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岷江挖出8噸重烏木 遭三撥人監視和爭奪--科技--人民網
人民網>>科技

四川岷江挖出8噸重烏木 遭三撥人監視和爭奪

蔣麟

”  去年10月初,阿元率先讓兄弟伙叼著管子潛水想鋸斷烏木。去年12月初的一晚,阿元帶著鋼繩前去踩點,未曾想,岷江河道上燈光忽明忽暗,早有人開著挖掘機挖烏木。阿元守在岷江河道上,用望遠鏡遠遠望去:好家伙,阿甲的兄弟伙身著潛水服手持鐵鍬在烏木周圍潛上潛下。
2013年01月30日08:21        手機看新聞

烏木被打撈起來

原標題:幾經暗戰岷江挖出8噸重烏木

李川成都商報記者蔣麟

攝影報道

核心提示

烏木

這根烏木長約20米、最大直徑約1.2米、重約8噸,據稱埋在水下約兩千年、價值數百萬元。

暗戰

白天,幾撥人馬相互監視。夜裡,有人動用貨車、鋼繩,有人穿潛水服下水,拉的拉,挖的挖,最終還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目前,關於烏木的爭奪事件時有發生。昨日,岷江彭山段鎖江渡處,一根長約20米、重約8噸的烏木被打撈上岸。自去年烏木現身后,岷江河也頻繁涌現爭奪戰:幾撥人馬都在打烏木的主意,有人定制鋼繩拖烏木﹔有人穿著潛水服下水鋸……接到報警后,1月26日,當地政府開始組織打撈,歷經3天打撈、吊斷4根鋼繩后,烏木終於被打撈上岸。

頻撞船槳岷江驚現烏木

“江中發現烏木,應該是去年的事。”由於發現地剛好位於岷江彭山段鎖江渡的航道上,開船師傅曹天強就成了最早發現烏木的人。據曹天強回憶,前年快到冬季時,船槳經常會傳來與硬物撞擊的悶響。起初,曹天強等人以為是礁石,准備繞過。不過,附近村民發現,隨著水位下降,水下露出一段黑黝黝的木頭。

為了保証航運和乘客安全,曹天強喊人來打撈過。“拉斷了兩根鋼繩也沒辦法,隻好向相關部門報告。”曹天強回憶說。

填江鋪路烏木打撈上岸

曹天強的說法,昨日成都商報記者從該縣海事部門得到証實。據工作人員蔡文良介紹,去年夏天接到報告后,曾組織過幾次打撈,但后來江水上漲,沒再繼續下去。

本月初,烏木又浮出水面。讓曹天強擔心的是,岷江發現烏木的消息傳開后,不時有人前來觀看,還有人甚至一坐就是一天。

隨后,曹天強再次向社區報告。1月26日,由彭山縣國資局、砂管辦等部門組成的打撈組進場。王建軍等人決定從河岸填出一條供挖掘機前行的道路,以便挖鬆烏木周圍的泥土。昨日上午,兩台挖掘機試圖將烏木吊起,豈料鋼繩繃斷。再次清淤,中午1時許,再次嘗試吊起烏木。不料,鋼繩又斷了,烏木也被折斷。將折斷后的烏木運至岸邊一量,烏木長約20米,最大直徑約1.2米、重約8噸。

眉山一文物專家表示,根據描述,可知此次發現的烏木至少價值數百萬元。“岷江河道內已多次出現烏木,這些烏木埋在地下的時間可能在2000年左右。”該文物專家說。

王建軍表示,此次發現烏木的地點屬於岷江河道內,這塊烏木屬於政府。目前,已聯系專家鑒定烏木的年代和材質,將盡快公開拍賣,所得上交國庫。 三撥人馬輪番出動竹籃打水一場空

出動貨車差點弄出人命

這塊烏木被打撈上岸后,王建軍等人終於鬆了一口氣。其實,自去年烏木在該河段現身后,岷江河邊頻涌“暗戰”,不少人打起了這塊烏木的主意。

今年52歲的彭山縣某企業老板阿元就是其中一員。阿元以前從事採砂,也從岷江河道裡發現過烏木。這幾年,烏木身價飛漲,阿元深知其中利益。

不過,烏木深處河道之中,無一定的經濟實力難以撼動。阿元介紹,去年夏季開始,想得到烏木的何止百人,但比較有戲的僅有自己、阿波、阿甲三撥人。“他們兩個都是開企業的,有資金,也有器械和存放點。”

去年10月初,阿元率先讓兄弟伙叼著管子潛水想鋸斷烏木。但下水后發現,水下鋼鋸使不上力,鋸了半天,無果。隨后,阿元花了數萬元定制了一根8厘米粗、上千米長的鋼繩,准備直接將烏木從江裡拉出來。

去年12月初的一晚,阿元帶著鋼繩前去踩點,未曾想,岷江河道上燈光忽明忽暗,早有人開著挖掘機挖烏木。挖掘機巨大的轟鳴聲在黑夜裡格外刺耳,發現有人起來后,阿元和開挖掘機的那幫人迅速離開。阿元發現,開挖掘機的這撥人,是當地一名老板阿波。

這讓阿元吸取了經驗:不能把動靜弄得太大。沒等幾天,阿元想出了辦法:買來絞盤,貨車遠遠地拉,同時加上消聲器。去年12月中旬的一天凌晨,趁著大霧,阿元開始了第二次“行動”:聲音是小了,但讓阿元沒有想到的是,載著滿滿一車砂石的貨車拉著捆著烏木的鋼繩后不久,鋼繩繃斷,致使貨車側翻。“要不是我跑得快,肯定被埋在砂石裡了,我和三個兄弟伙肯定遭洗白。”

相互監視潛水服派上用場

自己沒戲,阿元覺得,這根烏木也不能落在別人手裡。此后,他派兄弟伙在附近轉悠,一旦發現有風吹草動,立馬報告給社區。幾天下來,阿元摸清除了阿波,還有當地從事過挖沙的阿甲也在打烏木的主意。白天,三人分別派人在烏木周邊守候,監視其余人的一舉一動。

2013年1月起,一連幾天,阿甲的兄弟伙突然沒有出現了,這讓阿元很意外:難道他們沒有想法了?1月中旬的一晚,阿元接到監視人員的報告:有人又在動烏木的主意。阿元守在岷江河道上,用望遠鏡遠遠望去:好家伙,阿甲的兄弟伙身著潛水服手持鐵鍬在烏木周圍潛上潛下。“原來是每天晚上動手,肯定在鬆土,想讓烏木順著河水漂走。”

隨后,阿元馬上派人向社區舉報。之后,社區又向當地政府舉報。幾天后,當地政府組成的打撈組開始打撈。

“許多人對烏木有想法,我們也不止一次接到過舉報,但未抓到現行。”王建軍說,現在烏木打撈起來了,那些人也可以歇歇了。

根據阿元提供的電話,成都商報記者致電阿波、阿甲等人。阿波一聽來意便挂斷了電話。而阿甲也矢口否認了此事,稱買的潛水服是為了在岷江河裡捕魚。

來源:成都商報

(責任編輯:王泓漓、馬麗)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