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頻道神十專題
人民網>>科技

科學認識中藥“毒性”

2013年06月14日16:01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 字號

  在山西省運城市中醫醫院,一名藥劑員正在為患者配中藥。

  閆鑫攝(資料照片)  

  有毒中藥往往具有獨特療效,其毒性成分就是其藥效成分。中醫歷來推崇“以毒攻毒”理論,有毒中藥治療沉?大疾

  附子,歷代醫家及本草著作皆言 “有毒”、“有大毒”。 2000多年前的《神農本草經》將附子列為“多毒,不可久服”之“下”藥。現代研究表明,附子含有烏頭鹼、中烏頭鹼、次烏頭鹼等毒性成分。

  已故全國名老中醫李可善用附子,有毒的附子成了救命藥。他認為,“附子為強心主將,其毒性正是起死回生藥救之所在。”

  一名65歲男性患者,心肌擴大,不能平臥,呼吸難以接續,面色灰暗,手冷過肘,足冷過膝,汗出如油,舌紅光無苔,脈浮虛大而數(260次/分),血壓已測不出,氣息奄奄,危在旦夕。李可連開三劑藥:第一劑藥中附子200克,病勢未轉﹔二劑時附子加至400克,稍穩定﹔第三劑附子加至500克,病勢開始趨緩,四肢轉溫,脈亦變緩(90次/分),血壓160/70毫米汞柱,調理1周后出院。

  “是藥三分毒,無毒不入藥”,中醫對中藥的毒性早有認識。《神農本草經》就將中藥分為上、中、下品。《中國藥典》2010版收錄常用中藥材和飲片,包括有毒中藥73種,大毒性品種10種。

  中醫歷來推崇“以毒攻毒”理論,即以有毒中藥治療沉?大疾。唐代王冰也說:“辟邪安正,唯毒乃能,以其能然,故謂之毒藥。”明代名醫張景岳認為:“藥以治病,因毒為能”。有毒中藥往往具有獨特療效,其毒性成分就是其藥效成分, 如現在已得到世界公認的治療白血病的砷制劑、治療重症肌無力的馬錢子、治療類風濕性關節炎的雷公藤等。

  中華中醫藥學會風濕病專業分會主任委員、國家藥典委員王承德說,有毒中藥才是好中藥,非一般平淡藥能取代。砒霜、附子、麝香、川烏、大黃、雄黃、朱砂、馬錢子等,能力挽狂瀾,攻克頑疾,運用得當,每獲奇效。從某種意義上說,越是有毒的藥,越是有效的藥,越是好藥。

  在中醫裡,“毒”性指藥物的偏性,用藥物的偏性來糾正人體的偏性。治療疾病的實質是祛除致病因素,調整人體機能。根據藥性的峻猛程度,亦即大毒、常毒、小毒、無毒之分,決定方藥的輕重、大小。特別是作用猛烈的藥物,使用時更宜恰到好處,以除病而不傷正為度,最大限度地保存正氣,消除病邪,收到良好的療效。

  王承德指出,中藥有毒物質可分為兩種情況:一是有毒成分為非有效成分,如半夏、白果、蒼耳子等都含有無治療作用的有毒成分,把它們去掉可以防止中毒﹔二是有毒成分便是有效成分,即以其毒性來治療疾病。馬錢子的番木鱉鹼、巴豆中的巴豆油等既是有毒成分,也是有效成分,如將其去掉則藥效喪失,若使用生藥又會引起中毒,隻有降低其有毒物質的含量以減少毒性,保持一定的藥效。因此,有毒的藥物用之得當可以防治疾病,用之不當則會中毒。他認為,“藥”與“毒”是對立統一的。中藥毒藥既有對人體不利的一面,也有治療疾病的一面。正確把握和認識中藥毒性,無疑對臨床安全用藥有所裨益。

  有毒中藥的毒副作用,通過炮制或配伍來減輕或消除。辨証用藥既能提高療效,又能減輕毒性。如不辨証用藥,無毒中藥也會產生毒副反應

  中藥臨床使用一般有3種方法減毒增效:一是炮制減毒。通過特殊的炮制工藝,降低或消除中藥的毒性﹔二是中藥配伍減毒。在中醫臨床上,不是單用其中一味藥,而是多種藥物聯合作用,實現減毒增效﹔三是有毒中藥按處方藥管理。凡有毒的中藥,在遴選過程中都不會劃入到非處方藥物中,此類藥物一定要在醫生的指導下使用。

  中藥經過炮制能降低或消除毒性,保留藥理活性,增強療效。馬錢子用於祛風定痛、舒筋活絡,未炮制前含有生物鹼士的寧,含量最高,毒性最大。經砂燙和油炸炮制后,總生物鹼含量相比分別下降7.9%和8.4%,其毒性下降48.5%和52.2%。

  王承德說,有毒中藥經過炮制可消減有毒成分的含量,破壞或改變其有毒成分的化學結構,與特定的炮制輔料起解毒作用,破壞共存?的活力,防止其?解作用等。可見,規范炮制有解毒、減毒、制毒和增效的作用。

  有毒中藥的毒副作用,可通過恰當的配伍來減輕或消除。中藥方由多味中藥組成,配伍講究“君、臣、佐、使,生克制化”,或增強藥效,或制約毒性,實現療效最好、最安全。

  王承德介紹,藥理研究証明,附子、干姜、甘草組成的四逆湯,其毒性大大低於附子單用。如十棗湯用大棗來緩和甘遂、大戟、芫花的毒性。毒性中藥應用重視配伍,提倡“若有毒宜制”,通過藥物之間的配伍來制其毒性。

  中國中醫科學院柳長華研究員表示,毒性的中藥不會單獨使用,而是與其他味藥配伍,保証復方藥在發揮總體療效的同時,將其中單味藥可能產生的毒性降到最低。

  合理久煎、減毒存效,是諸多醫家應用有毒中藥的可靠經驗。經較長時間煎煮,有毒成分被揮發或水解而減低,有效成分仍可保留發揮治療效用。細辛有毒成分為揮發油中所含的黃樟醚,有效成分為揮發油中所含的甲基丁香酚。實驗表明,細辛經煎30分鐘后,煎汁中還保存一定量的有效成分甲基丁香酚,而有毒成分黃樟醚的含量則大大下降,不足以引起毒害。

  有毒中藥的應用要從小劑量開始,逐漸加大劑量,並且中病即止,不可過服。如朱砂用量從0.2克開始,之后逐漸加量,但最大劑量不應超過1克,而且不能過久或持續服用。

  王承德指出,有毒中藥安全范圍窄,常用量小,稍有不慎即可導致中毒,因而對其劑量要嚴格控制。既要限制每次用藥的劑量,還要限制用藥時間,把握用藥的總劑量,防止藥物在體內蓄積中毒。患者出現中毒反應立即停藥,並採取相應的解毒措施。

  他強調,辨証用藥既能提高療效,又能減輕毒性。如不辨証用藥,無毒中藥也會產生毒副反應。辨証施治包含辨病、辨証、辨人、辨地域、辨時間、辨民族,做到明其利而用之,知其弊而制之,揚長避短,如此用藥可達最佳效果。

  中西醫屬於不同的醫學體系,不能用西藥的安全標准評價中藥。應積極引進毒理學先進技術和手段,建立符合中醫藥特點的毒性評價體系

  近年來,中藥“有毒”風波頻頻發生。其主要原因在於,中西醫屬於不同的醫學體系,很多人用西藥的安全標准評價中藥。中藥究竟有毒沒毒,始終說不清、道不明。

  有的專家提出,中藥企業必須加強基礎性研究和藥品上市后再評價,拿出可信服的科學數據。企業是藥品的第一負責人,應對產品投資進行研究、通過動物試驗、臨床試驗,拿出數據証明產品的有效性、安全性。

  持不同觀點的專家認為,中藥的藥理和毒理研究不能借用化學藥品的方法思路,中藥多種成分共同發揮作用,安全性研究具有特殊性,毒理學研究需要大量驗証工作。再加上中藥企業資金投入巨大,大多數企業負擔不起。

  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2012年統計顯示,西藥不良反應率佔81.6%,中藥佔17.1%。從數據來看,中藥不良反應發生率低於西藥。錢忠直說,從臨床看,中藥的不良反應發生率遠遠低於西藥,並且嚴重不良反應較少。

  事實上,我國有關部門一直對中藥實施嚴格監管。在中藥新藥注冊管理方面,已經制定中藥安全性評價指南,並建立覆蓋全國范圍的藥品不良反應監測網絡,重點研究建立適合中藥特點的安全性評價方法及其質量控制標准。

  錢忠直強調,藥品“有毒”的結論必須有大量嚴格規范的臨床報告,由國家藥典委員會專家研究。得出結論后,再向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報告,其他機構沒有資格隨便發布一個藥品“有毒”的結論。

  中國中醫科學院研究員葉祖光認為,中藥成分的復雜性、有效成分的模糊性、配伍的整體性,增加了人們對中藥毒性研究和認知的難度。他建議,在中藥安全性評價中,應積極引進毒理學先進技術和手段,建立符合中醫藥特點的毒性評價體系。

  中國中藥協會副會長張世臣介紹,中藥毒性研究應另辟蹊徑,取其精華,去其糟粕。以砒霜為例,砒霜是一種無味的白色粉末, 化學名為三氧化二砷, 100毫克就可致人死地。這味在古代常被用於“謀財害命”的毒藥,現在是治療白血病的良藥。1999年在我國上市, 2000年獲得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認証。

  王承德認為,運用重金屬類中藥防治疾病,中醫臨床一直沿用至今。尤其是在一些疑難病症的治療上更有獨到之處,引起國際醫藥界的廣泛關注。所以,中藥毒性研發不應受西醫束縛。(王君平)

(責編:席旭(實習)、趙竹青)

相關專題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推薦

資料庫

我和神十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