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科技

全球防控埃博拉進入“下半場”

2014年10月24日09:01    來源:《中國科學報》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全球防控埃博拉進入“下半場”

蔣志海制圖

10月17日,美國一名女子當天早晨在五角大樓停車場出現嘔吐症狀。因嘔吐是埃博拉患者的發病症狀之一,當局出於預防埃博拉病毒的考慮立即關閉大樓入口並封鎖停車場。經詳細調查后,警報得以解除。不過,這起“埃博拉疑雲”一度引起轟動。

10月20日,因發燒在浙江寧波一家醫院留院觀察的尼日利亞籍男子解除留觀。然而,盡管“從留觀情況和相關檢查看,這位患者應該連疑似都算不上”,但網絡上仍出現了不少類似“寧波出現國內首例埃博拉患者”的謠言。

以上兩則消息引起極大的關注,折射出民眾對埃博拉疫情的焦慮和不安。這也恰恰說明,當人們開始警覺埃博拉病毒會不會全球流行的時候才如夢方醒:埃博拉絕非“野蠻人的瘟疫”——至少它帶來的恐慌已經遍及世界各個角落。

已經輸掉的“上半場”

人們的這種恐慌不無道理。在埃博拉疫情重災區——幾內亞、塞拉利昂、利比裡亞,疫情正處於失控的邊緣。世界銀行行長金鏞日前接受媒體採訪時警告稱,由於各國協作不力,“我們正在輸掉這場(對抗埃博拉的)戰役”。

世界銀行第12任行長金墉是韓裔美籍醫學專家,他對埃博拉疫情局勢的閱讀絕不僅僅停留在經濟層面。金鏞呼吁,全球各國應共同努力遏制埃博拉病毒蔓延,如果其他國家不能切實切斷傳染鏈,這一病毒有可能繼續從幾內亞、塞拉利昂和利比裡亞向外擴散。

正在塞拉利昂參與抗擊埃博拉的中國疾控中心副主任、中國科學院院士高福10月19日、23日通過語音聊天工具接受了《中國科學報》記者的採訪,在他看來,如果把防控埃博拉疫情比作一場足球比賽的話,我們已經輸掉了“上半場”。

“按照我們的想象,‘前半場’要把埃博拉消滅在萌芽狀態,或者至少堵在非洲(不擴散),現在看來沒有堵住。”高福說,“在輸掉‘上半場’后,(金鏞)這樣說有警醒作用,對下一步防控有意義。”

國家“千人計劃”學者、復旦大學基礎醫學院教授姜世勃和副教授陸路在接受《中國科學報》記者採訪時說,在與埃博拉疫情的對抗中,各國協作不力的情況也確實存在,例如非洲三國邊界人口流動頻繁、政府無法有效關閉口岸,非盟和國際社會向疫區提供的生活物資配給不力導致有些疫區無法形成有效隔離等等,都加速了疫情蔓延。

此外,上述專家表示,由於埃博拉病毒需要在P4(生物安全4級)這樣高級別的生物安全實驗室才能開展活病毒的研究,因此限制了對其藥物及疫苗的研發。

“從科研角度來說,各國在科學領域的重視與協同合作還是積極的,也獲得了一些重要的進展,但我個人認為在科學領域,這場戰斗才剛剛打響。”姜世勃說。

“下半場”挑戰重重

盡管美歐已出現感染病例,但“下半場”的主戰場仍然在西非。在塞拉利昂,高福真切地感受到了要贏得“下半場”的挑戰性。

“沒有執行力。”他告訴記者,“就算是世界衛生組織、各國疾控部門包括我們給他們制定了正確的應對措施,但現實條件卻掣肘疫區國家去有效地執行。塞拉利昂這個貧弱小國在面對來勢洶洶的埃博拉疫情時,隻能用“無能為力”四個字來形容。

“沒有執行力包括缺醫少藥、缺必要的交通運輸工具,救護車、運尸車、摩托車等,缺檢測儀器設備﹔然后還缺人,社區沒有具有相應的公共衛生背景的醫護人員。我們去社區調研,發現了病人,診斷出來人沒地方去,死亡病例的尸體運不走,當地宗教還有下葬時觸摸死者的習俗。”高福說。

感染接觸跟蹤,是應對埃博拉的基石之一。公共衛生工作者會觀察曾與感染者有過接觸的人21天(埃博拉最長潛伏期),以便確認這些人沒有任何埃博拉感染跡象。如果有人出現症狀,就會被送到隔離區進一步觀察,確保他們不會再傳染給其他人。

過去,這個方法十分有效。它成功遏制了此前歷史上每一場已知的埃博拉暴發。然而,利比裡亞、塞拉利昂和幾內亞這三個國家,每國都有數以千計的感染者,接觸追蹤變得不可能做到。

“我訪問過他們的基層,想把病人在社區隔離,但是隔離條件非常差,缺水缺食物,隔離起來的患者就跑了。”高福說,目前在塞拉利昂社區,很多措施落實不了。

“包括WHO等組織、各個國家都是喊得多,真正能把措施落實到位,特別是落實到社區防控埃博拉,根據我在塞拉利昂掌握的情況,根本沒有。”高福說,要贏得對埃博拉疫情“下半場”的勝利,必須靠全世界的重視,“傳染病無國界,各國都要行動起來”。

此次埃博拉疫情給人們的另一大挑戰是,醫生、護士和醫院的員工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被感染、死去。據WHO報道,截至9月下旬的數據,已經有384名醫務工作者感染了病毒,其中186人死亡。醫生、護士的高感染率和死亡率,帶來了更嚴重的長尾效應。

高福告訴記者:“醫務人員短缺,中國人民解放軍三○一醫院在這邊運作一個留觀中心,培訓當地人應對疫情。因為我們知道這種病的發作機制,培訓出合格的醫護人員是沒問題的,可是這(醫務人員高感染率)使得我們要花很長時間。”

姜世勃、陸路認為,目前在西非前線起主力作用的醫護人員是無國界醫生組織和各國支援的醫療隊。若醫護人員仍不斷感染,並且出現高死亡率,那麼可能使各國或組織對支援醫療隊的動員及派遣難度加大﹔同時,各國的醫務工作者很可能成為埃博拉病毒跨國甚至跨洲傳播的主要原因之一,從而帶來更可怕的擴散。因此,做好醫務工作者的保護及救治,降低感染率和死亡率是非常急迫的任務。

埃博拉流入中國“只是時間問題”?

美國東北大學MOBS實驗室的研究院,運用專門的計算機模型,結合最新的埃博拉病毒傳播路徑、國際航班飛行數據、病毒的潛伏時間、病毒感染人數和死亡率等作為研究因子,計算出10月底埃博拉病毒擴散至其他國家的幾率。中國列在最有可能遭埃博拉病毒襲擊的前三十位國家中的第16位。並預測,中國可能會在10月底出現埃博拉病例。

對此,高福認為,隻要埃博拉疫情在非洲得不到控制,我國與非洲的貿易、旅游、留學生交流等還在開展,埃博拉病毒流入中國只是個時間問題。

“所以我們必須高度警惕,必須有正確認識,這也是為什麼黨和政府決定派我們來非洲抗擊埃博拉,除了中非人民友誼之外,也是為我們自己抗擊埃博拉。傳染病無國界,一定要清醒認識這一點。”

“全球化背景下越是開放的國家越容易受到傳染病侵襲,我國與非洲諸國有密切的交流和合作,因此輸入性病例的風險是有的。至於是不是10月底不好說,我覺得元旦或春節期間回國人員增多,可能會加大風險。”姜世勃說。

陸路認為,相信在經歷了非典和H7N9禽流感的“戰斗”后,即使在10月底出現了感染病例,我國也有能力有效控制疫情。

姜世勃和陸路建議,我國應在主要大都市的周邊地區(即人口密度較低,但交通方便)盡快建立類似於2003年非典期間建立的小湯山醫院,並對未來將要在這些醫院工作的醫護人員進行嚴格地訓練,一旦發現確認或疑似埃博拉病例,應立即進行收治或隔離。

美國公共衛生機構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專家也認為,中國在防控SARS方面的經驗對於埃博拉防控工作有著積極意義,且民眾也更傾向於配合相關機構的防控工作。同時,他還建議從行為經濟學的角度,在出入境口岸可以提供免費的體溫計給疫區來的旅客以提高監測管理的效率。

心懷希望的理由

面對日益嚴峻的形勢,我們還有哪些理由對疫情好轉抱有希望?

在疫情“久攻不下”的這段日子裡,頻有類似“埃博拉病毒已變異”“傳播途徑有變化”的流言傳出,《中國科學報》記者就此向高福及相關專家求証,給出的答案均為:盡管埃博拉病毒為易變的RNA病毒,但目前尚無証據表明該病毒已出現變異或產生新的傳播途徑。

姜世勃和陸路認為,埃博拉病毒傳播途徑、潛伏期等還沒有顯著改變,因此追蹤、隔離、治療仍是可行的手段﹔同時由於已擁有准確的檢測和救治手段,目前在公共衛生體系健全的國家大規模暴發的風險仍不大。

此外,上述專家指出,此次疫情也促使疫苗和藥物的研發進度大大加快,世衛組織預計2015年將會有疫苗或藥物投入疫區,這將有效地控制甚至消滅疫情。

“‘下半場’哨子一響,如果全世界不僅僅在說,而是在做,把非洲的疫情控制住,把出現在美國、西班牙的個別病例壓制住。‘下半場’是可以取得勝利的——只是我們要把精兵強將都派上場。”高福說,“按照美國CDC的估計,明年1月份可能會出現轉折,不過這取決於各國行動的落實,如果執行力跟得上,應該沒問題。”

(責編:郭方園(實習生)、趙竹青)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