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王躍講述520天“火星之旅”(熱點解讀·對話)--科技--人民網
人民網

聽王躍講述520天“火星之旅”(熱點解讀·對話)

2011年11月09日07:00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王躍在新聞發布會上。 


  秦憲安攝

  中方參試項目

  達到預期目的

  本報莫斯科11月8日電 (余建斌、張曉東、黃從軍)莫斯科時間11月8日13時許,火星—500試驗志願者新聞發布會在當地召開。中國志願者王躍和來自俄羅斯、法國、意大利的5名志願者,全面介紹了520天艙內試驗和工作、生活情況。

  新聞發布會上,4天前出艙的志願者們表示,“火星之旅”不容易,但大家經受住了考驗,在520天中積累了大量的研究數據,對於密閉環境下人的自身極限能力的認識有了新突破。據俄方專家介紹,人類首次模擬登陸火星試驗獲得成功。

  王躍介紹說,由中方組織參與的中醫項目、生物節律與氧化應激項目及心理項目,均達到了預期目的。

  “中醫辨証研究等3個項目是最具有中國特色的研究項目,試驗獲得的大量數據,為我們深化航天醫學研究提供了很有價值的依據。”中國航天員科研訓練中心副總設計師李瑩輝進一步解釋。

  試驗中

  最緊急的情況

  去年12月初,實驗艙電力系統突發故障,發出火災警報。艙內頓時一片漆黑,空調停止運轉,冰箱開始解凍,隻有應急照明和應急通信還在工作。

  這是一次緊急情況演練。王躍和他的同伴按照行動指南沉著處置。他們遠離火源,等待撤離。那一晚,他們在無噪聲的艙內睡著,等待第二天電力系統的恢復供應。

  火星—500試驗獲得成功,這次試驗取得了哪些重要數據?實驗艙內的生活狀況如何?下一步還將進行哪些后續實驗?在8日的新聞發布會上,中國志願者王躍為記者揭秘這次“火星之旅”的詳細情況。

  520天中,105項實驗積累大量研究數據

  問:520天試驗結束了,有哪些收獲和發現?

  王躍:520天試驗圓滿完成,我和我的同伴經受住了考驗,很好地堅持下來,讓我們對於密閉環境下人的自身極限能力的認識有了突破。

  各國參與的105項實驗,在520天中積累了大量的研究數據,包括生理學、心理學、微生物學等五大類,其中呈現的變化規律為我們深化航天醫學研究提供了有價值的依據。

  問:中醫辨証研究是最具中國特色的項目,取得了什麼成果?

  王躍:中醫辨証研究主要是利用中醫的望聞問切手段,對長期密閉環境下人體的功能和生命活動規律進行探索。這涉及在將來星際探索過程中我們能否擁有中國特有的醫學技術和經驗。

  在以往的神舟任務中,就曾應用過我們自己研制的中藥。在火星—500試驗中,我們6人使用中醫四診儀完成望聞問切工作,也就是把志願者的舌相、面相通過四診儀記錄下來,將數據傳遞出來再進行分析。

  個人空間僅有3.4平方米﹔教其他國家志願者說中國吉祥話

  問:你在實驗艙內的生活狀況如何?

  王躍:550立方米的實驗艙,屬於我個人的空間隻有3.4平方米的臥室,包括一張床、一張桌子,牆壁上還挂著一張楊利偉的照片。

  在吃的方面,我們的食物大都以罐頭食品和脫水食品為主,很難吃上新鮮食品。艙內溫室裡種植了少量蔬菜,可以作為配餐。我們平常吃飯像空間站上的航天員一樣,有嚴格的規定。種類基本上有面包、奶酪、土豆、蘋果汁等。這些西餐不太適應我的口味,我很想念艙外的食物,比如拉條子。

  問:枯燥的試驗生活中,你如何跟其他國家的志願者相處?

  王躍:傳播中國特色的載人航天文化,是我業余時間的一項重要工作。這次試驗乘組裡有3個俄羅斯人,兩個歐洲人,我是唯一的中國人,但我和外國志願者之間交流溝通很好。大家對中國的傳統文化都很好奇和欣賞,對中國的載人航天也一直很關注。

  比如,在試驗生活中,我跟其他志願者一起品中國茶、吃中國食品、賞中國書法,在生日及中國春節、國慶時,還按中國傳統方式進行慶祝。

  出艙后,其他國家的志願者每個人至少都會用成語說上一句中國的吉祥話。法國志願者見到中方試驗隊人員時,經常用漢語說“福如東海”,這讓我很有成就感。

  “對於長期隔絕的飛行來說,外部的支持非常重要”

  問:這次試驗中有哪些最讓你難忘的事情?

  王躍:一年半的時間經歷了很多事情,對我來說都是很珍貴的記憶,比如領導的關心、父母的看望、過生日時隊友們的祝福、與隊友一起過新年過萬聖節,當然還有登陸“火星”的時候。

  但讓我最驕傲最自豪的,還是完成了這個試驗,履行了進艙時的諾言。

  問:在長期的試驗中,從航天員中心到前方試驗隊,再到你的家庭,都給予了你各種支持,能否談談這方面情況?

  王躍:對於長期隔絕的飛行來說,外部的支持非常重要。我們中方試驗隊安排技術人員長期在俄羅斯實驗現場為我提供各種支持,他們經常給我傳輸新聞、視頻、照片等,其中甚至還有我愛看的NBA籃球賽、喜歡玩的電子游戲,還不時發郵件講述艙外發生的趣事、天氣等。

  整個實驗期間我們往返發送郵件4000多封,對我起到了很好的心理支持作用。

  試驗隊裡有心理醫生隨時關注和解決我的心理情緒問題。航天員中心的領導和同事,也經常給我寫信,並去老家看望我的父母。我過生日時,他們還提前准備了賀卡。

  最令我感動的是,他們還把我的父母接到俄羅斯與我視頻交流。此外,我的導師、領導以及航天英雄楊利偉,也專程來現場看望我。這些無微不至的心理支持,都給了我堅持下去的動力,也為我們今后開展中長期飛行心理支持提供了經驗。

  問:今后你有什麼打算?能否透露一下最近的安排?

  王躍:根據俄方統一安排,志願者們還將赴德國進行后續實驗數據採集,大約12月初返回國內。回來后,航天員訓練中心將繼續幫助我開展心理學恢復,盡快回歸正常工作生活、回歸家庭,適應試驗后的社會角色改變。

  至於今后工作安排,由於后續實驗還沒有徹底結束,當前緊要的工作是按計劃完成全部試驗。如果國家需要、任務需要,我願意再重復一下“火星—500”這個項目。
(責任編輯:崔東)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精彩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