硫丹:不再被“吃掉”的污染物--科技--人民網
人民網

硫丹:不再被“吃掉”的污染物

李禾

2011年06月17日09:06    來源:《科技日報》     手機看新聞

  平時,當你吃蔬菜、吃水果、喝茶……時,也許你沒有想到,你正同時“攝入”一種叫硫丹的殺虫劑。

  在瑞士日內瓦舉行的《斯德哥爾摩公約》(以下簡稱《公約》)第五次締約方大會上,來自127個國家的代表們同意將硫丹列入全球禁用黑名單。到2012年,這種被廣泛使用的農藥將退出全球市場。硫丹也將成為第22個遵循《公約》被列入清單的持久性有機污染物(POPs)。

  目前,全世界已有超過80個國家禁止或限制使用硫丹,包括歐盟、亞洲和西非一些國家,但是有的國家仍然在使用,其中就有印度和中國。

  危害 一個番茄就可能損害血紅細胞

  硫丹是在20世紀50年代初開發出來的人工合成的有機氯化合物,用於果樹、蔬菜、茶樹、棉花、大豆、花生和煙草等多種作物,防治棉鈴虫、蚜虫等多種害虫效果良好,因而被廣泛用作農業殺虫劑。尤其在我國禁止了5種高毒有機磷農藥后,硫丹被廣泛推薦為其替代品,在全國多個省份推廣使用。

  據了解,硫丹污染蔬菜和水果非常普遍,它是美國所檢測的五千種物中經常被檢測出的殘留之一。在2007年新西蘭受檢的番茄中,32%都有硫丹殘留,殘留水平很高。此外,在辣椒、黃瓜、梨子、植物油、沙拉調味汁、花生和花生醬中也有發現。如果每天隻要吃一個硫丹高殘留的番茄,不吃其他食物,我們的硫丹攝入量就達約81毫克,或者說1.18毫克/公斤體重。而僅僅1毫克/公斤體重的硫丹殘留,就會對我們體內的血紅細胞產生損傷。

  從“出生”以后很長一段時間裡,硫丹被認為是中等毒性。到2007年,聯合國糧農組織將硫丹經口和皮膚接觸,定性為“一級高毒”。正是隨著硫丹毒性界定和危害認識的逐步深入,全球對硫丹應用的對象和使用范圍發生了相應變化。

  《公約》新持續性有機污染物評估委員會委員、北京大學環境科學與工程學院教授胡建信說,硫丹符合《公約》中持久性有機污染物的三個標准,它在水體、土壤等環境中殘留時間可多達幾十年。

  淘汰 推廣使用物理和生物防治替代技術

  由於硫丹對環境和健康的危害,2009年,新西蘭宣布禁止使用硫丹﹔2010年,美國、澳大利亞、加拿大等國也相繼宣布禁用硫丹。當硫丹被《公約》增列為禁用物質后,包括我國在內的一些國家不會馬上禁止使用硫丹,需通過相關程序對國際決議進行核准,才能使其正式在國內生效。

  不過,北京大學環境科學與工程學院副教授劉建國認為,目前,我國淘汰硫丹問題不大,對農業生產影響應該不大。

  “對於持久性有機污染物,國內淘汰進程快。農藥發展趨勢是低毒化,而國內在談判前就專門對硫丹的替代品做過研究,估計問題不大。”劉建國說,目前,國內外對環境安全和人體健康越來越重視,在一些具備了經濟、技術條件的領域,將優先開展淘汰和替代。

  劉建國說,由於硫丹對防治棉鈴虫效果比較好,性價比高。因此,根據《公約》,在防治棉鈴虫等方面有豁免用途。

  據介紹,為了減少和消除硫丹在農作物種植中帶給使用者和消費者的更大傷害,德國農藥行動網絡2008年制作了《不使用硫丹的田間指南》,該指南針對35種農產品的種植,介紹了農業操作和物理控制病虫害的方法,如水果套袋、混栽、輪作、堆肥、修剪、護根覆蓋以及燈誘、粘板等﹔還介紹了使用有生物控制效果的各種有益昆虫,包括小繭蠅、螳螂、赤眼蜂等各種寄生和捕食性的天敵昆虫。

  雲南思力生態替代技術中心項目負責人竇虹建議,為應對硫丹的禁用,我國茶區應通過改善茶園生態環境進行害虫的生態調控,大力推廣農業防治、物理防治和生物防治,充分發揮生態系統的自然調節作用,盡量減少化學農藥的使用次數和使用量。

  同時,竇虹還建議,加強病虫害監測和預報,開展農藥殘留控制技術研究﹔開展多層次、多形式的技術培訓,普及無害化治理技術,增強茶農的環保和質量意識,大力推廣高效安全低毒低殘留農藥。

  目標 減少和最終消除持久性有機污染物

  今年是我國簽署《公約》十周年,持久性有機污染物污染防治已成為“十二五”期間我國環保工作的四個重要領域之一。

  環境保護部污染防治司化學品處處長臧文超說,2001年我國簽署《公約》,成為履約國之一。而《公約》的涉及領域廣泛,主要有工業行業、農業、衛生、電力等﹔目的是減少和最終消除持久性有機污染物,保護人類健康和環境免受其危害。

  硫丹只是要淘汰的持久性有機污染物中的一種。到2009年5月,我國已全面淘汰了滴滴涕、氯丹、滅蟻靈等9種受控殺虫劑持久性有機污染物的生產、使用、流通和進出口,實現了階段性履約目標。

  “我國面臨著應對新增列POPs問題的壓力。”臧文超說,根據《公約》規定,禁用硫丹修正案尚未對我國生效。我國正在准備報國務院批准接受新增列持久性有機污染物修正案。

  臧文超介紹說,我國需要做的工作還不只是這些。根據《中國履行斯德哥爾摩公約國家實施計劃》,2010—2015年是POPs削減和淘汰工作全面深化的重要時期。到2015年,我國要全面控制廢物焚燒、鋼鐵、再生有色金屬、制漿造紙、殯葬、化工等六大重點行業二惡英排放增長的趨勢,要處置POPs廢物並對受POPs污染的高風險場地實施修復或風險控制。

  “這些工作非常具有挑戰性。首先二惡英排放重點行業的快速增長趨勢尚難以控制。更具挑戰的是,目前,在燒結、電弧煉鋼、再生有色金屬、制漿造紙、殯葬等行業,還缺乏經濟可行的二惡英控制技術。其次是污染場地相關工作在國內也剛處於起步階段,修復和風險管理技術還處於探索階段。”臧文超說。

  ■ 相關鏈接

  《斯德哥爾摩公約》

  它是國際社會為保護人類免受持久性有機污染物危害而採取的共同行動。從2001年5月23日至今,共有173個國家簽署了致力於減排持久性有機污染物的《斯德哥爾摩公約》。

  作為公約首批簽約國,中國於2001年5月23日簽署了《斯德哥爾摩公約》,公約於2004年11月11日對中國生效。

  2007年4月,國務院批准了《中國履行斯德哥爾摩公約國家實施計劃》,確定了我國履約目標、措施和具體行動。

  持久性有機污染物

  是指人類合成的能持久存在於環境中、通過生物食物鏈累積、並對人類健康造成有害影響的化學物質。它具備四種特性——高毒、持久、生物積累性、親脂性,在環境中持久存在,且能在大氣中長距離遷移並返回地表。

  根據國際公約持久性有機污染物分為殺虫劑、工業化學品和生產中的副產品三類。公約首先開展控制的12種持久性有機污染物,分別為艾氏劑、氯丹、DDT、狄氏劑、異狄氏劑、七氯、滅蟻靈、毒殺芬、六氯代苯、多氯聯二苯、二惡英和?喃。

  硫丹

  是一種人工合成的有機氯化合物,廣泛用作農業殺虫劑。研究顯示其具有神經毒性,能引起急性和慢性中毒,影響神經和免疫系統,破壞體內的激素平衡。

  研究發現,硫丹中毒主要是經過口,其次是呼吸道和皮膚吸入,會導致急性中毒,嚴重者會出現肺水腫、呼吸衰竭、心跳停止等。對人來說,硫丹將危害神經、消化、呼吸系統,損害神經、肝、腎等內臟,以及內分泌和生殖系統等,它還被認為是一種潛在的致癌物質。

  硫丹具有累積性,能通過食物鏈或周圍媒介富集到生物體內,並通過食物鏈的生物放大作用達到中毒濃度。換句話說,就是通過小魚吃蝦米,大魚吃小魚,人類吃大魚的方式使得污染物在人體內富集並最后在人體中達到甚至上千倍的遞增。由於它具有親脂性,使之進入人體后就大量溶解在脂肪中,難以代謝。

  更糟糕的是,硫丹能通過胎盤屏障,在母親懷孕時把它“遺傳”給孩子,可能會對孩子身體發育和認知等造成重大影響。

  硫丹具有長距離大氣傳輸性,在北極等偏遠地區的空氣、積雪和生物系樣本中均已檢測出。(科技日報)
(責任編輯:崔雷)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精彩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