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龔育之:回憶1948年的浙大 沒有高考狀元

2007年06月22日08:25  來源:人民網科技

 【字號 打印 留言 論壇 網摘 手機點評 糾錯
E-mail推薦:  

紀念龔育之:回憶1948年的浙大 沒有高考狀元
  這是四年前發出的一篇文章,因育之同志得到一張1948年浙江大學的新生名單,發現我們是同榜,我在得知后有感而作。

  事有湊巧,我與育之同志不僅同榜,而且同齡,並同樣作了舍浙大而北上的選擇﹔后來又都是在1951年提前參加工作,他到中宣部,我到了北京團市委,都是思想教育部門。后來工作崗位變動,又都未脫離科學,做一點可能的研究,其間有過通信,止於學術討論。及至文革到來,同遭禍難。當然他那規格很高,非我所能比擬,但性質其實無異。而在浩劫過后,又都秉性難移,不改初衷。看見當年為之奮斗的理想有泯滅之危,仍忍不住要出來說話。

  “在中國自然辯証法研究會兩屆理事長和中國科協促進自然科學和社會科學聯盟委員會兩屆主任的任期內,我所參與和推動的一項較有影響的工作,就是組織和堅持了持續多年的“捍衛科學尊嚴、反對愚昧迷信和偽科學”系列座談會。從醞釀開始,到多次會議上,到圍繞這個系列座談會而進行的許多活動中,我都發表了或短或長的演說和文章。”( 寫在《自然辯証法在中國》新編增訂本前面/龔育之)育之同志所關注的,也正是我所關注。

  經過文革,不復有其他顧慮,又有共同語言,交往倒多起來了。在他的主持下,“兩科聯盟”成為抵制反科學、反現代化思潮的重鎮,也自然要被一些人看成眼中釘,每以你們這是把學術政治化來攻擊。其實在中國,如何對待科學,從來就不是個單純的學術問題,既無民主又無科學的傳統意識形態,長期居於統治地位,科學被稱為“西學”,首先遇到的就是政治阻力,晚清那些主張開放,學習“西學”的有識之士,被罵為“妖孽”、“漢奸”,及至今日,仍可聞老調子重彈。

  當然,今天也有新的特點,腐朽的封建意識形態與新起的所謂后現代主義結合,它們因都反對現代化而殊途同歸。對這股逆歷史潮流而動的思潮,一出現育之先生就有注意,在他的講話和文章中多有論及,並准備在病愈后繼續研究,予以批駁,他的離去是科學事業的一大損失,而有些人會彈冠相慶,但歷史已証明,中國要走向現代化是不可逆轉的,誰悖離民主與科學,誰就會為歷史所拋棄。育之同志為之而奮斗終身的理想,必將為后繼者傳承下去。

  遠在海外,無法參與告別儀式,謹把這篇舊作重新發表在此,並寫了這些話作為紀念。

  陶世龍,2007年6月21日於加拿大之Fredericton.

  附:

  年初在北京一個迎春聚會上,龔育之先生拿出一張《國立浙江大學三十七年度南京區錄取新生名單》問我:“這上面的陶世龍是不是你?”

  我說,正是,我錄取在史地系,還有獎學金。

  他說,我也有獎學金,在化學系。並告訴我,這份名單是一位浙大校史研究者寄給他的,同時問他:這個龔育之是不是你?他回信說,是,但后來上了清華,不過仍然是很喜歡浙大的,浙大是一所優秀的大學。

  我說,我也是這樣,后來上了北大,但仍喜歡浙大,特別是浙大的史地系,很獨特,也符合我的興趣。浙大--當時考生心目中的一流大學,學生自己給大學排行

  1948年6月我從四川省立成都石室中學畢業,到上海投考。在上海考區,浙大和北大、清華、南開還有交大是同一時間考,考了北大或清華,就不能考浙大和交大。在北大、清華之間也隻能擇其一。他們都有點不甘為牛后,彼此較勁的架勢,可就難為了考生。工科我不想考,清華、交大都以工科見長,不能考也就罷了。但浙大是我想考的,怎麼辦?

  龔先生報的清華,遇到的難題相同。

  終於發現,浙大在南京設有考區,和上海不是一個時間,而北大清華不在南京招考,這就使我們有可能趕到南京考浙大了。

  當然,這也要自己有非考浙大不可的決心,因為這得多花錢買車票,那時的火車又很擠,到南京還得找住處,而這一切都得靠自己去張羅。我是住在一個同鄉那裡,中央大學的一年級生宿舍,是倉庫改建的,像個大統艙,屋頂是鐵皮,熱不可耐。幸虧考場是在考試院大禮堂,高大空敞,通風好也就不熱,考試時發揮的還好。

  那時的中學生,可以說一上高中就在准備考大學的事了,打聽各大學的情況, 就是一項重要的准備工作。

  沒有人搞什麼排行榜,是學生們根據各方面得來的資料,自己排出高低。

  資料來源主要是在各大學上學的高班校友傳回的,他們講是親身體會,大家最相信。還有親友和長輩告訴的情況。

  這些學校歷年招生的試題有書商編印出來賣的,還有介紹這些學校的小冊子,都被反復研究。小冊子大多是各校學生自治會編的,大家對學生自治會更信任。

  那時同學們公認的一流學校有北大、清華、浙大、武大,還有交大是就工科而言。另外,中央大學大家都知道師資設備也是一流的,但感到官方色彩太濃,並不作為上選,我的同鄉萬邦儒,就是在中央大學上了一年后再考上清華,又去清華從頭念起。還有些學校在整體上到不了一流,但某些系科獨步國內,考生們也打聽的很清楚,如協和的醫科,華西大學的牙科,南開的經濟系等等。

  在那時,學生判別高低,把這個學校這個系的學術空氣,學術上的成就,培養人才的成就放在第一位。 教授,還有校長都是學生們重點觀察的對象﹔胡適、梅眙琦、竺可楨以倡導學術獨立與自由聞名,他們所佔的份量很重。

  校園中官方色彩愈濃,排名愈后。像政治大學,有公費,但和二三流學校競爭也難。1947年秋,中學已開學后才來成都招生,考場就在石室中學隔壁的華陽縣中,這時我已讀完高二,如此方便,何不去考他一試。居然考中了新聞系,不過並沒有去就讀,仍上我的高三,但請了假保留學籍,以備次年要是沒考上我理想的大學,可以到那裡去上學,反正是公費,念一年后再考。其實這個政治大學的教學條件還是不錯的,但考生們多不願選擇,他是吃了官方和黨派的色彩都太濃的虧。

  沒有人學校的規模和物質條件作為排名的依據。要說起來,北大、北師大當時在這方面都是有名的差。但不僅北大總是被認定為一流,北師大在師范這一類學校中,也公認為頂尖的。是什麼原因使我們舍浙大北上?

  育之先生后來將《國立浙江大學三十七年度南京區錄取新生名單》復制了一份給我,經過一番研究。我看到,在那時能考上浙大確也不容易。首先是錄取的人很少。浙大文、理、工、農四個學院十二個系,在南京隻錄取了三十七人,有七人獲得獎學金。

  史地系屬於文學院,文學院錄取四人,僅陶世龍獲得獎學金。

  化學系屬於理學院,理學院錄取七人,也僅一人即龔育之獲得獎學金。

  去浙大上學,對我和龔無疑都是很有利的。我的祖父希望我上浙大,但我最終還是去了北大,因此我假稱上了浙大,每次給老家寫信,都要寫封假信,謊報在浙大的生活,有時還記述點西湖風光之類。我祖父那時癱瘓在床,自己看不了信,信是別人代讀,所以一直到北平和平解放,我如實告訴了他,這才知道真相。為什麼要舍浙大而去北大?

  北大地質系學術地位很高,國際上也享有盛譽,在那裡就讀,有可能成為知名的學者,這是我父親的著眼點,他堅決支持我上北大。幾十年后,在他留在台北的遺物中發現,有我1948年在北平拍的照片,背面親筆注明這是我在北大地質系一年級上學的大兒子。據悉他曾復印多份分贈親友。

  但是,浙大史地系的聲譽也很高,名師眾多,人材輩出。

  杭州的生活當然優於北京,還有獎學金,不過當時人們多不以此為意。那時的國立大學收費都很低,差不多是象征性的,而且打聽到北大學生還有獲得貸金和買平價面粉的機會,獎學金的吸引力也就沒那麼大了。就我自己而言,吸引我去北大的還是他有著民主堡壘的聲譽,盡管那時我對民主自由其實並無多少認識,但我早就打聽清楚,在北大上學是很自由的,學校不來管你,就靠自己努力,我覺得這可以發揮自己的個性特長,做學問隻有興之所至才做得好。

  而且不僅是北大,當時的北平,天高皇帝遠,整個環境都比南方的自由,學術資源也豐富。

  育之先生為什麼選擇去清華,沒有和他談及,但我想,那裡民主自由的空氣比較濃厚,應該是都考慮到的一個重要因素,這也是當時一般青年人所向往的。排行的高低與學校的規模無關

  1948年,趕上第一批抗戰勝利后進高中的學生畢業,考生空前的多,他們的實力也強,但這些一流大學錄取的學生都很少。浙大如此,北大文、法、理、工、醫、農六個學院據聞全國各考區總共才錄取四百人。地質系十二人,在理學院算是人多的,生物、數學系才幾個人。選學法律、經濟、政治人較多,學哲學的大概隻有幾個。

  我不大清楚那時是否事先有計劃,但大概沒有固定的指標,來考這個系的人多,符合錄取標准的人多,這個系的人也就多些。

  這顯然與未來的飯碗有關。學校與學校之間,同一學校內部各系學生的多少,反映著未來的飯碗好不好找。當然有因衣食無憂,為學術而學術的,但多數人,飯碗終究是個實際問題。

  所以學校的規模與他地位的高低並不一致。

  國民黨元老黃季陸當四川大學校長時,提出要把川大辦成萬人大學,據說做到了,確實給四川的學生增加了讀大學的機會。應該說川大也辦的不錯,但沒有人認為這就可以使川大成為一流。不知道誰是狀元

  從前述情況可以看出,那時是各校自己招生,無從確定誰是狀元。

  考分是沒有公布的,就在一個學校中,自己名列第幾,誰也不知道。而且考試的科目,各系之間也有差別,比如北大地質系就多考了一門生物﹔浙大史地系,歷史和地理是分別為一科來考,物理和化學則合為一科。一個學校內部也很難排出統一的名次。

  再說現實來評什麼狀元,也沒有意義。本來狀元每屆全國隻能有一個,現在出來好幾十。而且考試成績高低也有偶然因素的影響,僅僅是紙面上的文章,也 反映不了全部的能力,現有的考試制度隻能說是沒有更好的辦法時比較公平的辦法。僅就一次考試成績,更不可以論終身。

  即如以我為例,1948年,我還報考了武大化學系,但是名落孫山,當然是成績不好。事情是武大來上海招考比較晚,去報考時,北大浙大都早已考過,思想已鬆懈下來,匆匆忙忙去考了兩天。許多事都記不住了,隻記得中午在同濟或者是光華大學的學生食堂吃飯,菜不好不說,平價米煮的飯裡有許多雜質,使我很不好受,考試發揮得不好是肯定的。

  當時有的大學招生愛出怪題難題,我以為這也是增加偶然性的一個原因,因為這些試題都被書商印出來賣,考生據此揣摩和猜題,事先准備好背誦下若干題,到時候如果碰上了,自然得手。這樣考得高分就不是他真實的水平。相反,北大的考題,不偏不怪,很普通,並有考生發揮的余地,我以為這倒有可能得到真才,據我所知,這一年北大的同學中,表現優異的很多,那次的招考是成功的。

  因此我對現時媒體暴炒“高考狀元”實在不以為然。一次考得好就是一次,路遙始知馬力。

  2003/07/30:21:25,我將“高考狀元”輸入古狗搜索,得四萬二千三百條。什麼高考狀元發牢騷﹔高考狀元都說自己貪玩﹔南京的美女高考狀元!﹔一旅行社獎勵北京高考狀元免費游日本﹔高考狀元患精神病被鐵籠子鎖在山上2年﹔沈陽懸賞通緝殺害去年高考狀元嫌犯﹔長沙舉行星姐選舉活動高考狀元參選引人關注﹔被傳獎勵20萬海南高考狀元遭勒索﹔**地產百萬獎高考狀元﹔高考狀元與您相約**網...凡此種種,不一而足。我真不知道這些媒體是在搞什麼“輿論導向”。

(責編:許秀華)
更多關於 科技評論 的新聞
· 何祚庥:從季羨林求醫記看中西醫之別
· 建筑物平均壽命僅30年?資源浪費!
· 新聞怎樣隱藏了有關科學的真相
· 從"擦邊球"談保健品的過度宣傳
· 眼保健操救不了中國學生的眼睛
· 沉痛悼念彭桓武院士兼談媒體的"眼球"
· [科技關注]科學精神不應成為作秀的道具和手段
· 網友:是我上了大學,還是大學上了我?
· [科技]決策流於形式 需建立法律制度控制重大項目
· 我國有望於2020年前擁有自己的大飛機
相關專題
· 大話科學·陶世龍專欄
新聞檢索:    
   熱圖推薦
英媒評2010年12張最佳圖片英媒評2010年12張最佳圖片
一夜情有益社會應鼓勵?一夜情有益社會應鼓勵?
盤點趙本山宋丹丹春晚那點事盤點趙本山宋丹丹春晚那點事
崔永元炮轟收視率調查不真實崔永元炮轟收視率調查不真實
   精彩新聞
·[教育]台高學歷美女藝人卸妝大比拼 東莞男童莫名"午睡死"
·[教育]老師令65名同學打一學生 甘事業單位招考團體作弊
·[科技]地球會越來越冷 明年我國將發射神八等20余顆星船
·[科技]華中科大副教授因論文造假下崗 核污染村白血病多
·[娛樂]周立波迎娶富婆女友排場大 上海婚宴內場照曝光
·[娛樂]傳張杰謝娜20日登記結婚 周慧敏AngelaBaby同台
·中國高鐵漸吞市場 部分民航支線被迫停飛
·五糧液為“身份需求”漲價 每瓶提價50元到70元
·煤企漲價重擊電企軟肋 發改委強硬干預電煤談判
·“十二五”投資3000億安徽發力旅游產業
·農業部將繼續提高糧食收購價
·[教育]公私幼兒園收費將統一 3年內基本緩解入園難
羊年真的會慘嗎?羊年真的會慘嗎?
我們的福利受法律保護我們的福利受法律保護
   探索·視界
·達爾文百余年前收藏的鳥蛋在英國發現
   推薦專題·自然探索·地球故事·人類起源
2009國際天文年中國官網2009國際天文年中國官網
人民網 航天瞭望站人民網 航天瞭望站
·澳科學家研究“軍蟻搭橋”現象:打造特種機器人
·女人真正想要的捐精者:智商高內斂冷靜
·日研究人員合成使老鼠強烈恐懼的“恐怖氣味”

[一語驚壇]收入差距尚且"諱言",分配不公如何"開刀"?
[論壇]美派三航母迎接胡總出訪?·六國要聯合對抗中國?
[訪談]黨國英談農村城鎮化·外交部李鬆談伊朗問題
[辯論]  花千億投資迪斯尼,值嗎?·你認同買不如租嗎?
[博客]溫總理:見一葉而知天下 女副市長咋被騙色騙財?
[博客]毛澤東為何成中國文化符號 男人居住北京11條理由
   無線·手機媒體
“G族看兩會 不是浮雲”“G族看兩會 不是浮雲”
“手機民意直寄總理”“手機民意直寄總理”
人民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