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藥“有毒”是誤讀:歐美用食品標准來管中藥--科技--人民網
人民網>>科技

中藥“有毒”是誤讀:歐美用食品標准來管中藥

本報記者 王君平

2013年06月07日08:26    來源: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人民圖片

  1

  中藥重金屬超標是個老話題。海外消費者對中藥存在誤解,西醫理念和中醫理念不一致

  最近,中藥重金屬超標問題引起了人們的廣泛關注。實際上,這在中藥領域是個老話題。盤點這些所謂“超標”事件,一個最為鮮明的特點是:出口轉內銷。境外市場發現超標毒中藥,經媒體報道后在國內形成軒然大波。

  香港衛生署發布公告稱,一批同仁堂健體五補丸被檢測出汞含量超標,另外兩款產品牛黃千金散及小兒至寶丸的朱砂成分含量超標。

  朱砂所含“汞”和水銀之“汞”是兩回事,此“汞”非彼“汞”。國家藥典委員會首席專家錢忠直教授認為,汞對人體的毒性,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它的存在形式,而朱砂的主要成分為硫化汞(HgS),是典型的共價鍵化合物,化學性質穩定,溶解度極小,甚至不溶於鹽酸和硝酸,難以在胃中分解被人體吸收進入體內。因此,對朱砂和含朱砂中成藥的毒性評價,不能簡單套用“汞”的毒性數據來進行折算,應區分藥物中含有的是什麼形態和價態的汞。將汞毒性套在朱砂身上,是不符合化學原理的。

  在此事件之前,華潤三九集團生產的治療偏頭疼中藥正天丸在英國被認為可能含有毒性,因為正天丸中含有烏頭草,這是一種曾被古希臘人視為“毒藥之王”的藥草,可能對心臟或者神經系統有毒性。

  華潤三九集團相關人員表示,正天丸說明書中披露的處方包含的附片為附子的炮制品。附子是毛茛科植物烏頭的子根加工品,而烏頭為毛茛科植物烏頭的母根,附子與烏頭入藥部位不同。因此,經過炮制后,附子所含烏頭類生物鹼毒性大大降低。

  漢森制藥旗下拳頭產品四磨湯被曝出含致癌物檳榔。原因是國外2003年有一篇文章,列出檳榔、煙草等118種致癌物質。文章對東南亞、馬來西亞、泰國、印度進行了流行病學調查,調查顯示長時間咀嚼檳榔的人口腔癌發病率要高一些,結論說長期咀嚼檳榔可能誘發口腔癌。

  “嚼檳榔”與“檳榔入藥”有根本區別,此檳榔非彼檳榔。中國工程院院士李連達總結出幾點“不一樣”:一是所用原料部位不一樣。“嚼檳榔”所用檳榔是“幼果”,而藥用檳榔使用成熟的果仁。二是炮制加工不一樣。“嚼檳榔”用石灰水浸泡,再加上鹼性、刺激性很強易引起口腔黏膜損傷。中藥檳榔則須經炮制、加工、提取、除雜,有明顯的解毒作用。三是入口方式不一樣。“嚼檳榔”有的人一嚼幾個小時,而中藥檳榔是湯劑口服,不會長時間刺激口腔黏膜。四是用量不一樣。“嚼檳榔”沒有限時,屬於大量、無限制的使用。而中藥用檳榔一天一般是3—5克。

  中國中藥協會會長房書亭認為,中藥有毒主要是海外消費者對中藥存在誤解,西醫理念和中醫理念不一致。如果單純地把它們作為一個化學分子看待,那藥就成了害人的毒藥﹔如果當作一個有機整體看待,它就是治病的良藥。

  2

  中藥之害在醫不在藥。中藥臨床是否安全的關鍵,不在於自身是否有毒性,而是在於臨床能否合理應用

  “龍膽瀉肝丸事件”始於上個世紀90年代至本世紀初。由於外國人不懂中醫藥、不按中醫理論辨証,給病人長期使用含馬兜鈴酸的中藥減肥致使一些人腎臟受損。一些西方國家媒體借機大肆炒作,最終多達70余種中藥材遭到株連,釀成了“馬兜鈴酸事件”。

  中國中醫科學院中藥研究所研究員梁愛華指出,在國內,中藥是遵中醫理論、辨証施治,出問題較少。國外用法不同,沒有在中醫理論指導下使用,出現問題是正常的。不能在國外一出問題,遭到禁用,國內就覺得問題不得了。中西藥都有不良反應,關鍵是要合理使用。

  “臨床中,我從未發現一例患兒因使用朱砂或含有朱砂的中成藥出現不良反應。”北京東直門中醫院兒科教授徐榮謙說,朱砂在臨床上主要用於危、急、重病症。

  中醫最著名的、用於急救的“成藥三寶”安宮牛黃丸、局方至寶丸、紫雪丹的配方中都含有朱砂。鳳凰衛視主持人劉海若在英國被西醫宣布為腦死亡,回國採用中醫治療后,竟然又可以說話、走路了。治療過程中,起重要作用的就是安宮牛黃丸。

  古人說:“藥之害在醫不在藥”。離開中醫的整體觀,不懂辨証論治和君臣佐使,亂用或濫用中藥,就容易出問題。誠如清代醫家徐靈胎所言:“雖甘草、人參,誤用致害,皆毒藥之類也。”古來亦有“醫不三世,不服其藥”之說,意指中醫如果沒有深厚的中醫藥知識,不服其藥。

  全國政協委員王承德說,中藥有毒與無毒,關鍵是能否對証治療。隻要對証治療,有毒的也安全。不對証治療的,無毒的也有毒。他希望正確認識中藥的毒性問題。

  中國中醫科學院柳長華研究員指出,朱砂等含汞中藥引發毒性反應的主要原因,是錯誤地將含汞藥物作為保健藥物,超量、超時使用。中醫服藥講究“中病即止”,“有病病受之,無病體受之”,隻要在醫生指導下,按照安全劑量、用藥時間服用,就不會引發毒性反應。

  北京市中醫局有關負責人表示,含重金屬等礦物如朱砂、自然銅、石膏等入藥是中醫的傳統,《神農本草經》就有記載。經過數千年的臨床實踐,許多老專家臨床上應用礦物藥治療病症,常能起到一般藥物所沒有的積極作用,所以,含重金屬礦物藥是中醫藥特色和優勢的組成部分。實際上,中藥臨床是否安全的關鍵不在於自身是否有毒性,而是在於臨床能否合理應用。很多毒性藥,隻要應用得當,通過復方配伍和辨証論治,就能在臨床上起到很好的治療作用。

  “實際上,毒性不僅僅存在於中藥與中成藥身上,許多西藥也存在對人體臟器的損傷作用。比如使用慶大霉素就存在致聾危險與腎損傷的危險,但是在科學用藥、保証劑量的前提下,多數藥品的毒副作用對人體不構成威脅。”梁愛華說。

  錢忠直強調,是藥三分毒。所有的藥上市批准,找不到一個百分之百安全的藥。吃藥一點風險都沒有,這樣的藥是找不到的。而醫生根據經驗指導患者服藥,就可以有效地規避藥品風險。

  3

  歐美國家採用食品標准檢測中藥。所謂中藥“超標”事件,其實是因標准不同、測量方法不同而導致的評價差異

  很多國家和地區,包括香港、東南亞國家、日本在內,對於中藥重金屬的限量標准,採用的是食品標准。特別是在歐美國家,並不承認中藥是藥。中藥是以食品、保健品等名義出口的,歐美國家採用的是食品標准對中藥進行檢測。

  錢忠直指出,藥品並不像食品一樣大量地、經常地食用,是短期內在醫生的指導下限量服用。藥品重金屬的含量,不能簡單地用食品的標准來代替,隻能是參考。

  王承德認為,用食品標准來管中藥,限制含重金屬中藥的使用,導致中醫大夫不敢使用,許多有特色的中醫治療方法失傳,大大降低了中醫的治療效果。

  李連達不無擔心地說,這個有毒應該禁用,那個有毒應該禁用,沒完沒了,如果這樣搞下去,什麼中藥都不能用了。這不僅僅是一個品種、一味藥的問題,而是關系到整個中醫藥事業的發展。

  梁愛華說,國際上以某一單一成分是否有毒,來判定中藥藥材是否有毒,這是欠科學的。

  所謂中藥“超標”事件,其實是因標准不同、測量方法不同而導致的評價差異。當朱砂做成中成藥時,測定其中有毒的游離可溶性汞,目前國際上採用的方法均是消解破壞法,其結果是,在破壞和消除了有機物干擾的同時,不溶性的朱砂(HgS)分解成了有毒的Hg2+、Hg+。測定的物質和人們服用的物質不是同一種形態。所以,會得出中成藥汞超標幾十倍、幾百倍的報告結論。

  柳長華認為,中藥講究用藥性治病,而西藥根據成分治病。中西醫之間存在很大差別,用西醫標准來評價中醫,本身就是對中醫的不尊重。化學測汞採用的是原子吸收法,檢測出的是朱砂中所有汞成分,而不僅是游離汞。因此,以此指責中藥有毒是不合理的。

  錢忠直介紹,含朱砂中成藥安全性質量控制的一個關鍵問題,就是要建立能夠選擇性測定不同形態和價態汞的方法。這個課題國家藥典委員會正委托上海藥檢所在研究,有望在2015年版中國藥典中收載。

  推動中藥質量評價體系研究,已成為我國中藥產業發展面臨的重要課題。錢忠直指出,藥品重金屬限量標准是一項全新的工作,應在保証安全的前提下,綜合考慮資源的有效性等多方面因素,不斷積累數據,最后形成科學的限量標准。


  《 人民日報 》( 2013年06月07日 19 版)

(責編:趙竹青、馬麗)

相關專題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