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沙漠冒出幾座綠色生態小城--科技--人民網
人民網>>科技

 一批“生態文明”倡議者打造實踐樣本 

美國沙漠冒出幾座綠色生態小城

本報駐美國記者  張  ?

2013年05月02日08:17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阿科桑底典型的“瓷穹頂”生態建筑,能最大限度地利用自然能量。 
  本報記者 張 ?攝

  在克萊蒙“朝聖地”社區的有機菜園,一位園藝社團的志願者正在澆水。
  本報記者 張 ?攝

  沙漠上的生態建筑實驗城市——阿科桑底。
  本報記者 張 ?攝

  全球正面臨著資源約束趨緊、環境污染嚴重、生態系統退化的嚴峻形勢,“生態文明”建設也因此成為世界性課題。

  在美國加州克萊蒙等幾座小城,聚集著一批“生態文明” 的倡議者和實踐者。他們不僅親自實踐低耗能的生活方式,還倡導生態建筑、后現代農業,提倡建設綠色城市和打造生態經濟。

  本報記者近日走訪了這些小城和這些先行者,了解他們的“生態文明”理念與實踐。

       

  打造綠色GDP

  第一個提出“綠色國內生產總值(綠色GDP)”概念的西方學者小約翰·柯布博士是著名后現代思想家、生態經濟學家,美國過程研究中心主任。88歲高齡的柯布博士精神矍鑠、思想活躍,和夫人居住在加州小城克萊蒙著名老年人社區“朝聖地”一間面積不大的一居室公寓中。

  克萊蒙地處洛杉磯市區以東30英裡的聖加布裡埃爾山脈腳下,百年前還是寸草難生的沙漠,如今這座不到3萬人的小城,有兩萬多棵樹,被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評為全美宜居城市第五名。城市核心區有7所高校,因而得名“博士和樹的城市”。克萊蒙一直秉承建設可持續發展城市的理念,倡導綠色經濟,開展綠色產業。克萊蒙市長納斯阿裡告訴記者:“在我們這裡,樹比博士還重要。”

  名為“Cherp”的房屋節能改造項目就是克萊蒙綠色經濟的代表。“Cherp”的負責人德文·哈特曼對本報記者說,在美國,建筑物消耗了所有能源使用量的48%,建筑物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佔總排放量的44%。要建設可持續發展社會,就要做好建筑的節能減排。幾年前,他與人合伙成立了“Cherp”這個社區組織,專門從事房屋的環保改造工程,提高能源利用率。

  在柯布博士居住的“朝聖地”社區,居民都自覺踐行綠色、環保的生活方式。許多居民購買環保型汽車,並改進自家電器來減少碳排放。在過去一年中,社區用水量減少了50%。

  柯布非常看重節能,直到記者走進他的家門,才把客廳的燈打開。柯布說,幾十年來,經濟增長的衡量尺度是國民生產總值(GNP)和國內生產總值(GDP),過於關注經濟活動, 而忽略了GDP的增加並不意味著經濟狀況改善,尤其不能反映生態環境變化。GDP指數顯示不出自然資源的減少、環境污染的惡化,相反,資源消耗越快,GDP等經濟指數還可能更好看。

  柯布告訴記者,他1969年就開始注意到西方的生態危機,並在研究中把自己的“過程哲學”與生態問題聯系起來。多年來,柯布對西方尤其是美國所走的現代化發展道路一直持堅定的批評態度。他認為,一方面,現代化強調個人主義至上,認為“幸福生活”就是佔有財產和擴大消費,導致整個資本主義社會的“金錢崇拜”﹔另一方面,建立在殖民和掠奪基礎上的西方式現代化導致資源過度開採、自然環境惡化,所奉行的主流經濟學的原則忽視了自然世界,給全球生態造成惡果。

  “要使人類的發展真正可持續,就必須超越西方老路,走一條后現代的發展之路。”柯布說,他曾經有個著名的說法,“生態文明的希望在中國”。“中國政府宣布了建設生態文明的目標,中國正在運用GDP之外更實際的標准來衡量社會發展。這為從以增長為導向的經濟轉向以尋求人民的可持續福祉的經濟提供了可能。”

  柯布表示,“中國前段時間發生的霧霾、水污染是一個警示,能幫助中國全面評估城市化的代價與后果。中國應該避免美國的主流城市化模式。從可持續性原則出發,我個人傾向於中國的中小型城市與后現代農業並舉發展。”

  今天,美國乃至一些發展中國家的大城市,面積龐大、人口眾多、交通繁忙,食物、水、能源都要依靠外部大量供給,城市中人與人的關系也日益冷漠。柯布認為,目前石油和天然氣正在急劇減少,這對所有城市而言幾乎都將是一場災難,取暖、冷氣、照明、城市交通、工業生產以及商品進口等都會受到極大的影響,以大城市為主的城市化顯然是不可持續的。

  柯布稱,較之大城市,中小城市更具有可持續性。一個幾萬人規模的城市就可以滿足城市化環境所需要的各種設施,而且食物和資源可以相對自給自足。另外,可持續的中小城市需要有可持續的農業做支撐。這意味著,要鼓勵生態農業,絕不能以污染環境與土地為代價。

  “小城市要可持續發展,需要有足夠多的公共設施為所有居民服務,讓居民無需過多成本即可獲得教育、健康、交通和社會生活,縮小貧富差距,促進社會和諧。”柯布說。

              

  生態農業 節能環保

  建立在機械化和化學化這兩大支柱上的農業現代化,是工業化了的農業,傳統的農業生產已經被濫用化肥、農藥、轉基因技術所代替。

  居住在克萊蒙的著名生態農業學家、后現代農業先驅弗羅伊登博格博士表示:“現代農業雖然暫時解決了65億人的吃飯問題,卻導致土壤被侵蝕、土地鹽鹼化以及農村貧困等問題。現代農業雖然支撐著城市和經濟發展,卻高度依賴礦物能源,導致生態被破壞。”  

  弗羅伊登博格管理著一小片生態菜園,一些當地園藝社團的老人在這裡從事澆水、育苗等勞動。菜園裡種著生菜、卷心菜、蘿卜、橘子等蔬果,以及一些盆栽花卉,都是用有機方式種植,不使用任何化學合成的農藥、肥料、除草劑和生長調節劑等。弗羅伊登博格在菜園裡捧起一把泥土對記者說:“土壤是‘鮮活的生命有機體’,裡面有各種微生物、微量元素、昆虫與植物的根莖。”

  弗羅伊登博格認為,現代農業興起后,隻為那些利用機械、石油化學制品,在大片土地上進行耕作的少數人帶來了財富﹔而上百萬的貧窮農民不得不遷居到世界各地的城市來尋找生計。他說:“現代農業的問題是人們隻考慮每畝地上作物的產量。在過去的80年間,大量的化肥、除草劑和殺虫劑,對土壤、水源和生態造成了很大程度的破壞。”

  后現代農業是建立在環境的可持續性理論上的,既要滿足當前需要,又不損害滿足后代需要的能力。與資源投入大、盲目追求產量的現代農業不同,后現代農業追求的目標包括:盡可能少耗費能源和水、認識和尊重土壤的潛力、保持土壤和農場中的生物多樣性、使用生物能與太陽能等。后現代農業的目標是最小的能源投入和最小的環境損失。

  弗羅伊登博格說,中國可以考慮嘗試后現代農業發展模式,以實現生態文明與社會可持續發展。發展后現代的“務農文化”,建設一個由受過良好教育的農民組成的社會公正、生態健康的農村。中國人口眾多,如果數億農民大規模擠向大城市,由此造成的社會和生態影響無法估量。不過,他也表示,怎樣設計中國的后現代農業還沒有答案,這需要依靠中國的研究和中國農民的創造。建設后現代農村,還要把城市的好處帶到農村去,提供住房、教育、醫療、通訊、電力等配套設施。

      

  健康生活 自給自足

  很多都市人都有回歸田園牧歌式生活的向往。在南加州的帕薩迪納市,尤勒斯·德威斯一家就把這種向往變成了現實。在一座建筑面積139平方米、花園面積363平方米的普通美國住宅裡,德威斯和子女在房前屋后建起了一個有機都市園圃,靠在城裡務農生活。

  上世紀70年代美國出現環保主義思潮,德威斯深受《寂靜的春天》等著作影響,決定回歸土地,選擇一種簡單、自然、自給自足的生活方式,尋找內心的自由和寧靜。他認為,現代美國人所熱衷的消費主義生活方式,是不可持續的,物欲束縛了人性的自由,更對自然環境造成嚴重破壞。

  1984年,他帶著家人遷居到南加州帕薩迪納市,利用房前屋后的地開出了家庭菜園。

  記者在德威斯家看到,幾乎每一寸空間都被利用起來了,前院、后院,甚至車庫通向外面的過道,都種植著各種各樣的蔬菜和水果。后院還飼養了幾隻雞鴨、兩隻羊和一窩蜜蜂。這個迷你的都市菜園每年能產五六千公斤果蔬,2000多個雞蛋,10到20公斤蜂蜜,除滿足德威斯一家生活所需之外,剩余的還可以賣給附近的飯店。

  化學品和添加劑是德威斯一家堅決抵制的。德威斯拿起菜園裡一片被虫子咬了幾個小洞的菜葉給記者看,“這就是純天然的証明”,他開玩笑道。家裡使用的香皂、洗發水等也是天然產品,可以在土壤中自然分解。

  德威斯向記者介紹,日常生活中,他們一家絕不買不需要的東西,必要的家具和衣服也來自二手商店。他們總共有3輛柴油車,燃燒的柴油是自己用搜集來的廢棄食用油制造的,比普通柴油更清潔環保,技術是德威斯和兒子上網自學的。實在不能自己制造的,他們就盡量節約或者循環使用。

  德威斯說,自己有個計劃,就是找一片土地,和一些志同道合的人住在一起,形成一個村庄,大家一起踐行健康環保、自給自足的生活。

  這種“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生活不完全是烏托邦,已經有不少人對德威斯的計劃表達了興趣。人們和諧地住在“雞犬相聞”、“阡陌交通”的村子裡,進行著與美國現代化都市生活與現代化農業生產不一樣的實踐。

(責編:趙竹青、林露)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