。

在江億看來,低品位熱源應該成為建筑供熱的主導熱源。它的來源有兩個:一是熱電聯產的尾部閥氣余熱,二是高能耗工業生產過程排出來的低品位余熱。

我國每年用於供暖的耗能約佔總耗能的13%。尤其是北方地區冬季取暖多以燃煤為主,每年消耗煤炭1.5億多噸。與此同時,散煤燃燒帶來的污染排放物增加,成為北方地區冬季霧霾的主要來源之一,這也讓“去煤化”聲音愈演愈烈。

2017—2018年採暖季,北方地區集中推行清潔取暖,用“煤改氣”等替代燃煤供暖。這在為治理霧霾作出貢獻的同時,也帶來爭議。

中國工程院院士、清華大學原副校長倪維斗認為,氣確實是一種很好的能源。我國天然氣對外依存度現已接近40%。如此寶貴的天然氣資源,應用在更為合適的地方。如果把它不合適地利用,大量拿來採暖的話,有點暴殄天物。

他同時表示,由於環保問題,現在有點把煤“妖魔化”了。

“散煤高污染要制止,現在‘一刀切’地把煤搞掉也不是很好的方法。”倪維斗認為,我國的資源稟賦,決定了無論過去、現在還是將來,煤炭都是我國能源供給的主力軍。解決問題的根本辦法是更好地利用清潔煤。

生態環境部大氣環境管理司副巡視員吳險峰在致辭中也表示,清潔取暖要利用本地資源稟賦、基礎設施等條件,堅持因地制宜、多措並舉,合理確定改造技術路線,尤其是對於農村散煤要把好技術關,選擇可復制、可推廣的清潔取暖技術路線。避免路線選擇不當,進行二次改造。清潔取暖決不是簡單的去煤化,不是不要煤炭,而是鼓勵煤炭集中高效清潔利用。

根據十部委去年底共同發布的《北方地區冬季清潔取暖規劃(2017—2021)》,到2019年,北方地區清潔取暖率將達50%,替代散燒煤7400萬噸﹔到2021年,北方地區清潔取暖率將達70%,替代散燒煤1.5億噸。(陳 瑜)

(責編:劉黎(實習生)、熊旭)

推薦閱讀

“自來水”印刷技術解決報紙行業環保痛點“‘自來水’替代‘潤濕原液’,這是報紙印刷業的一次綠色革命。設備的改造,帶來了材料和印刷工藝的創新!”清華大學教授、中國塑料加工工業協會改性塑料專業委員會常務理事胡平2日對記者說。【詳細】

我國率先實現基於星光隨機數的貝爾不等式檢驗記者從中國科學技術大學獲悉,該校潘建偉教授及其同事等與中外科研單位合作,利用遙遠星體產生隨機數,實現同時關閉探測效率漏洞和定域性漏洞的貝爾不等式檢驗,向無漏洞的量子非定域性檢驗邁出重要一步。該成果日前以編輯推薦的形式在線發表於物理學學術期刊《物理評論快報》上。【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