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少奎:隻發了兩篇論文的水稻育種專家

2016年07月04日08:37  來源:科技日報
 

在華南農業大學,很多女老師被學生譽為“女神”,王少奎就是其中之一。她是華南農業大學農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1979年出生的她,是華農最年輕的博導之一,也是青年長江學者、省級“千百十人才培養工程”重點培養對象。

也許你很難想象,2012年6月,王少奎才從華南農業大學農學院博士畢業,2014年6月,她已作為學校高層次引進人才,回到華農工作。短短兩年,她是如何完成從學生到教授的華麗蛻變?

她說:“我現在能取得這樣的成績,是幸運的,感謝學校,感謝我的師長和家人,還有老天。”

她的同事、農學院朱海濤老師說:“她爽利、干練,從不拖拉,讀博士的時候,她在北京、廣州、海南三地奔波,經常為了趕時間,頂著大太陽在稻田裡待上一整天,那種辛苦,沒有下過田的人是不知道的。她現在取得的一切,都是她應得的。”

“在讀博之前,根本沒有見過水稻”

王少奎說,在來華農讀博士之前,根本沒有見過水稻。

如今,她卻已是一名水稻遺傳育種專家。

王少奎是山東煙台人,2004年碩士畢業后,她在西華師范大學教書。

工作了一段時間后,她發現自己的專業知識遠遠不夠,單純輕鬆的教書生活,也讓她懷念起學生時代科研工作的緊張充實,“當時還年輕,覺得應該再做些有挑戰有意義的事。”父母也鼓勵她,希望她能繼續學業。

因碩士階段研究植物育種,王少奎一直關注相關領域的研究動態。當時,中國水稻基因組精細測序完成,轟動一時。“水稻是我國最主要的糧食作物,如果能以水稻為研究對象,也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王少奎心想。2006年,她順利考入華南農業大學,師從水稻遺傳育種專家張桂權教授。

剛進來的時候,她很多東西都不懂。有一次做實驗,需要取水稻抽穗時期的樣品。稻穗還沒有抽出前,是緊緊包裹在葉子裡的。沒有經驗,根本判斷不出來。“我基本憑感覺拔,拔出來再看是否抽穗,不合適的就扔掉。”王少奎說。

田裡被拔得亂七八糟,一大片整飭的稻田裡,明顯有一塊光禿禿的,很難看。

導師張桂權幾乎天天要到田裡去,看到稻田就冒火了,把她批了一頓:“水稻也有生命,我們研究它,首先要對它有感情,要愛它。你這樣亂拔,可見都不愛它,怎麼能做好研究呢?”

這件事對王少奎觸動很深。她從張桂權老師身上學到的,不僅僅是知識,還有嚴格執著的科研精神,以及對科學的敬畏和尊重。“沒有導師就沒有今天的我”,王少奎一直心懷感激。

6年博士隻發了1篇論文

從2006年到2012年,這個博士學位,王少奎一讀就是6年。

其間,她生了女兒,休學一年。

很快,王少奎又投入到博士階段的研究中。2009年3月,因為院校的合作項目,她成為中科院遺傳與發育生物學研究所的客座博士,導師是傅向東教授。因為部分試驗田在海南,她開始了北京、廣州、海南三地奔波的日子。

張桂權這樣評價王少奎:“她好學、主動、有毅力。和丈夫孩子聚少離多,科研又辛苦,這些她都挺過來了,這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

博士5年級時她曾跟導師張桂權說,想盡快畢業,她入學時年紀比較大,中途又生了孩子,加上讀博期間脫產,各方面的壓力都很大。導師鼓勵她:“研究已經看到希望,堅持下來就有成功的可能。”王少奎選擇了堅持。

成功與否,就在一念之間。

一年后,她完成了博士論文,該論文先后被評為學校優秀博士畢業論文和廣東省優秀博士論文。2012年6月,世界著名遺傳學期刊《自然·遺傳學》(《Nature Genetics》)發表了她博士論文的主要成果。

英國《自然》雜志是世界上最負盛名和最權威的科學雜志之一,《自然·遺傳學》是《自然》系列雜志之一,發表國際遺傳學研究的最新發現和重大成果。

整整6年,王少奎隻發了這一篇論文,一鳴驚人。作為當事人,她卻說:“也沒有竊喜,就是水到渠成的感覺。一直在做的工作,一個逗號接一個逗號,到最后,終於可以劃上句號,告一段落了。”

“能進入這種傳承,我覺得很幸運”

博士畢業后,王少奎在中科院遺傳所做了2年博士后。2014年出站時,多所高校向她遞去了橄欖枝。

“很多學校給的條件,都比華農好。但我還是選擇回來了,這裡是我的母校,華農在水稻研究有悠久的歷史和深厚基礎,有丁穎先生和他傳承下來的學術傳統和精神。”

王少奎說起讀博期間接觸過的老師,如數家珍:“老師們都非常好。嚴小龍老師給我們上過課,他那種儒雅的風度,令人神往。庄楚雄老師的選修課最熱門,好多同學都選不上,我也是,隻有去旁聽。剛剛來的時候,什麼都不懂,是曾瑞珍老師帶著我去水稻田裡,手把手教我認識水稻的性狀。劉向東老師數十年研究水稻多倍體,真正能耐得住寂寞,守得住清貧,非常讓人敬佩。”

王少奎是以教授、博士生導師的身份引進到學校農學院的,跟學生時代仰慕的大師們一起工作,王少奎說自己“很幸運”,也換了一個角度看待他們的成就:學生時代看到的只是光環,現在能真正理解他們的付出。她總是記得,有時候晚上加班到10點准備回家時,還看到劉耀光老師的辦公室亮著燈。“劉老師已經取得那麼高的學術成就了,還這麼努力,我們又該怎樣呢?”

2015年7月,王少奎又一篇論文在《自然·遺傳學》上發表,她的研究中確定了一個在不影響作物產量的情況下控制水稻性狀和質地的新基因GW7。該論文獲得美國康奈爾大學水稻遺傳學家Susan McCouch的高度評價:“水稻育種界一直有這麼一個瓶頸——我們已經能夠提高水稻的產量或品質,但從來沒能夠同時提高這兩者……該研究成果有助於培育出既好吃又便宜的大米。”

欒鑫是張桂權2014級的博士,也是王少奎的師弟,他說:“師姐非常刻苦,其實很多人不願意干田裡的活,她卻不會。夏季稻收獲的時節正是天氣最熱的時候,她會連續在田裡待幾個小時,有時候沒有穿水鞋,挽挽褲腿就下去了,我們男生都做不到。她在科研上要求很嚴格,在生活中卻對我們非常照顧。”

朱海濤老師說:“每次和她在田裡取樣品,要是先做完了,她都會問我需不需要幫忙。”

“女科學家是個偽概念”

現在生活安定下來了,每天她也要接送女兒上下學,“生活很規律,朝八晚六”,王少奎看似普通的生活節奏裡,卻有著不普通的充實:中午從不午休,一直工作,晚上陪女兒做作業、看書后,會看文獻、備課,在家裡從不閑著。忙起來的時候,她也會在實驗室待到很晚才回去。

“時間安排好就行了”王少奎對目前的狀態是比較滿意的,“要知足,才會快樂﹔知不足,才會追求更美好的。”

當問及作為一個女性,在科研上跟男性相比有什麼不一樣時,王少奎認為,這是個偽概念。在其他工作上也好,男的不一定有優勢,女的也不一定有劣勢,這跟投入的時間有關系。女性總是把更多的時間和精力花在孩子和家庭上,如果時間安排得好,又有家裡人支持,是完全可以做得很好的。

一路走來,王少奎心懷感恩,總是說自己很幸運,她身上有種雲淡風輕的氣質,卻又那麼執著認真。

在她心裡,無論榮譽得失,都是過去了,生活工作永遠是向前走。未來,她希望認真對待每一個學生,上好每一次課,做好每一個實驗,爭取在分子設計育種方面取得進展。

“凡事認真,就能得到出乎意料的結果。如果糊弄過去,就很難有所得。”

這麼多年來,她一直這麼做,也還將繼續這麼做。(作者:謝韓 單位:華南農業大學) 

(責編:魏艷、馬麗)

推薦閱讀

白春禮:把黨治國理政成功經驗作為科技創新的行動指南 2016年6月30日上午,中國科學院在京舉行紀念建黨九十五周年表彰大會。中科院黨組書記、院長白春禮出席並發表講話。白春禮要求中科院各級黨組織和廣大共產黨員,把黨治國理政的成功經驗作為推動科技創新的行動指南,在推進“四個率先”目標的創新實踐中勇於擔當歷史使命,做出應有貢獻。【詳細】

6月“科學流言榜”發布 吃素不得心腦血管病列榜首 六月“科學流言榜”今天發布,“吃素不得心腦血管病”位列榜首。“每月科學流言榜”由北京市科學技術協會、北京地區網站聯合辟謠平台、北京科技記者編輯協會共同發布,得到中國科普作家協會科技傳播專業委員會、中國晚報科學編輯記者學會、上海科技傳播協會的支持。【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