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黨新聞 要聞時政|國際軍事|台港澳高考|社會圖片觀點地方|財經汽車房產|體育娛樂文化傳媒|電視社區博客訪談|游戲彩信動漫RSS|網站地圖
人民網>>科技

北京飛控中心專家專注神九 孩子摔倒回不過神扶

2012年06月19日08:24    來源:中國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 字號

  6月18日,北京航天飛行控制中心飛控大廳的大屏幕上,藍水晶般的地球和黑天鵝絨般的夜空間,天宮一號、神舟九號舒展著藍色的翅膀,遙遙相望。

  此時天宮一號已在太空徘徊了4000余圈,早在6月12日,天宮一號就已完成所有准備,進入高度為343公裡的交會對接軌道,望眼欲穿地等待著神舟九號的出現。

  甜蜜的約會總有些小變數。神舟九號原定第二次變軌控制取消。在飛控中心精確控制下,神舟九號取消了原本計劃實施的5次變軌中的第二次,隻進行了4次就成功進入與天宮一號相同軌道面的交會對接點上。

  據飛控中心研究員唐歌實介紹,中心通過精密定軌和精確的軌控效果標定,研究分析認為第5圈和第19圈軌道控制將對軌道面產生一個固定偏差,因此可以利用這個偏差,來替代第13圈的軌道面修正,從而取消原來設計的軌道面修正控制,將原來設計的5次變軌減為4次,在簡化飛行控制操作的同時,也提高了航天員和飛行控制的安全性和可靠性。

  6月18日11時47分,神舟九號成功完成第4次變軌,到達與天宮一號后下方52公裡處的交會對接入口,轉入自主控制狀態。

  14時14分,天宮一號與神舟九號成功實現自動交會對接。天宮一號與神舟九號交會對接的對接環特寫三維鏡頭填滿了飛控大廳的大屏幕,坐在第二排的支全全卻沒有抬頭,他的注意力全在面前的電腦屏幕上。

  27歲的支全全已是總體室軟件室的遙測主崗設計師。神舟九號的一切狀態都得經過他所設計的軟件解算出來,再提供給各系統。

  天宮一號與神舟飛船先后有過3次自動對接,從2011年11月到2012年6月,8個月的時光流逝,支全全從“神八”時的“頗為忐忑”到如今“神九”時的“非常平靜”。“放馬過來,保証(軟件)全覆蓋”,他說,自信來自於經過實戰后的底氣,“就像自己的寶寶,要鬧什麼脾氣也門兒清”。

  作為主崗,支全全得“24小時開機待命,隨叫隨到”。他還記得剛到中心時,軟件室的同事有的把折疊床支在指揮廳內,“那時任務周期短”。現在為了保証休息,還是提倡大家回家休息。但他說,有任務時就像自己的孩子上了戰場,心裡割舍不下,他能找到“1000個不回家的理由”。

  16時05分,景海鵬順利開啟飛船軌道艙艙門,進入對接通道。17時06分,他成功開啟天宮一號目標飛行器實驗艙艙門。17時07分,他以漂浮姿態進入天宮一號。隨后,劉旺進入天宮一號,在記者所在的第二指揮大廳,劉旺對著鏡頭招手的舉動,引來崗位上的研究人員一陣笑聲。

  今晚8點支全全就下班了,談到比任務准備期充裕得多的輪休時間,他說,最想好好看看電視裡對此次任務的精彩回放,因為平時在指揮廳,雖然抬頭就是大屏幕實況,但他的精力全在面前的方寸屏幕上,“即使瞅幾眼大屏幕,也顧不上看畫面,滿眼隻有紅色和綠色的參數”。

  支全全座位不遠處坐著30歲的胡國林,從昨天20時到今天15時,他已連著值了19個小時的班。職守總體室上行控制崗位的他,負責往神舟九號注入數據。

  常人隻看得到任務運行正常的一面,而胡國林的工作更多是在大家視野之外。在執行正常方案的同時,胡國林還得同步作應急方案的數據分析與處理。在今天的自動交會對接任務中,從數據的生成到檢查完畢,胡國林必須在15分鐘內完成,否則一旦發生應急情況,就難以處置。

  比起15分鐘,20秒的紅線來得更為緊迫,這個挑戰發生在上行遙控過程中。按照今天任務的手動發令要求,從需要發令到發令完成,得經過分析、判斷、監視和確認,而留給胡國林的時間隻有20秒。如果因為延時,導致發令不成功,有些情況下是不能補救的。

  胡國林自詡為“跟時間做斗爭”的人,20秒的發令要求沒有倒計時顯示,“我完全不需要時間提醒。竅門隻有直覺。”這個對時間格外敏感的人,從不戴表。

  據胡國林介紹,任務期間,和其他多數崗位不同,他崗位的工作量絲毫不少於平時演練,“我並不是按計劃走,監視軟件就行了,得隨時准備發令”,他說。

  越來越長的任務周期也讓胡國林不敢鬆懈。“‘神七’時間短,我扛幾天就過去了”。但這次任務周期長,“即便是給足了休息時間,也睡不踏實,對應急情況的思考永無止境”,他說。

  這種對任務的投入導致胡國林回家后陪才9個月大的孩子時,心思還在天上,一不小心,孩子摔倒了,他也回不過神來去扶。

  就像飛控中心總體室的賈敏所言:“飛船不落地不敢鬆勁。”

  本報北京6月18日電

(責任編輯:李鴿(實習)、馬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