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祚庥:從季羨林求醫記看中西醫之別

何祚庥

2007年06月07日12:49  來源:人民網科技

 【字號 打印 留言 論壇 網摘 手機點評 糾錯
E-mail推薦:  

  中醫治病,有兩大方法論。一曰辨症施治﹔一曰整體思維。

  從科學方法論的角度來說,辨別症狀而后實施治療,完全是正確的思維模式﹔各類病症,千差萬別,連患者患什麼病還沒有搞清楚,何來對症下藥?為什麼中醫也能醫治一些“小病”,因為中醫也在一定程度講究調查研究,講究“望、聞、問、切”。

  但是,中醫所標榜的“整體”思維,就不敢恭維了!中醫經常批評西醫的思維模式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中醫卻能看到人的“整體”﹔有些科學文化人更把西醫的思維模式批評為“還元論”,把中醫的思維模式吹捧為更科學的“系統論”。他們所持的一個理由是:辯証法提倡“全面地”看問題,而“還元論”卻提倡“割裂地”(?!)看問題。

  為了突出中醫的思維模式是更符合於辯証法的思維模式,在解放后出版的許多中醫的典籍裡,干脆就把中醫古書裡寫上的辨症施治一詞,偷偷改為辯証施治,理由是症、証二詞可以通用﹔但是,為什麼把辨別之辨,改為辯論之辯,卻不作任何解釋!仿佛中醫的思維模式,是在“辯論”之中前進的!有相當一些人受騙上當,(包括何某人),以為中醫從來是講究辯証思維的,其實是一種“牽強附會”!

  需要澄清的是:中醫所推崇的“整體”思維和人們所提倡的唯物辯証法完全是兩件事!

  唯物辯証法的確提倡要從事物的全面聯系和變化發展看問題,但是唯物辯証法更看重的是“具體分析具體事物的具體矛盾”。在研究某個具體事物的時候,要把組成這一事物的各種相互關聯著的各種因素一一探討清楚,同時還要從全局上把握事物的發展和變化。可以將這一“把握”稱之為“整體”思維,但這是建筑在“具體分析具體事物的具體矛盾”基礎上的“整體”思維。所謂“還元論”其實就是要對事物的每一部分都作具體的分析,沒有這種具體的分析,就談不上什麼整體的綜合。

  問題是,中醫所謂的“整體”思維,只是用一些含混不清的語言,什麼陰、陽、虛、實、水、火、濕、熱等大說一通,然后就此開方下藥!至於病人所患的疾病何在,並不能真正診斷清楚。其結果是:有時中醫也能治好病,但說不清楚為什麼能治好病,(其實,有些病,不治也能好)﹔有時中醫治不了某些病,但也弄不清楚為什麼這些病是不治之病!准確地說,中醫的治病模式,遠不是辯証法所提倡的整體思維,而是一種籠統思維!

  有些中醫的吹捧者說,“西醫也有治不了的病”。的確,現代醫學並不能治所有的病!但西醫的長處就在於它能告訴你,為什麼你的病是不治之症,也能告訴你為什麼某些藥物和手術能治療你的病。例如,心血器管的疾病往往被認為“難治之症”,但是,現代醫療手段卻能將致病之原──血管狹小等因素查得清清楚楚,有時放幾個“支架”就能收到“立竿見影”的效果,如果因某種原因不能用“支架”來擴充血管中的狹窄部分,它也能告訴你為什麼不能放“支架”。

  其實,連中醫自己也說:“醫者,意也”﹔“醫者,藝也”﹔有時又說“醫者,易也”!其實,中國的《易經》,是一部講佔卜的書。《易經》似乎也探討了不少的辯証法,但總的來說,《易經》中的辯証法,大多是唯心辯証法。馬克思就曾深刻地說過,“我的辯証法,不僅在根本上與黑格爾的辯証法不同,而且正相反對!”“醫者,易也”的提法,正好表明中醫所遵循的思維模式,是“倒立著”的唯心辯証法!

  為什麼我們堅持認為,中醫隻有10%的精華,而糟粕卻要佔到90%!其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因為這一“籠統”思維至今仍是中醫學裡的“主導”思維!這一思維模式往往使病人不能得到正確的及時的診斷,或用錯了藥,或延誤了治療的時機。

  為什麼“林妹妹”陳曉旭年僅42歲,就會因乳腺癌而英年早逝?其實,乳腺癌並不是什麼不治之症,隻要未到癌症晚期(亦即尚未大面積擴散到其它部分),完全可以用“開刀+放療”,或“開刀+化療”來解決,甚至不開刀就能治療。但如果信任中醫的“陰陽五行學說”,以為“抓點中藥”就能治好,一旦癌症全身擴散那就“回天乏術”了!現在網上和某些報刊,為中醫未能治好“林妹妹”的乳腺癌而“鳴冤叫屈”!理由是癌症是不治之症,隻不過是中醫碰上了這種不治之症!其實,“林妹妹”到了癌症晚期也曾找過西醫,西醫也未能治好處於晚期的乳腺癌!但是西醫會明明白白告訴你,為什麼癌症的早期甚而是中期,還可以手術治療,而晚期卻無法治療!但如果“林妹妹”患上了乳腺癌,卻未能得到正確的診斷,因而延誤了最佳治療時期,那就不能認為是中醫害了“林妹妹”了!

  現在一些人在網上批評何某人“全盤打倒中醫”,“粗暴判定中醫”,有些人還在報刊上批評何某人是不分青紅皂白的“李逵”。其實,何某人隻想打倒中醫中“屬於90%的糟粕”,因為這些“糟粕”確實對社會公眾構成危害!──所謂“全盤打倒中醫”,“粗暴判定中醫”,所謂不分青紅皂白的“李逵”,隻不過這些人無法回答我們的質疑,而拿出的一頂帽子。──明明中醫沒有能力對乳腺癌進行科學的診斷,也不知道能有什麼中藥能治好乳腺癌,但卻宣稱中醫善於治療“疑”難雜症。為什麼這裡對“疑”字打了一個引號?“疑”者,弄不清楚之謂也。你連病症是什麼都沒有弄清楚,竟然敢於宣稱善於治療“疑”難雜症?!為什麼何某人要拿“林妹妹”說事,原因就在於“林妹妹”是一大批受害人群中的一位。

  最近讀到著名“國學大師”季羨林教授的在2007年1月出版的《病榻雜記》。此書有一大“亮點”,──季老先生竟在書中寫了長長的一節,“辭國學大師”!但令人更感興趣的,是季老先生回顧了他先請中醫,后請西醫,治療“癬疥之疾”的經歷。由於這完全是紀實的文字,而且季老先生秉筆直書,指名道姓,不夸大其詞,也不為賢者諱。所以,將在下面摘錄一些有關段,並略加評注,也許有助於澄清人們對中、西醫問題的認識。

  “大概在兩年前,全身忽然發痒,夜裡更厲害。我對病的政策一向是拖。但是,看來病的勁比我大,決心似乎也大。有道是‘好漢不吃眼前虧’,我還是屈服吧。屈服的表現就是到了西苑醫院。”

  “西苑醫院幾乎同北大是鄰居。在全國中醫院中廣有名聲。而且那裡有一位大夫是公認為皮膚科的權威,他就是鄒大夫。從第一次看病起,我就發現鄒大夫的一些特點。他對病人笑容滿面,和顏悅色,一點大夫容易有的超自信都不見蹤影。中國有一個詞兒,叫做‘醫德’。在治療過程中,醫德和醫術恐怕要平分秋色吧。我把我的病情向鄒大夫報告清楚,並把手臂上的小紅點指給他看。他伸手摸了摸,號了號脈,然后給我開了一服中藥。回家煎服,沒有幾天,小紅點逐漸消失了。不過身上的痒還沒有停止。這樣對付了一段時間,我沒有能把病拖垮,病卻似乎要佔上風。我兩個手心裡忽然長出了一層小疙瘩,有點痒,摸上去皮粗,極不舒服。這使我不得不承認,我的拖病政策失敗了,趕快回心向善,改弦更張吧。於是,又由玉潔和楊銳陪伴著走進了鄒大夫的診室。他看了看我的手心,自言自語地輕聲說道:‘典型的濕疹!’又站起來,站在椅子背后,面對我說:‘給你吃一服苦藥,很苦很苦的!’取藥回家,煎服以后,果然是很苦很苦。我服藥雖非老將,但生平也服了不少。像這樣的苦藥還從來沒有服過。我服藥一向以勇士自居,不管是丸藥還是湯藥,我向來不問什麼味道。拿來便吃,眉頭從沒有皺過。但是,這一次碰到鄒大夫的‘苦藥’,我才真算是碰到克星。藥杯到口,苦氣猛沖,我下定決心,不怕犧牲,排解萬難,幾口喝淨,又趕快要來冰糖兩塊,以打掃戰場。”

  “服藥以后,一兩天內,雙手手心皮膚下大面積地充水。然后又轉到手背,在手背和十個指頭上到處起水泡,有大有小,高低不一。但是泡裡的水勢都異常旺盛,不慎碰破,水能夠滋出很遠很遠,有時候滋到頭上和臉上。有時候我感到非常膩味,便起用了老辦法,土辦法:用消過毒的針把水泡刺穿,放水流出。然而殊不知這水泡斗爭性極強,元氣淋漓。你把它刺破水出,但立即又充滿了水,讓你刺不勝刺。有時候半夜醒來,瞥見手上的水泡──我在這裡補一句,腳上后來也長起了水泡──,心裡別扭得不能入睡,便起身挑燈夜戰。手持我的金箍狼牙棒,對水泡一一宣戰。有時候用一個多小時的時間才隻能刺破一小部分,人極疲煩,隻好廢然而止。第二天早晨起來,又看到滿手的水泡顆粒飽圓,森然列隊,向我示威。我連剩勇都沒有了,隻能徒喚負負,心甘情願地承認自己是敗兵之將,不敢言戰矣。”

  “不敢言戰,是不行的。我於是又想到了鄒銘西大夫。鄒大夫看了看我的雙手,用指頭戳了戳什麼地方,用手指著我左手腕骨上的幾個小水泡,鄒大夫面色很嚴肅,說道:‘水泡一旦擴張到了咽喉,事情就不好辦了!’此時,鄒大夫的表情更嚴肅了。‘趕快到大醫院去住院觀察!’隻可惜我沒有立即執行,結果惹起了一場頗帶些危險性的大患。”

  “張衡,是我山東大學的小校友。7月27日晚上,我已經睡下,小校友張衡風風火火地跑了進來,手裡拿著白礬和中草藥。他立即把中藥熬好,倒在臉盆裡,讓我先把雙手泡進去,泡一會兒,把手上的血淋淋的水泡都用白礬末埋起來。雙腳也照此處理,然后把手腳用布纏起來,我不太安然地進入睡鄉。第二天早晨一看,白礬末確實起了作用,它把水泡粘住或糊住了一部分,似乎是凝結了。然而,且慢高興,從白礬的下面或旁邊又突出了一個更大的水泡,生意盎然,笑傲東風。我看了真啼笑皆非。”

  “張衡決不是魯莽的人,他這一套做法是有根據的。他這一套似乎是民間驗方和中醫相結合的產物。根據我的觀察,一開始他信心十足,認為這不過是小事一端,用不著擔心。但是,試了幾次之后,他的銳氣也動搖了。有一天晚上,他也提出了進醫院觀察的建議,他同鄒大夫成了‘同志’了。可惜我沒有立即成為他們的‘同志’,我不想進醫院。”

  “在從那時以后的十幾二十天裡是我一生思想感情最復雜最矛盾困惑的時期之一。中國人常使用一個詞兒‘癬疥之疾’,認為是無足輕重的。我覺得自己患的正是‘癬疥之疾’,不必大驚小怪。張衡就曾說過,隻要撒上白礬末,第二天就能一切復原。但這僅僅是事情的一面,事情還有另外一面。水泡的聲威與日俱增,兩手兩腳上布滿了泡泡和黑痂。靜夜醒來,我偶爾摸一下指甲蓋,發現裡面也充滿了水,我真有點毛了。這種地方一般是不長什麼東西的。今天忽然發現有了水,即使想用針去扎,也無從下手。我泄了氣。左右考慮,思緒不斷,最后還是理智佔了上風,我不得不承認,自己是在病中了。結論一出,下面的行動就順理成章了:首先是進醫院。於是就在我還有點三心二意的情況下,玉潔和楊銳把我裹挾到了301醫院。”

  “說老實話,過去我對301醫院的皮膚科毫無所知,這次我來投奔的是301三個大字。本科的人數不是太多,隻有十幾人。主任就是李恆進大夫。副主任是馮崢大夫,還有一位年青的汪明華大夫,平常跟我打交道的就是他們三位。不久我就發現了他們身上一些優秀的亮點。有一次,我坐在沙發上,他站在旁邊,我看到他陷入沉思,面色極其庄嚴,自言自語地說道:‘藥用太多了,這麼老的老人怕受不了。用少了,則將曠日持久,治不好病’。最后我看他下了決心,又稍稍把藥量加重了點。這是一件小事。無形中卻感動了我這個病人。以后,我逐漸發現在馮崢大夫身上這種小心謹慎的作風也十分突出。”這極大地增強了季老的信心。

  “我究竟患的是什麼病?進院時並沒有結論。但301醫院卻動員了全科和全院的大夫,再加上北京其他著名醫院的一些皮膚科名醫,組織了兩次大會診。我是8月15日下午四時許進院的,隻睡了一夜,第二天早晨,第一次會診就舉行了,可見李大夫心情之迫切。在扑朔迷離中,我偶一抬頭,看到了鄒大夫的面孔,原來他也被請來了。緊接著在第二天上午就舉行了第二次會診。這一次是邀請院內的一些科系的主治大夫,研究一下我皮膚病以外的身體的情況。最后確定了我患的是天?瘡。”

  “但是,就在住進病房的第四天夜裡,我已經上了床躺下了,在尚未入睡之前我偶爾用舌尖舔了舔上顎,驀地舔到了兩個小水泡。這本來是可能已經存在的東西,只是沒有舔到而已。今天一旦舔到,忽然聯想起鄒大夫的話和李恆進大夫對我的要求,舌頭仿佛被火球燙了一下,立即緊張起來。難道水泡已經長到咽喉裡面來了嗎?”

  “常言道:‘屋漏偏遭連夜雨,船破又遇打頭風’。第二天早晨,大夫就通知要進行B超檢查。我心裡咯?一下子緊張了起來。我看,大概有的大夫就把這現象同皮癌聯系上了,於是讓我進行徹底的B超檢查。經過十分認真的檢查,結論是,我與那種聞之令人戰栗的絕症無關。這對我的精神無疑是一個極大的解脫!”

  由於“以李、馮兩位主任為代表的皮膚科的十分小心謹慎的醫風,許多假設都被否定,現在能夠在我手腳上那種亂糊糊的無序中找出了頭緒,抓住了真實的要害,可以下藥了。但是,他們又考慮到我的年齡。藥量大了,怕受不了﹔小了,又怕治不了病,再三斟酌才給定下了藥量。於是立即下藥,藥片藥丸粒粒像金剛杵、照妖鏡,打在群丑身上,使它們毫無遁形的機會,個個繳械投降,把尾巴垂了下來。水泡干癟了,干癟的結成了痂。在不到幾天的時間內,黑痂脫落,又恢復了我原來手腳的面目。我伸出了自己的雙手,看到細潤光澤,心中如飲醍醐。”

  “奇跡終於出現了。我這一次總算是沒有找錯地方。常言道:‘大難不死,必有后福’。我心曠神怡,樂不可支。”

  以上是有關季老先生從發現到治療天?瘡經歷的一個摘錄。季老先生的文字是很生動的,有治療經過的記載,有個人心情的敘述,有醫院作風的評論,有對朋友和大夫的感謝,有“醫德、醫術、醫風”的種種議論。由於全文過長,隻好僅僅摘錄了有關治療過程的記載。從這裡的摘錄中,我們將不難得到如下的啟示:

  1)天?瘡大約算不上什麼疑難雜症。第一,它有確定的名稱﹔第二,並沒有其它並發症﹔第三,隻要用藥正確,3~5天就好!關鍵在於能否得到科學的正確的診斷。

  2)中醫的最大弱點就在於難以對病症做出准確的診斷!──這就不能不對中醫名為“整體”思維,實為“籠統”思維的質疑!

  3)畢竟天?瘡是“癬疥之疾”,連“癬疥之疾”都不能及時做出正確診斷的中醫,又怎能期望它能治療急病、重病、大病?!

  4)必須痛斥“偏方治大病”,這種害人不淺的說法。

  5)但是,我們也必須贊揚一下“在全國中醫中廣有名聲”的西苑醫院,要贊揚一下西苑醫院裡“公認為皮膚科的權威”的鄒銘西大夫,畢竟這一西苑醫院和在其中工作的鄒銘西大夫有良好的醫風、醫德。一旦發現中醫的診斷和治療出現了問題,立刻建議“趕快到大醫院去住院觀察”。──很不幸,這並不是當前中醫界的主流!

  6)糟粕就是糟粕,精華就是精華﹔不能把精華說成是糟粕,更不能把糟粕說成是精華!因為 這要危害社會,危害人民!

(責編:許秀華)
更多關於 科技評論 的新聞
· 誰能知道他是誰:默默走向大會堂的科學家
· 科技雜談:技術該如何向“錢”看?
· 新聞怎樣隱藏了有關科學的真相
· [科技]決策流於形式 需建立法律制度控制重大項目
· 鐘南山:我不是無可奈何,我看到了希望
· 從"擦邊球"談保健品的過度宣傳
· 眼保健操救不了中國學生的眼睛
· 我國有望於2020年前擁有自己的大飛機
· 沉痛悼念彭桓武院士兼談媒體的"眼球"
· 建筑物平均壽命僅30年?資源浪費!
新聞檢索:    
   熱圖推薦
英媒評2010年12張最佳圖片英媒評2010年12張最佳圖片
一夜情有益社會應鼓勵?一夜情有益社會應鼓勵?
盤點趙本山宋丹丹春晚那點事盤點趙本山宋丹丹春晚那點事
崔永元炮轟收視率調查不真實崔永元炮轟收視率調查不真實
   精彩新聞
·[教育]台高學歷美女藝人卸妝大比拼 東莞男童莫名"午睡死"
·[教育]老師令65名同學打一學生 甘事業單位招考團體作弊
·[科技]地球會越來越冷 明年我國將發射神八等20余顆星船
·[科技]華中科大副教授因論文造假下崗 核污染村白血病多
·[娛樂]周立波迎娶富婆女友排場大 上海婚宴內場照曝光
·[娛樂]傳張杰謝娜20日登記結婚 周慧敏AngelaBaby同台
·中國高鐵漸吞市場 部分民航支線被迫停飛
·五糧液為“身份需求”漲價 每瓶提價50元到70元
·煤企漲價重擊電企軟肋 發改委強硬干預電煤談判
·“十二五”投資3000億安徽發力旅游產業
·農業部將繼續提高糧食收購價
·[教育]公私幼兒園收費將統一 3年內基本緩解入園難
羊年真的會慘嗎?羊年真的會慘嗎?
我們的福利受法律保護我們的福利受法律保護
   探索·視界
·達爾文百余年前收藏的鳥蛋在英國發現
   推薦專題·自然探索·地球故事·人類起源
2009國際天文年中國官網2009國際天文年中國官網
人民網 航天瞭望站人民網 航天瞭望站
·澳科學家研究“軍蟻搭橋”現象:打造特種機器人
·女人真正想要的捐精者:智商高內斂冷靜
·日研究人員合成使老鼠強烈恐懼的“恐怖氣味”

[一語驚壇]收入差距尚且"諱言",分配不公如何"開刀"?
[論壇]美派三航母迎接胡總出訪?·六國要聯合對抗中國?
[訪談]黨國英談農村城鎮化·外交部李鬆談伊朗問題
[辯論]  花千億投資迪斯尼,值嗎?·你認同買不如租嗎?
[博客]溫總理:見一葉而知天下 女副市長咋被騙色騙財?
[博客]毛澤東為何成中國文化符號 男人居住北京11條理由
   無線·手機媒體
“G族看兩會 不是浮雲”“G族看兩會 不是浮雲”
“手機民意直寄總理”“手機民意直寄總理”
人民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