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天隊伍裡的“70后”(圖)--科技--人民網
人民網

航天隊伍裡的“70后”(圖)

尹曉宇

2011年06月16日09:23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手機看新聞

  
新中國成立60周年閱兵裝備方隊。


  余 言攝(人民圖片)
中國運載火箭成功發射北斗衛星。


  孫自法攝(中新社發)
安保科技系統護航北京奧運會。


  張鐵柱攝
西昌衛星發射中心指控大廳。


  唐振宇攝(中新社發)
一位觀眾仔細了解應用北斗衛星導航系統的車載終端產品。


  孫自法攝(中新社發)
北斗衛星導航系統示意圖。


  (資料照片)

  這是一群能打硬仗的人。

  某型號裝備從無到有,填補一個個空白,他們是帶頭人。

  他們有著光榮的戰斗經歷,串點起來,便是一部可歌可泣的航天史篇章。

  他們來自上世紀70年代,擔任著某些型號總設計師、副總設計師的職位,肩負著尖端領域科研攻關和下一代航天隊伍培養的重任。

  國家需要就是價值

  屈曉光(某型號系統總技術負責人)

  投身航天事業,屈曉光算是個“插班生”。本科、研究生,他一直攻讀信號處理方面的專業,而面對是否成為一個航天人的抉擇時,他隻用了兩天就作出了決定。

  “干一行,愛一行,隻要愛上了就適合了。”不單是那次專業的轉換,后來工作中的幾次轉崗,他也是這樣。

  2003年,屈曉光作為某型號雷達設備的主力進入某新技術應用調試階段,將該新技術理論研究轉化為工程實踐的主張在國內尚屬首次。

  “國家需要就是價值”。這樣的信念支撐著屈曉光渡過一個個難關。整個一年多的時間裡,屈曉光幾乎都在調試場,為了得到有效數據,他採集各種復雜的數據,並將各種信號頻譜一個不落地找出來,錄下所有的數據,分析、處理,技術理論變成了現實,該技術一舉達到了國外該領域的同等先進水平。等他再次回到家的時候,女兒已經一歲多,而他走的時候,女兒才一個月大。

  境界!現在已是總師的屈曉光更願意跟年輕人分享這樣的成長心得。型號上的一個項目周期最短也要五六年,需要很多人的協作,需要面對失敗的風險,需要在技術上不斷攀登,“境界第一,往長遠裡看,其次專注,再次技術。”屈曉光常常這樣與年輕人共勉。

  技術攀登無止境

  鐘世勇(某型號系統總體技術負責人)

  “型號像個大火車,不能停下來看風景。”鐘世勇這樣描述自己的工作狀態。

  總體是個宏觀把控的活兒,管的是頂層設計,不僅要站得高,業務層面上也得絕對過硬,即便面臨的是自己不熟悉的領域。剛工作不久后的鐘世勇就遇到了難題,而問題的解決涉及到他並沒有深入過的領域。

  除了學習,沒有別的選擇。接下來一年多的時間裡,鐘世勇沒有了休息日,有的只是研究問題的興趣和解決問題的決心。查資料、請教專家,光是計算公式就列了幾十頁,編程更是達到了上萬行。其間,僅因為對一個控制問題理解不深,他就被卡了3個月。

  難題的攻克為某型號的成功研制立下了汗馬功勞,在這個事業裡,他感受到自我價值實現的快樂。

  技術吃透了,才能在實際操作中作出果斷而正確的決策。

  在某次飛行試驗中,發射前的測試表明,某項重要設備電壓不正常,如果停止發射將面臨撤場,導致不能按期完成計劃,對型號的后續研制帶來不利影響。但要堅持發射,大家對是否能取得成功都很擔心。

  發射還是不發射?在這緊要關頭,作為技術質量組組長的鐘世勇在與專業設計師經過迅速而充分地溝通后,果斷提出繼續實施發射的意見,試驗隊也採納了意見,結果飛行試驗取得了圓滿的成功。這次看似冒險的決斷,但卻充分証明了吃透技術是技術過硬的前提。

  在某型號產品測試中,平台上有一個小小的問題,當時是可以放過去的,因為在發射條件允許的范圍內,但是技術的敏銳性還是讓鐘世勇感覺到這個問題沒那麼簡單。現場打開,檢查,處理問題,之后的發現更驗証了他的判斷。不單是那次要試驗的型號,其他幾個型號也有相同的技術問題。

  “技術攀登無止境。”一直以來,鐘世勇就這樣踐行著。

  追逐創新的趕路人

  張紅文(某型號副總設計師)

  張紅文談起他的工作非常自豪,航天事業的巨大成就和前輩們“團結奮進,負重拼搏、科學求實、敢為一流”的精神吸引他選擇了現在的職業。1996年,剛參加工作的張紅文抓住機會參加到一個重要的預先研究項目裡。“當時的氛圍特別好,領導讓大家自由參與,有思路就可以上台介紹,誰的點子好就用誰的。”張紅文說,他興奮得徹夜無眠,腦子裡不斷轉著各種技術問題,新穎的技術方案使他成為該項目的負責人。

  這種鼓勵創新、大膽啟用年輕人的工作環境讓張紅文如魚得水,沒過多久,他調到了一個更關鍵的部門。

  “面對與國外的差距,我們新一代航天人該做什麼呢?”如何推進航天技術的跨越發展一度讓張紅文很苦悶。深鑽專業基礎,瞄准技術前沿,尋求新的突破,最終,有5個預先研究的項目就這樣被提了出來。如果這5項技術能夠突破,型號上的一些關鍵指標將大大優於國外同類產品。不過,難度也是顯而易見的,甚至一些老前輩對此也沒有足夠的信心。

  試驗,失敗,最多的一個重大技術歷經15次失敗,耗費兩年多的時間取得成功。“大家在試驗現場,吃飯就是拿個飯盒,往地上一蹲,條件非常艱苦。”張紅文說,那個時候,大家卻很有信心,不管是領導還是團隊,就是覺得能成。

  最終5項技術全部成功攻克,為航天型號的跨越發展奠定了基礎。“從引進創新、集成創新到自主創新,我們在尖端技術的研究上也達到了國際一流水平。”張紅文說,求實創新、引領發展已經成為這一代航天人內在的精神訴求。

  10年砥礪,張紅文已經成長為研究所的高層,管理和技術雙肩挑,運用系統工程理論,建立科學、高效的管理體系,帶動航天企業踏上卓越之路,又成為他新的創新課題。

  公共安全新課題

  周翔(高級工程師)

  “以前的公共安全系統更像是由一棵一棵的樹木構成,缺乏有效的整合和集成,難以形成森林”。對於公共安全系統的現狀,周翔這麼說。

  奧運會、新中國成立60周年、世博會、亞運會和大運會,這幾年的大型活動公共安全工作中都有這支隊伍的身影,他們以高昂的熱情,在公共安全領域默默地奉獻著自己的智慧。

  奧運中,他帶領團隊設計、開發了一套行業領先水平的集成指揮系統平台,實現了場館安全防控、動態勤務管理、城市圖像整合、事件處置支持和高效指揮調度等功能,構建了一體化、高集成度的安全防控與管理系統。

  2007年,奧運安保系統中需要進口一部全景監視系統,但卻因為是高科技產品,遭到美國禁運。“這已經是第三次遭遇禁運了。”周翔回憶道。“一定要自己做!”基於前幾年積累的技術,終於在一年后拿出了研制的全景監視產品,應用到安保工作中。

  世博中,他們創造性地提出了基於安全風險分析的安全控制系統設計理念,以安全風險的防控為目標,採用了物聯網技術,構建了空、地、水域於一體的立體安全防控系統,實現了對世博安全運行的有力保障。

  亞運中,他們針對國內在低空防范與控制方面的空白,基於航天在武器裝備設計、研制方面的優勢,開發了國內第一套軟殺傷低空慢速小目標偵測與攔截系統,有效防范了航空模型、動力三角翼、動力傘等目標的潛在入侵威脅,創新突破了平衡拋、大面積空中開網等10余項技術難點,產生了20余項專利。

  “大型活動的公共安全只是我們工作的開始,我們未來的目標在城市整體公共安全。”周翔說,結合新興的物聯網技術,他們正設計、研發基於物聯網的公共安全平台,並已在北京、上海、武漢等地啟動試點建設工作。

  (本報記者 尹曉宇採訪整理)
(責任編輯:劉然)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精彩新聞
  • 精彩博客