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奢侈性水消費”之重何以承受?--科技--人民網
人民網

“奢侈性水消費”之重何以承受?

2011年06月17日09:06    來源:《科技日報》     手機看新聞

  嘉 賓:胡勘平(《中國環境發展報告(2011)》撰稿人)

  張伯駒(自然之友調研部主管)

  主持人:黃 橙(本報記者)

  ■ 對話背景

  北京市水務局日前透露,北京市人均水資源量已降至100立方米,大大低於國際公認的人均1000立方米的缺水警戒線,北京缺水形勢異常嚴峻。而據今年4月發布的《中國環境發展報告(2011)》調查顯示,2010年北京奢侈性水消費高潮再起,眾多人工造雪游樂項目異常火爆,造成嚴重的水資源浪費和生態破壞,加劇了北京水資源危機。

  《中國環境發展報告(2011)》撰稿人胡勘平和自然之友調研部主管張伯駒對本報記者表示,在北京建設節水型城市的過程中,加強對洗浴、滑雪、高爾夫等特種業奢侈性用水的監督和管理,正在引起政府和全社會的普遍關注。

圓明園滑雪場 胡勘平攝 



  北京水資源無法支撐的消費時尚

  主持人:哪些用水方式屬於奢侈性水消費,它們的耗水情況如何?

  胡勘平:“奢侈性水消費”是我們在做調查時提出的一個概念,指那些用水量多、方式浪費的水消費,具體對應的是洗浴、滑雪、高爾夫幾個特種用水行業。

  按照北京市節水辦公室公布的數字,北京擁有洗浴場所約3000家,初步測算年用水500萬噸。可由於很多提供洗浴服務的地方由賓館、會所兼營,實際的數字應該不止這些。在去年發布的報告中,我們假設每人每月到洗浴中心洗澡一次,每次消耗水量400升,那麼北京每年僅此一項要消耗的水資源將達到8160萬噸。和以前教育孩子們每人每天浪費一粒米我們就可能會浪費多少糧一樣,我們的用意就是告誡大家,奢侈浪費絕對不應該成為一種時尚,特別是對於北京這樣一個世界上水資源最緊缺的特大型都市。

  由於需要養護大片高規格的草坪,高爾夫球場的耗水量同樣是十分驚人的。

  張伯駒:根據《北京青年報》2005年報道,當時的13個滑雪場一年需用水超過380萬立方米,相當於消耗了北京4.2 萬人全年的生活用水。后來中國滑雪協會辯稱,當年北京實際投入經營的滑雪場為10家,經水務部門核定實際的全年用水量為41.63萬立方米,其中地下水為29.73萬立方米。

  我們比較傾向於採用這樣一個數字:《北京市滑雪場用水管理要求》規定滑雪道年用新水量每平方米不得大於0.48立方米,拿這個數字乘以北京滑雪場雪道面積,那麼每年人工造雪的用水量至少100萬噸,所消耗的水量相當於北京市8300個家庭一年的用水量總和。

  另外,我們城市中還有相當數量的洗車行沒有使用中水,而是直接使用普通的自來水,也屬於了奢侈性水消費。

  主持人:這些奢侈性水消費為什麼特別值得我們關注?

  胡勘平:在世界特大城市中,北京是最缺水的。我常常打這樣的比方,如果世界人均有一暖壺水,那麼中國人均隻有一小茶杯,北京人均則隻有一口水。現在生活在北京的人似乎對缺水沒有強烈的感受,但實際上我們一方面是在向鄰居河北、山西借水,一方面是在向子孫后代借水——過度開採地下水。河北、山西這樣的地方本身也是貧水區,這不是窮人奪窮人的糧食麼?為了開採地下水,現在北京最深的井已經打到三千多米,放平了相當於從天安門到軍博的距離。而且很多地下水是戰略性水資源,一旦挖了就沒有了。80年代,北京的人均水資源是現在的4倍,這樣下去,我們的后代所擁有的水資源會越來越“貧窮”。

  可以說,為了保障北京的用水,已經造成了地區、代際間的不公平。在這種前提下,在去年12月、今年1月都沒有自然降雪的情況下,出現了很多人工造雪的游樂項目,維持了滑雪黃金時期的繁榮。這些消費活動本身是無可厚非的,但這種時尚是北京的水資源無法支撐的。

  節水意識、經濟約束與科技進步共同推進“節流”

  主持人:有哪些方法可以限制奢侈性水消費?

  張伯駒:我建議從節水改造、限制准入、制定專項管理條例幾個方面入手。比如長春,2001年就出台了針對洗浴業的管理辦法。

  和制定更多的法律法規相比,它們的執行更應該受到重視。拿洗浴來說,本身行業就不夠規范,提供洗浴的地方具體有多少?公安局和水務局提供的數字都是對不上的。如果連數字都搞不清,何談管理?滑雪場的重要主管部門還有體育局,這樣的多頭管理和建設審批也會帶來很多執行上的問題。我認為首先應該清晰地收集信息,引入公眾監督。

  限制奢侈性水消費決心非常重要,而決心是體現在細節裡的,基於北京的現狀,應該拿出以往整治污染的決心來監控用水。

  胡勘平:限制這些高耗水行業,應該說大家的認識是高度一致的。今年中央的一號文件就是關於水利改革發展的,其中要求建立起最嚴格的水資源管理制度。正在征求意見的《北京市節水管理辦法》明確要求,今后不再批建大型洗浴中心。這樣嚴厲的措施比我預想的要好。

  限制過度的水消費,可以從以下幾個方面做些工作:首先還是老百姓的節水意識,這個是基礎。其次,我建議推廣階梯水價,可以設定一個標准,比如每人每月3—4噸,少用獎勵,多用懲罰。其他國家實行階梯水價的經驗表明,隻要懲罰性水價高到一定程度,經濟杠杆的作用還是相當明顯的。另外還要充分依靠科技進步,比如在洗浴中心可以採用感應式噴頭,或者實行定額刷卡洗浴,這既是一種提醒,又是一種強制。

  未來水資源形勢不樂觀,但尚有“開源”空間

  主持人:如果節水措施得當,南水北調也順利進京,北京嚴重缺水的局面能夠緩解嗎?

  胡勘平:北京每年的用水缺口很大,即使南水北調計劃引入的10億立方米順利進京,仍然遠遠不能解決北京的缺水問題。老百姓都知道,過日子要做到收支平衡。目前北京水資源“賬戶”上的情況是,“收入”少、“支出”多,借了近鄰借遠鄰,日子過得非常緊巴。

  我的看法是,在可預見的將來,北京人口的增長仍然是不可逆轉的,而隨著人們經濟收入水平、消費支付能力的提高,每個人都將有能力消耗更多的資源。同時,隨著追求奢侈成為一種時尚,奢侈性消費活動也越來越多……總的來說北京的水資源形勢是不容樂觀的。

  我們已經經歷了連續十幾年的干旱,並沒有跡象表明將來會有所緩解。南水北調進京后,人均水資源量可能會出現一個小的反彈,但很快就會被增長的人口抵消而再度下降。

  張伯駒:北京存在一個剛性的缺水量,我認為短期內質的改變是不可能的,但是在現有的條件下,仍存在很多的改善空間。比如截流——奢侈性水消費的遏制,以及開源——中水的利用,以及環境教育——減少日常水資源浪費——的開展。要讓大家了解自己的消費行為對於水資源有著怎樣的影響,這和簡單地說怎樣可以更節水不是一個層次的教育。

  雖然北京市在治理機動車堵塞問題上出台了一些非常規的措施,但我希望在治水時,還是先按常理和現有法規做好精細化管理,不要太出位。在常規措施的空間內,可以做的還很多——尤其是在北京市即將出台的《北京市節約用水辦法》修訂版中,明確規定了禁止開辦高檔洗浴業、以水為原料的生產企業、滑雪場、高爾夫球場以及月用水量超過5000立方米的戲水、游藝經營場所等高用水企業,這是一個很重要的規定,需要抓緊落實。

  現有上述高用水企業應當採取節水措施,分類計量,嚴格控制用水量,安裝數據遠傳設備,按月向節水管理部門報送取用水量。

  胡勘平:從根本上改變北京缺水的被動局面,要期待關鍵技術的突破,比如南水北調東線工程得以實施。東線工程主要經過平原地區,調水綜合成本低,而且從長江入海口引水,可調水量也非常大。但是長江入海口的水已經嚴重污染,而且調水沿途也會受到不同程度的污染。如何使水質達到可以使用的標准,是目前面臨的難題。

  另外,海水淡化技術目前已經比較成熟,但是成本仍然在5—6元一噸,這還不算運輸的費用。因此指望利用海水也還需要時間。

  在難關沒有攻克之前怎麼辦?就是要想方設法提高水資源的利用效率,在滿足正常基本需求的基礎上,堅決杜絕浪費。這也是我們呼吁減少奢侈性水消費的初衷,希望把它作為解決問題的一個切入點。


  胡勘平:


  在世界特大城市中,北京是最缺水的。為了保障北京的用水,已經造成了地區、代際間的不公平。在這種前提下,在去年12月、今年1月都沒有自然降雪的情況下,出現了很多人工造雪的游樂項目,維持了滑雪黃金時期的繁榮。這些消費活動本身無可厚非,但這種時尚是北京的水資源無法支撐的。


  張伯駒:


  北京存在一個剛性的缺水量,我認為短期內質的改變是不可能的,但是在現有的條件下,仍存在很多的改善空間。比如截流——奢侈性水消費的遏制,以及開源——中水的利用,以及環境教育——減少日常水資源浪費——的開展。要讓大家了解自己的消費行為對於水資源有著怎樣的影響,這和簡單地說怎樣可以更節水不是一個層次的教育。(科技日報)
(責任編輯:崔雷)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精彩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