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科技

中國岩畫:藏在深山待人識

溫新紅

2015年07月17日08:34    來源:《中國科學報》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中國岩畫:藏在深山待人識

  內蒙古陰山岩刻:岩刻分布於整個陰山山脈,面積逾2萬平方公裡,約有5萬余幅岩刻作品。時代從舊石器晚期到清代晚期,內容涉及游牧、狩獵、居住、戰爭、祭祀、舞蹈等,是一部刻在石頭上的百科全書。(圖為陰山岩刻《群虎圖》)

  廣西花山岩畫:反映了戰國至東漢時期壯族先民駱越人舉行巫術活動的場景,面積約8000多平方米,是目前世界上規模最大的古代涂繪類岩畫之一。岩石以赤鐵礦和動物膠、血混合調制的顏料繪制,呈紅色。(圖為寧明花山岩畫)

  “中國岩畫的遺存數量可進入世界前10位。”中國岩畫學會會長王建平告訴記者,遺憾的是,全世界已有36處岩畫類遺產入選世界文化遺產名錄,而中國還沒有一處岩畫進入該名錄。

  或許這一狀況明年能得到改變,因為廣西花山岩畫已成為中國2016年申報世界文化遺產項目之一。

  岩畫是古人類彩繪或鑿刻、研磨於山崖岩石上的藝術作品,記載的是古人類的生產生活,遍布於世界140多個國家和地區。

  “岩畫封存著遠古時期的記憶,刻錄著人類歷史的發展軌跡,同時也留下了許多重大的謎題。它產生於人類發明文字之前,既是人類早期社會的百科全書,也是人類文化的根。”今年恰逢中國岩畫研究保護一百周年,在王建平看來,讓更多人了解中國岩畫就顯得更為必要和迫切了。

  因此,就有了這樣一場引人注目的展覽——亙古天書·2015中國岩畫展暨中國岩畫研究保護一百周年紀念活動,由中國岩畫學會主辦、廣西壯族自治區崇左市人民政府協辦,在首都博物館展出,從7月初開始,為期兩個月。

  首秀:“一網打盡”中國岩畫

  “這是首次規范意義上的中國岩畫展。”王建平告訴記者,所謂規范,就是達到岩畫展的基本功能、基本效果,既有觀賞價值,又能向大眾普及知識。“這樣的展覽對岩畫來說是第一次,我們也沒有經驗,在摸索中進行。”

  中國岩畫研究保護見於史籍的始於近代。1915年,嶺南大學教授黃仲琴率隊對福建華安汰溪仙字潭石刻進行了調查並發表了《汰溪古文》,被認為是中國近代研究和保護岩畫的開端。

  “中國是世界上岩畫最豐富的國家之一,事實上,也是最早發現和記載岩畫的國家。中國岩畫發現於公元前5世紀的戰國時期,在《韓非子》和《山海經》《水經注》等著作裡都記載了岩畫,較1627年瑞典發現岩畫早了2000多年。”王建平說。

  目前中國岩畫分布於國內28個省市區的120多個縣域中,有1226個岩畫片區。

  為辦好這次中國岩畫的首秀,同時做好中國岩畫一百周年這個主題,中國岩畫學會在一年前就開始准備。此次展覽將中國各地岩畫“一網打盡”,包括黑龍江、內蒙古、新疆、寧夏、甘肅、青海等十多個省、市、自治區的北方系統岩畫,分布於西藏、雲南、廣西、貴州、四川等七個省市區西南系統岩畫,分布於浙江、江蘇等六個省區的東南沿海系統岩畫以及分布於安徽、江西、河南等幾個省區的中原系統岩畫。

  “相關的省、市、自治區博物館給予大力支持,提供了岩畫的實物文物、拓片、復制品等展品展物。”王建平介紹,因為岩畫是不可移動文物,這次展覽的80%是文物,經典岩畫中沒有文物的用復制品展示,加深人們對岩畫的認識。

  現狀:保護與距離

  王建平告訴記者,在岩畫研究中,中國岩畫既有與世界岩畫共同的問題,也有自己的問題。

  “岩畫遺存的保護是一個世界性的話題。”王建平說,通過幾代人的努力,在國家和地方政府、相關組織的保護下,中國大量岩畫遺存得以保留。但是,隨著氣候條件、環境條件的變化,如山體滑坡、泥石流等自然災害,造成諸多岩畫消失。而工業污染的酸雨現象,使得大量岩畫遺存脫落殆盡。

  王建平舉了幾個例子。岩畫基岩的脫落對岩畫有根本性破壞,廣西花山岩畫基岩脫落的延伸速度還在加大﹔賀蘭山岩畫則遭到來自自然與人為的雙重破壞﹔內蒙古磴口縣是石器時代岩刻較為集中且容量巨大的核心區,這裡多處岩刻點的山石破碎,岩刻本體瀕臨消失,等等。

  中國岩畫研究保護工作晚了近300年,因此與國際岩畫研究有一定的差距。“中國岩畫研究和數據庫檔案建設,規范性、科學性、系統性較弱。”王建平說。

  國際上很多國家的岩畫調查有專門調查的方法和技術規程,而中國岩畫調查統計一般是由岩畫的涉及人來做的,如美術專業的從美術學的角度記錄,歷史學專業的從歷史學角度記錄,文物專業的從文物考古學角度記錄等。而岩畫數據庫建立則是由某個部門、某個地區作調查。另外,中國岩畫學沒有學科制,即沒有成體系,造成了岩畫的調查檔案保存缺乏標准。

  “不過,這並不是說我們對岩畫無所作為,事實上,國家及各級政府投入了大量資金,堅持數年進行保護。”王建平表示,岩畫進入了第一批文物保護單位,到現在有25%的岩畫進入國家、省市、縣級三級文保名單﹔在進行大型文物普查時,對岩畫作了大范圍的關注和普查,積累了一定的數據﹔國內已有幾所大學設立岩畫研究和人才培養中心。

  對於重大岩畫的遺存地,國家和地方政府以雙向結合的投入進行保護,比如花山岩畫投入達到1億多元,“國外也沒有這麼大的資金量投入保護一個地方的岩畫的。”王建平說,而像內蒙古的陰山岩刻遺址核心區域、江蘇連雲港將軍崖岩畫遺址等採取了視頻監控或者建立遺址博物館﹔寧夏賀蘭山建了遺址公園,展示和旅游相結合等等。

  未來:改寫中國岩畫地位

  “在世界范圍內,關於岩畫的研究正在成為熱門課題。”王建平說,世界岩畫有三個大難題,除了岩畫的保護,還有岩畫的解讀及岩畫的斷代。因為年代久遠,岩畫解讀是一個巨大的難題,能在多大范圍破譯很難說清楚。

  近些年,隨著科學技術發展,岩畫的斷代受到更大的關注。“全世界99%的岩畫不能確定是哪個年代,隻有1%作了嚴格的判斷。”王建平說,岩畫斷代的難點在於其作畫於山涯或石洞崖壁之上,很少能有地層學考古學的支撐,除了彩繪型岩畫可以找到樣本用碳14的方法測年之外,鑿磨型岩畫幾乎沒有其他可以借鑒的科學方法判斷。目前鑿磨型岩畫斷代按照傳統的考古學類比方法,根據岩畫的畫面內容和造型風格與出土文物進行對比來推斷外,有些新的科技手段斷代方法,如熱釋法、微腐蝕法還在探索中。

  2003年起,王建平開始作岩畫研究,他最初接觸的是陰山岩刻,岩刻類也是岩畫斷代難點中的難點。“陰山岩刻的作畫方式有敲鑿法和磨刻法,即用石頭鑿石頭、用石頭磨石頭作成的畫。石頭上留下了很重很明顯的痕跡,但印記隨著時間的變化,石頭也在變化,不能用微生物或者化學的方法去檢驗。”王建平說,他們隻能另辟新徑。

  6年前,王建平帶領一個6個人的團隊,開始用“光學色度比對法”作斷代,即根據光學色度差異原理,通過數碼攝影技術與計算機色度分析軟件的結合,按照岩石表面色度變化規律,計算出岩石表面刻畫痕跡的不同年代。

  他們在陰山體系作了大量樣本,為陰山岩畫作了斷代分析。這一岩刻斷代的方法於2013年12月18日獲得國家知識產權局頒發的發明專利証書。“這也是世界上首次給岩畫研究頒發專利。”王建平稱。

  也是這年,王建平得到老一輩岩畫研究專家學者及相關部門的支持,發起成立了中國岩畫學會,“世界岩畫人直到上世紀80年代末才認識到中國岩畫。”王建平表示,這是因為中國岩畫宣傳的力度小,時間短,范圍小。

  “現在,陰山岩刻、賀蘭山岩畫也分別列入了中國申遺的預備名錄項目。”王建平對中國岩畫有很多期待,希望借助一百周年的契機,首先引發國人對岩畫的重視,使不被人知的狀態,逐步得以轉變﹔讓岩畫在世界文化遺產上改寫零的現狀﹔還要呼吁全社會保護和認知岩畫,從而達到口口相傳,具備科學的態度和方式,對岩畫和環境進行綜合治理。

(責編:許景(實習生)、趙竹青)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