減災委專家:城市積雨成災多因規劃未遵自然格局--科技--人民網
人民網首頁
人民網
人民網>>科技

減災委專家:城市積雨成災多因規劃未遵自然格局

張璐晶

2012年07月31日08:11    來源:中國經濟周刊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 字號
去年六七月間,暴雨侵襲北京、廣州、武漢等城市時,《中國經濟周刊》(第27期)曾就此問題採訪了國家減災委專家委副主任史培軍。史培軍:總體來說像北京、上海這樣的大城市在應急預案方面做得還是比較好的。

  編者按:

  去年六七月間,暴雨侵襲北京、廣州、武漢等城市時,《中國經濟周刊》(第27期)曾就此問題採訪了國家減災委專家委副主任史培軍。今年,我們再次編發這篇文章,呼吁屢受內澇之苦的城市合理科學規劃,保障民眾生命財產安全。

  國家減災委專家委副主任史培軍:內澇責任在城市建設者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張璐晶︱北京報道

  入夏以來,從北京到廣州,一場又一場的暴雨讓人們再次領略了“不堪一擊”的城市排水系統,也令城市規劃和管理者面臨前所未有的尷尬和考驗。

  城市受災責任在建設者

  《中國經濟周刊》:為什麼入夏以來,城市因下雨而導致的災害越來越多?

  史培軍:究其原因是城市規劃沒能遵循原來的自然地理格局。北京暴雨中,積水嚴重的地方都是把原來的水系網格局改了的地方。中國自古以來的城市規劃是追求幾何美,規劃理念是美觀的協調,不是景觀的協調,其實城市本身並不存在一圈、兩圈、越攤越大的環路型的自然地理格局。反之,西方的城市規劃多是按照城市所在地自然景觀格局依山傍水而建。所以,我們的城市規劃缺乏遠見,太不尊重和沒有考慮到大城市布局和原來自然地理格局間的協調,從而導致了大城市病的出現,來大雨成水災,下大雪成雪災。

  《中國經濟周刊》:請您分析一下積水比較嚴重地段的形成原因?

  史培軍:這是城市建設者的責任,北京的總體地勢是北高南低,此次暴雨(編者注:2011年6月23日)正好也集中在西南部地勢偏低的地區。比如積水嚴重的蓮花橋(編者注:今年7月21日暴雨中,積水在蓮花橋路面上的長度超過了200米),這裡本來就是原來的河網,是相對地勢低窪地段,在這樣的地勢情況下又向下挖了一個下沉式的橋,使此地成為逢雨必澇的場所之一。城市處於一個網絡化連通的關系,沒有從平均設防水平提高到特殊地段的設防能力加強,就會導致由於一個地方出問題,通過其網絡和樞紐地段的問題而殃及全身。一場大雨好比對一個城市的不同設防水平做了一個統一測驗,高的設防水平必然也受到低的設防水平的殃及。比如舊的大院、舊的社區的排水能力弱,大雨來的時候也是專挑薄弱環節打。當然,現在城市防御自然災害的能力是在提高,設防水平也在提高。

  我們的應急預案都是戰略性的

  《中國經濟周刊》:目前像北京、上海這樣的大城市的城市應急預案發展水平如何?

  史培軍:總體來說像北京、上海這樣的大城市在應急預案方面做得還是比較好的。北京市突發事件應急委員會由市長郭金龍牽頭,將主要突發事件劃分為自然災害、事故災難、公共衛生事件和社會安全事件四大類、23分類、51種,我本人也是市應急委的專家,可以說重視程度是高的。但是為什麼在面對突如其來的水災時,市民的感覺還是沒有明顯改善,或是沒有根本上的改變,我個人認為應急預案中過多的理論性的、程序性的、普遍性的操作方式難以應對每次災難個性化的東西,做不到隨機應變。

  換句話說,我們的預案都是戰略性的而不是戰術型的,可以想到大暴雨來了怎麼辦,但是沒想到在晚高峰的時候來一場大暴雨且降落在城市相對低窪的地方該怎麼辦,每一次的災難都不一樣,無法預測,缺乏靈活和細致的考慮。所以說總體在改進,局部在惡化,沒有得到根本上的改善。

(責任編輯:王泓漓、趙竹青)

24小時排行|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