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人托起“北斗”--科技--人民網
人民網

年輕人托起“北斗”

尹曉宇

2011年06月16日09:26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手機看新聞

  2011年4月,隨著第8顆北斗導航衛星的成功發射升空,中國自主衛星導航系統發展進入新的階段。

  2012年,覆蓋亞太的“北斗”衛星導航系統將建成,2020年左右,覆蓋全球的“北斗”衛星導航系統將建成。“北斗”與美國的GPS、俄羅斯的“格洛納斯”、歐盟的“伽利略”一起漫游在天空。

  在“北斗”這支隊伍裡,經驗豐富的前輩們值得敬仰,但正在成長中的年輕人更讓人欣慰。

  責任的力量

  讓北斗完成導航,這是王璐要干的事兒。1984年出生的她,2008年參加工作,曾負責了第5顆北斗導航衛星的有效載荷總體相關工作。跟“80后”的女孩兒相比,王璐並看不出有怎樣的不同,愛奮斗,也愛娛樂,愛逛街,也愛一些新事物。

  “剛入職的那幾個月訓練是魔鬼式的,但也是真正的鍛煉。”王璐說,那幾個月,師傅花了很多心思,她對於北斗的認識也是在那個階段變得清晰起來。

  “慌!”想起第一次在發射場的經歷,王璐這麼描述。

  那是一次整星的測試,設備出現了異常,並且這個問題是以前沒出現過的。到處打電話,描述問題,協調其他技術部門……這次經歷讓王璐更清晰地看到責任的意義,一顆星,一個人是干不出來的,交到手裡的事情一定要干好,這是責任。

  研究問題,跟前輩請教,跟同事討論,慢慢地積累,成長。后來便是第5顆北斗的全程參與,王璐和自己的小組已經能擔起一份兒工作,從2008年到2010年,一盯就是兩年多。發射那天,王璐在指揮大廳。“也沒有激動到特別的程度,就一直在說成功了,真好。”王璐說,“要淡定!航天是個特別需要踏踏實實干的活兒。”

  讓火箭飛一會兒

  見到李君的時候,他先糾正說:“我可是‘70后’。”1977年出生的李君,2003年進入航天系統,2004年進入長三甲系列火箭起飛滾轉動力學建模研究,那時的他,不到30歲。

  衛星要上天,必須得有運輸工具,這就是火箭。在某導航衛星以前的發射任務中,長征三號甲系列火箭發射的主要是地球靜止軌道衛星。但某導航工程是多軌道面組網,衛星的發射軌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地面瞄准中心無法再滿足所有任務要求。

  當時有很多爭論。“如果發射一次挪一次,時間、費用上都不允許,甚至有些軌道面會打不到。”李君說,他提出的“起飛滾轉定向技術”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出現的。

  航天發射如履薄冰,總體方案絕不能出問題。兩年的時間,李君扑在了這項技術上。建模、驗証,作為首次在中國液體火箭的應用,降低了不同射向導致的地面設備移動帶來的風險,大幅提升了運載火箭的適應能力,並成為中國液體運載火箭的通用技術。在目前的某導航衛星發射中,已經有4次運用了這項技術。

  做好一顆螺絲釘

  隻有理論的方案設計還不成,從圖紙到現實的實現還需要很多人的努力。韓峰就是將設計方案變成現實中的一員。說起火箭發射,他會特別興奮,不單是因為自己的工作參與,還是小時候的一種情結,“那個時候在電視上看發射轉播,太神奇了。”

  真正進入到這支隊伍,才知道那一剎那的升天包含著多少人怎樣的努力。“航天是個大工程,是每個螺絲釘一樣的航天人擰起來的。”韓峰1983年出生,2005年參加工作,趕上了北斗一代最后一顆星的發射,北斗二代工程的開始。

  “我的工作就是控制系統的優化和改進,火箭上的各個部位的作用怎麼發揮出來,需要線路和接口的調動。”韓峰打了個比方,“比如汽車的自動泊車功能,線路怎麼布才能讓這個功能實現,這就是控制系統需要解決的問題。”

  可靠性永遠是放在第一位的。“幾十億的東西就那麼掉下來了,不單是錢的問題,還是整個國家形象、科研進度的問題。”韓峰說,有時最終改動隻有四根線,但整個周期卻用了一個多月,反復的驗証、測試,就是為了確保最終的可靠性。

  質量“把關人”

  董方成將自己的工作描述為“把關人”。他1984年出生,2007年參加工作,從在機械室做設計到產保處做質量管理,雖然工作崗位發生了變化,做好衛星的職責卻沒有任何的改變。“擔當責任。”董方成這樣理解自己的工作。

  第4顆北斗發射的時候,董方成在發射場,出了一個故障,排查計劃,是董方成的團隊要在最短的時間內拿出的東西。

  “跟技術上的溝通、分析,最開始拆了一台機器,發現是焊點的問題,就拆這一台還是同型號的都要檢查?”董方成說,平時我們用一個東西,假如壞了,我們可以考慮說換個零件,航天工程可不是這麼簡單的一個概念。“出了一個問題就是從頂層設計上的考慮,是不是整個型號的問題還是管理流程中出了問題,往往一個點,考慮的就是整個面兒上的事兒。”結果是那個故障不僅現場就拆了3台機器,還通知其他兄弟單位,檢查其他設備看有沒有類似的問題。

  “嚴慎細實!誠實對待問題。”董方成這麼看待“把關人”。

  因為密集發射的任務,質量組每個人都要同時跟幾顆星。最多的時候,董方成跟過5顆星。每顆星的狀態不一樣,每天要完成的工作也不一樣,而且不能出錯。董方成就把他們都做到表格上,排查,歸零,抽象,歸納,上升為系統的頂層指導。“沒有可修復性。”董方成說,這注定了自己所在工作崗位對風險評估的慎而又慎。

  “但謹慎並不代表猶豫。”中科院院士孫家棟先生的一次決斷讓他印象特別深刻。“當時拿著報告,其他幾個負責人都很猶豫,孫老則很堅定地堅持發射,並願意擔下全部責任。”董方成說,航天是個偉大的事業,也是個高風險的事業,“責任”二字需時時伴隨。
(責任編輯:劉然)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精彩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