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吃泥鰍治病? “健康教母”馬悅凌護士出身無醫師証--科技--人民網
人民網

生吃泥鰍治病? “健康教母”馬悅凌護士出身無醫師証

2011年06月28日08:45    來源:《新京報》     手機看新聞

  
5月5日,在漸凍人症患者李凱(化名)的家中,幾個人扶著他,注射當歸注射液。
李凱(化名)家中養有活泥鰍,供生“治病”。本報記者 黃玉浩 攝


  養生暢銷書作家馬悅凌說,“漸凍人”是她治療過的最簡單的病。

  事實上,漸凍人症是世界難題,患此病的科學家霍金還坐在他的輪椅上。

  以泥鰍、當歸配合“高熱量食物”,除了治療“漸凍人”,馬悅凌還稱她治好了肝癌、乳腺癌、肺癌患者,讓高位截癱的人恢復了知覺。

  不過這一切,她都稱涉及病人隱私,未提供具體事例。

  馬悅凌曾是一名護士,沒有醫師資格証。相關醫學專家認為她事實上是在醫,但她的治療方法,沒有任何科學依據,並且可能危害身體。

  調查顯示,暢銷養生書作家馬悅凌除了是“健康教母”,背后還有一個巨大的商業世界。

  針尖沿著脊椎兩側的穴位不停扎入,李凱(化名)的表情因痛苦而扭曲,密密麻麻的針眼不停向外滲著黃色的液體。

  大椎穴、陶道穴……4個人架李凱,針頭扎入與拔出,共計扎了180針,注射了180毫升的復方當歸注射液。

  請來幫著注射的醫生強調,從沒有這樣的先例,“出了事別找我”。

  45歲的天津靜海縣商人李凱是“漸凍人症”患者。如今,他每隔七天要進行一次全身穴位注射,依據是“健康教母”馬悅凌的“指導治療”。

  漸凍人症是運動神經元疾病的俗稱,與癌症艾滋病並列世界三大難以治愈病症。患者大腦、腦干和脊髓中運動神經細胞受到侵襲,肌肉逐漸萎縮無力以至癱瘓,身體如同被逐漸凍住,故稱“漸凍人”。

  “這些年我們跑遍了國內大小醫院,直到遇見馬悅凌老師,她告訴我們,這個病很好治,她已治好多例。”5月5日,李凱的女兒李可(化名)稱,馬悅凌成了父親唯一的希望。“全身穴位注射當歸液是馬老師的獨創療法”,不過李可說現在還看不出一點療效。

  李凱並不是馬悅凌“指導治療”的唯一漸凍人症患者。

  “挑戰”世界難題

  助手說,治療“漸凍人”只是馬悅凌的一個探索項目,下一步她准備攻克艾滋病

  “不到一周治好80多歲的東北老太的乳腺癌,治好多例肝癌和腫瘤……”6月11日,在馬悅凌位於北京的居所,她的助手遞給記者一張紙,上面記錄著馬悅凌過去一年創造的“奇跡”。

  這名助手稱,馬悅凌創造的類似醫學奇跡有100多個,“治療‘漸凍人’只是她探索人類健康的一個項目,下一步馬老師准備攻克艾滋病”。

  記者提出約訪她治愈的患者,馬悅凌以涉及病人隱私為由婉拒。

  6月11日,馬悅凌面前的茶幾上,攤放著十余份各地郵寄來的“漸凍人”問診單。這些患者都是看了馬悅凌在個人網站上公布的“指導治療”案例后,慕名求助的。馬悅凌稱,她指導治療“漸凍人”開始於去年年中,首批12名病人,“全部免費”。

  李凱正是12名患者之一。

  點開馬悅凌個人官網,首頁顯眼處有《馬悅凌向世人公布“漸凍人”治療全過程》,公布了12名漸凍人症患者的問診單和病案。

  問診單中有約百項問題,患者回答,馬悅凌逐項點評。在李可看來,馬悅凌的個人網站更像一個網上診所。該網站實名注冊會員22萬人。

  馬悅凌給李凱開的治療方案有,吃生泥鰍,第一天兩條,以后一天一條,連吃三天,“去除體內肝火”﹔輔助食療,“吃溫熱食物補充能量”,食物為黑米糊、牛肉羹、固元膏和一天一斤海蝦。

  最核心的治療,則為每周一次全身穴位注射復方當歸注射液。馬悅凌讓李可帶著父親到她處親自調理扎針,“每次少則幾十針,多則數百針,幾百毫升的當歸液的穴位注射”。

  馬悅凌在網站文章中稱,“‘漸凍人’這個病名已經告訴了我們,這個人的身體被‘凍’住了……這種疾病的根本原因隻有二個:一是身體過度受寒涼,二是過度 消耗身體的能量……”她在《融化“漸凍人”記》中寫道:“不就是說這個人的身體進入了冬天?那就為身體升溫、回暖、化凍不就行了嘛……”

  馬悅凌稱:“我將向世人証明,‘漸凍人’這一千古絕症並不像現在醫學界說的那樣毫無希望。”

  “成功”案例的示范

  馬悅凌將“治療”的第一個漸凍人症患者視頻放到網上,很多人慕名求助

  去年秋天,馬悅凌“指導治療”的第一個“漸凍人”、河北滄州劉如杰的治療過程,被拍成視頻放到了馬悅凌的個人網站。裡面稱,經治療,癱瘓在床多年的漸凍人患者劉如杰獨立行走了3米。

  多名馬悅凌官網注冊會員稱,正是看到劉如杰“日漸好轉”,才慕名求助。

  今年5月22日,記者在北京見到了還在接受治療的劉如杰。他並非如馬悅凌所說能獨立站立,必須有人扶著或靠牆才能站立。

  劉妻介紹,2003年,36歲的劉如杰被診斷為運動神經元病,跑遍了國內十多家大醫院都說無法治愈。去年5月,一名親戚注意到了馬悅凌的網站,並注意到她在網上征集漸凍人症患者“指導治療”,於是設法聯系到馬悅凌。

  劉妻稱,馬悅凌態度熱情,“一見面就告訴我們這個病沒治好,完全是那些醫生耽誤的。我肯定能治好,而且完全免費”。

  隨后劉如杰開始了兩個月的治療。吃生泥鰍、固元膏,每天穴位注射復方當歸注射液。

  劉妻稱劉如杰看到了希望,心情很好,病情有所減緩,有次自己站起來走了3米,馬悅凌讓人拍了視頻,放到網上去,很多家屬看到后來找他們,“我們還是很謹慎的,隻說自己的情況,沒向別人推薦馬老師”。她說,不過春節后就基本沒有效果了。

  對於劉如杰站立走了3米,北京中醫藥大學基礎醫學院養生康復系主任林殷教授認為“心理暗示會有療效,在某些疼痛性疾病上,心理暗示和安慰劑效應能達到50%以上療效”。

  林殷教授介紹,當歸只是普通的草本藥,能活血養血,目前,沒有文獻記載當歸可治療漸凍人。並且穴位注射可能帶來的不良反應,應引起醫患雙方的高度警惕。

  在北京,接受馬悅凌“指導治療”三個月后,李可覺得父親無明顯療效,接回了李凱。李可稱,當初說治療完全免費,但剛治了一次就要錢,就說需要3000元。

  “他的手指頭原先不能動,后來能動幾個,這不就是療效嗎?”6月11日,馬悅凌稱李可一家“忘恩負義”,她稱都是免費治療,“治好了你給多少我都收”。

  李可則說,其實父親的手指沒看出變化。

  “功臣”泥鰍和當歸

  馬悅凌說:漸凍人症是我治過的最簡單的病,生泥鰍是我治病的最重的一個砝碼

  馬悅凌稱,她治愈了多例疑難雜症,其中有肝癌、乳腺癌,還讓一名高位截癱的患者恢復了知覺。不過均未有具體姓名地址的實例舉証。

  在《融化“漸凍人”記》一文中,馬悅凌稱,雖然漸凍人症是全世界的絕症之首,不過“我治療此病后才知道這個病根本不難治”。

  “漸凍人”李凱回家后,仍按馬悅凌的方案治療,吃生泥鰍、注射復方當歸注射液。

  在馬悅凌看來,人體幾乎所有的疾病都是氣血虛寒所致,因此有活血、補血作用的中藥當歸,幾乎可包治百病。

  馬悅凌稱,她曾選擇以當歸注射足底反射區,來治療自己的頭痛,“注射后,奇跡出現了,我的頭不痛了,頭上籠罩多年的罩子突然被拿掉了。所以當歸是個好藥,用多少都不會有副作用”。

  “穴位注射和生吃泥鰍的‘漸凍人’療法,很荒誕,有無毒副作用都搞不清楚,多危險。”北醫三院神經內科一位醫生說。

  2010年6月,成都市十多名市民因生吃活泥鰍感染寄生虫病住院治療,他們都是看了馬悅凌寫的《不生病的智慧》一書。

  這一事件被媒體廣泛報道后,馬悅凌一度被推到風口浪尖。如今,馬悅凌稱生吃活泥鰍是治療漸凍人症的法寶。

  今年1月,馬悅凌在接受養生雜志《晒share》採訪時稱,“漸凍人症是我治過的最簡單的病,生泥鰍是我治病的最重的一個砝碼……你們得給小泥鰍立碑,功勞全是它的”。

  李可說,家中養著數條活泥鰍,隻要父親一咳嗽,就剁碎了喂他食用,以去火。

  “這很危險,本身活泥鰍就帶有各種寄生虫,容易引發感染。另外剁碎后有骨刺也不易消化,一旦堵在患者喉嚨,十分危險。”6月2日,北醫三院副院長樊東升說,對於全身都逐漸失去運動能力、吞咽困難的漸凍人症患者來說,生吃活泥鰍是一枚隨時可引爆的地雷。

  林殷教授介紹,泥鰍和多數魚類食性和食效相仿,古人認為泥鰍性味甘平,有補中益氣、化濕止瀉作用。目前在偏遠山村民間還有泥鰍入藥的,不過都是煮熟后食用。

  對於生吃泥鰍與穴位注射當歸液治療漸凍人症,樊東升說沒有任何科學依據。

  樊東升介紹,“漸凍人”是世界級難題,目前尚不清晰病因,“隻清楚是一種運動神經被損傷的疾病。”

  他介紹,中國目前至少有20萬漸凍人症患者。這種病在全世界尚無有效療法,隻能緩解症狀。”

【1】 【2】 

 
(責任編輯:魏艷)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精彩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