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RS十年:從“遭遇戰”到“持久戰”--科技--人民網
人民網>>科技

SARS十年:從“遭遇戰”到“持久戰”

2013年04月15日07:57        手機看新聞

  如果說人類與SARS的交鋒是一場“遭遇戰”,那麼此后的十年裡,人類與流感的交鋒就是一場“持久戰”。冠狀病毒家族重組的花樣層出不窮,要將病毒溯源、傳播途徑、有效治療藥物和疫苗、感染的臨床救治逐一研究透徹,並建立起一套完善的疾控防治體系,並不能一蹴而就。

  “對突發性呼吸系統傳染病的病原發現及傳染途徑,我國和國際上的研究取得了長足的進展,在發展有效的藥物及疫苗上取得了長足的進步。”4月12日在廣州召開的抗擊非典十周年學術研討會上,中國工程院院士鐘南山連用了兩個“長足”形容十年之成績。與此同時,他也指出,近期發生的H7N9禽流感再次對我們的應對能力提出了挑戰。

  新病毒發現關口前移

  SARS十年之際,大自然又出了道多少有點棘手的考題,再次考驗人類的應對能力。

  “最近幾個月發現的新冠狀病毒及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毒,是病人發生不明原因的流感樣症狀合並肺炎,臨床醫生在抗生素治療無效的基礎上提高警覺,尋找出的新病毒感染源,前后一共20多天。而SARS是經過4個多月才發現病原。”鐘南山說。

  鐘南山據此認為,現在我國發現新病毒的關口已大大前移。

  “越來越多的証據說明,近期的H7N9禽流感是由禽類感染到人,這對有效防控極為重要。”鐘南山透露,中國科學家聯手得出的對於H7N9的研究結果表明:三例病毒的所有基因均為鳥源性。

  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員石正麗認為,知識儲備扎實才能從容應對,對不同類型流感病毒的提前研究就如同買份保險。她通過研究分析數據,大膽向地方政府建言:“要重視對各種病毒的監控,做好預警預防工作﹔要對活禽宰殺市場進行控制,防止流感病毒通過呼吸道和氣溶膠傳播。”

  很快,武漢當地政府採納了研究人員的建議,對活禽市場進行了短期的關閉。

  在治療藥物上,4月5日,通過加速審評審批,帕拉米韋作為神經氨酸?的靜脈輸注制劑率先在中國上市。

  至本文截稿時,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毒已經導致60人感染,13人死亡。

  此次信息的公開透明,也得到鐘南山的肯定。不過,較高的致死率也使臨床救治蒙羞。

  鐘南山遺憾地表示:“我們在臨床救治方面的進展還是不夠快。研發有效的抗病毒和臨床救治藥物及技術還明顯落后於當前防控的需求。”

  從戰爭中學習戰爭

  “隨著人類活動范圍日益擴大、交流速度不斷加快,新發、突發傳染病的風險必然不斷增大,留給我們的反應時間越來越短,唯有‘從戰爭中學習戰爭’。”參加研討會的國家人類基因組南方研究中心執行主任、中科院院士趙國屏說。

  “目前該病毒沒有‘人傳人’的特征。確定它究竟是如何傳給人類的,關鍵還要看有沒有呼吸道和氣溶膠傳播的証據。科學界正在非常謹慎地評估這件事情。”中科院北京生命科學研究院副院長高福教授措辭嚴謹地說。

  由鐘南山領導的呼吸疾病國家重點實驗室,目前正針對H7N9的臨床救治,包括重症預警與救治以及防止院內感染,開展緊鑼密鼓的研究。

  實驗認為,該類疾病死亡率很高的原因,是病毒促發免疫炎症過程導致肺組織及多種器官損傷。

  中國醫學科學院教授蔣澄宇的研究從臨床現象出發,針對一系列老藥新用以及新藥新用,研發可能的臨床防治藥物,推動急性肺損傷的轉化醫學研究。

  “患新發突發傳染病以后,最主要的就是應急救治。如果患者發現時間較晚,就錯過了藥物的有效治療時機。歷史經驗和臨床經驗表明,康復者的血清輸注對重症病人的搶救是有效的。我們要圍繞如何在短時間內研發出應急用的抗體來開展工作。”呼吸疾病國家重點實驗室常務副主任陳凌向《中國科學報》記者透露,他正在帶領課題組就此進行攻關。

  陳凌說,他所在的課題組正在與中國醫學科學院、中科院、軍事醫學科學院等單位開展以H7N9為靶標的研究,通過各種手段,提取應急用的抗病毒血清。其途徑之一是,從免疫的獼猴體中提取血清,篩查單克隆抗體,並進一步研究其中和病毒的能力。“人類康復者還未有從康復到產生高滴度抗體的地步,目前還不能指望有康復者血清輸給被感染者。”陳凌解釋說。

  趙國屏認為,如果說人類與SARS的交鋒是一場“遭遇戰”,那麼人類與流感的交鋒就是一場“持久戰”。冠狀病毒家族重組的花樣層出不窮,要將病毒溯源、傳播途徑、有效治療藥物和疫苗、感染的臨床救治逐一研究透徹,並建立起一套完善的疾控防治體系,並不能一蹴而就。

  需要協同應對

  H7N9禽流感病原一經發現,毒株立即被發到我國的各個實驗室以及世界衛生組織的實驗室。過去習慣散兵作戰的科學家們,現在共享協作的能力已經大幅度提高。

  由呼吸疾病國家重點實驗室主辦的本次研討會,得到衛生部官員、國家和地方疾控中心、臨床一線人員、科研院所、大學、生物醫藥技術公司頂尖研究人員的響應﹔涉獵內容包括病原學、流行病學和溯源學,臨床的救治方法和早期描述性研究,診斷試劑的標准化,疫苗研發等,可謂對突發性呼吸系統傳染病進行了一次“大抄底”。

  衛生部科教司司長王辰強調,十年來我們的信息公開和資源共享得到了很大改進。在國家科技重大專項的支持下,一系列病原甄別實驗室網絡已經建立﹔科技能力得到很好的統籌,能力、水平以及協同度明顯提高。

  傳染病的發生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與會科學家表示,希望將傳染病對工作和生活的影響以及應對成本降到最低。如果每次都能根據疾病輕重、發生范圍,制定一套相對完善的應對方案,人們應對起來會更加從容。不過,這不僅隻依賴於科研實力的提高,管理實力、公眾素養、媒體素質等也都必須齊頭並進。SARS十年后,中國需要協力抓住十年前曾失去的機會。( 王晨緋 鄭千裡)

   來源:《中國科學報》

(責編:袁博(實習)、馬麗)

相關專題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