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泊擴張:納木錯湖水上哪去了--科技--人民網
人民網>>科技

湖泊擴張:納木錯湖水上哪去了

2013年05月02日09:10        手機看新聞

  專家認為:湖泊擴張已成事實,地下滲漏只是假設,個中謎團有待証實

  最近,經多年的水量平衡研究后,中科院青藏高原研究所研究員周石?發現了一個有趣的問題:西藏最大的內陸湖——納木錯湖水量收支嚴重不平衡,收入遠大於支出。但是,納木錯湖沒有地上出口,這多出來的水到哪兒去了?

  “長高”的青藏高原湖泊

  不同時期遙感圖像資料對比研究顯示,青藏高原內陸地區的一些封閉湖泊最近40年來湖面有所擴大。納木錯湖就是其中一個。20世紀70年代,納木錯湖面積為1941平方公裡,現在湖泊面積已擴大到2017平方公裡。

  該站站長康世昌研究員告訴記者,2005年,中科院青藏高原研究所納木錯綜合觀測站建站后,科研人員在納木錯湖流域內常年開展氣象、冰川融水、河川徑流、蒸發和湖泊水位觀測,目的是認識納木錯湖泊水量平衡的過程,即湖泊變化的原因。

  無獨有偶,每年都去青藏高原進行湖泊考察的中科院地球化學研究所研究員李世杰也有類似發現:位於藏北高原腹地的封閉湖泊茲格塘錯,2002年還處於不斷萎縮中﹔2006年當他故地重游時,4年前扎過帳篷的湖岸階地竟被完全淹沒。測量發現,茲格塘錯的湖面水位上升了1.8米。

  據報道,僅西藏那曲地區中西部的6個縣(區),就有十余個湖泊湖面出現明顯擴張,近16萬畝草場被淹沒。

  這些數字的變化並不僅僅體現在科學研究上,它已經嚴重影響了當地農牧民的生活。湖水越過湖岸,向四周的優質草場蔓延,多處牧民的房屋和畜圈被淹,呈愈演愈烈趨勢。

  “這絕不是淹沒一些草場那麼簡單。”科學家希望將青藏高原湖泊面積擴大的成因乃至水量平衡及水循環的過程一一弄個明白。

  不翼而飛的水量

  青藏高原湖泊多達1500多個,約佔全國湖泊總面積的49.5%,是地球上海拔最高、數量最多和面積最大的高原內陸湖區。

  “在青藏高原上,並不是所有的湖泊都在擴張。”康世昌介紹說,據遙感資料顯示,最近十年喜馬拉雅山北坡一帶的湖泊一直在萎縮,如佩古錯﹔而在青藏高原內陸即念青唐古拉以北地區的湖泊基本都是擴張的。

  康世昌認為,降水量增大、蒸發量減少,是湖泊擴張的主要原因。氣象資料顯示,1998年起青藏高原的降水量就開始增多﹔同時,大氣雲層的覆蓋度也不斷增加,使得湖面的蒸發量降低。

  實際上,青藏高原湖泊的變化不僅受制於降水的補給,也與冰川聯系密切。納木錯就受到念青唐古拉山脈許多冰川的補給。

  中科院青藏高原研究所研究員朱立平曾撰文指出,在納木錯湖近年來增加的水量中,冰川融水佔了較大比重。他們發現,雖然大氣降水對納木錯湖泊總水量的補給佔有絕對地位,但冰川加速消融才是納木錯湖面快速擴大的主導因素。

  那麼,多了這麼多水,就漲了這麼多嗎?周石?通過多年的水量平衡研究發現,納木錯湖水量收支嚴重不平衡,收入遠大於支出。以2008年5月∼10月為例,納木錯湖水收入(降水量、徑流量)比支出(蒸發量、上漲量)多了800∼1200毫米。

  待証實的科學問題

  “差這麼多,肯定不能用誤差來解釋。”於是,周石?提出了一個大膽的推測:納木錯湖存在地下滲漏。

  周石?說,由於湖泊沒有地上出口,這種不平衡隻能解釋為地下滲漏。據估算,滲漏速率為每秒120∼190立方米,相當於每天5∼8毫米的湖面深度。“這相當於西藏一條大河的流量了。”他推測滲漏可能是由於湖底斷層產生的。

  周石?等關於西藏納木錯湖水量平衡的文章近日發表在英文雜志《水文學期刊》上。

  “這一發現對於青藏高原水文水資源和水環境研究具有重要意義,因為目前已有的相關研究大都認為封閉湖泊無地下滲漏。”康世昌說。

  其實,幾年前,河海大學教授陳建生就曾提出青藏高原存在地下水深循環的假設。陳建生認為,西藏內流區每年有超過500億立方米的冰雪融水滲漏到了中國北方鄂爾多斯、華北平原與內蒙古高原一帶,渭河、涇河、洛河、汾河等幾十條河流與湖泊都有青藏高原滲漏水的補給。

  不過,目前這些都還只是推測。“要完全証實太難了。”周石?堅信實地觀測得到的研究結果“站得住腳”,但他同時坦言,還有一系列問題值得思考,諸如:滲漏水的去向如何?高原地下水存在何種循環特征?給環境帶來怎樣的影響?

  “要真正認識天然湖泊的水循環過程,不是靠遙感就能做出來的,尤其水量平衡研究需要更多的實地監測。”康世昌認為,在納木錯建設台站,進行全方位的地表過程和環境監測,其意義深遠而重大。

  據了解,除了繼續在納木錯湖進行水文觀測外,研究人員還打算利用同位素等地球化學証據來追尋那些“走失”的水。(陸琦)

  來源:《中國科學報》

(責編:袁博(實習)、趙竹青)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